笔趣小说
第三十一章 烟花璀璨(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烟花璀璨

    一百米!

    五十米!

    二十米!

    “点火,扔!”

    方岳毫不犹豫,命令所有的厨师将手中瓶子上的布塞子点着,扔向冲锋而来的蛮族。

    砰砰砰!

    一个个瓶子空中爆炸,黑乎乎的菜籽油泼了最前面的蛮族一身。

    遇到了火星的菜籽油,轰得点燃!

    一个个蛮族的士兵,全部都成为了火人!

    “啊!不要啊!”

    “妈妈,我要回家!”

    烈火焚烧。

    那些蛮族的士兵全部都是倒在地上撒泼打滚,想要滚灭身上的火焰。

    可是,菜籽油已经在落下的瞬间,淋遍了他们全身。那熊熊的火焰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扑灭的?

    “这也行?”

    司马笑看呆了!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

    这瓶子是他亲手制作出来的。可是其中的威力,却让他炫目!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蛮族士兵中,不仅有学徒,更有三两个初级武者。就算是前线的老兵想要杀死他们,也需要一番艰苦的鏖战。

    可是现在,他们就这样被活生生的烧死了。

    甚至连他们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

    张云更是泪流簌簌。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用出来的威力比基础术法威力还大!

    二公子,别这样行不?

    一个战斗力不到五的厨师渣都可以用出这样媲美基础术法的手段。他们这些术修都快要失业了!

    凡尔登瞪大了眼睛,心中的惊讶已经让他忘了下达撤退的命令!

    这是什么鬼地方?

    怎么一百来号人,一人手持两个怪瓶子,爆发出来的威力不弱于术修的术法。

    这该不会是一百多号的术修聚会吧!

    燃烧瓶什么的,凡尔登他们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过!

    二百多个燃烧瓶砸下去,百名蛮族被烧死了三分之一!

    这还是后面的蛮族,反应敏捷,及时和前面的人拉开了距离。

    否则的话,蛮族的伤亡会更加惨重。

    出师未捷!

    本来以为可以很轻松的那些炊事房,没想到居然遭到了这样的劫数。

    三十多位蛮族的勇士,就这样毫无价值的死掉了。这样的结果,让凡尔登心塞且又心痛!

    “我要杀了你们!用你们的鲜血来祭奠我们蛮族勇士的亡魂!”

    凡尔登大声咆哮,他整个人怒发冲冠。

    “头发竖起来就了不起了吗?有本事单挑啊!”

    这个时候,方岳站了出手,左手铁锅,右手菜刀,脑袋上面还戴了已定白色的厨师帽,看起像是要炒菜,而不是要打架。

    方岳收敛了自己的气息,看起来像是一个凡人一样,没有丁点的霸道和凶残。人畜无害。

    “这二公子太损了!这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啊!”

    “凭他的手段,这些蛮族谁是他的对手?一个个上,肯定都不够看,就算是那个蛮族的百夫长上来,都不见得能够在二公子的手下熬过三五个回合!”

    经历了许多之后,张云已经对方岳生出了盲目的崇拜。

    尽管方岳只是中级武者的境界,可是张云却感觉他比大多数的高级武者还强!

    “好!我来战你!”

    蛮族的学徒最为血勇,他们在战场上骁勇善战,死不退缩,在其他方面也都是争强好胜,最受不了别人嘲讽。

    那蛮族的学徒双手持斧,手中的战斧足有半人多高,这斧头通体都是由百年黄铜锻造。起码有一百斤沉。

    这战斧落下,砸到谁的身上都是筋断骨折的下场,不仅边缘锋利,可以用来劈砍,而且横扫和硬砸,也都是威力巨大!

    “中级学徒而已,你们蛮族无人了吗?这样的人,我一只手可以打五个!”

    方岳很桀骜,他用眼睛的余光看人,甚至都懒得正眼去看这个蛮族的家伙。

    这样的态度让那些蛮族都很受不了,他们从来都是认为身体羸弱的人族是病秧子,是爬虫。何时他们曾被人类族这样的轻视和鄙夷过。

    更有蛮族之中,有人在窃窃私语。

    “一个不懂修行的人族而已,连学徒的门槛都没有摸到狂什么狂!”

    “看我蛮族的勇士一斧子把他拍成肉饼!”

    蛮族的学徒之中人们的呼声格外的强烈。

    方岳还是那种傲慢的态度,连看都懒得看那笨拙的蛮族勇士一样。

    这让那蛮族的勇士恨得牙根发痒,怒吼一声,挥舞着战斧向着方岳砍来。

    “这方岳到底怎样?我觉得他很聪明,厨艺也相当的优秀,但一个优秀的厨子,不一定会精通战斗吧!”

    那些厨师的修为境界一般较低,很多都是凡人,有点修为的,也就是学徒初级,中级的水准。他们在替方岳担心会不会真的被蛮族砍死。

    但是很快结果分晓,证明他们的担心是纯属多余的!

    方岳两根手指夹住了气势汹汹的战斧,然后一个大脚丫子踹上去,正中蛮族勇士的小腹部位。

    蛮族勇士被直接踹飞,吐血三尺,砰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双眼翻白,不知死活!

    “你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