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列车运行前方是十里铺站,下车的乘客请您提前做好准备!”

    ......王大同终于起身站起来,抓着扶手,准备下车。

    耳后是几个蔑视的声音,“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素质都没有,我都58了,一把年纪,过两年我都......”“是啊,大妈,地铁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有素质的。哎呀!您慢着点,别摔着了!”

    列车终于到站了,恍惚间王大同下了车,准备离去的时候,还能听到背后那个“没素质”的声音。王大同一手捂着肚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万千的话语,憋在心里。没错,他就是那个被议论为没有素质的小年轻。上一站上来了一个大妈,一进车门就往他跟前站定,打量了一圈以后,就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他。......王大同心里明白,但的确不是不想让座,而是他有个胃病,早上吃完饭,经常性的会肚子疼。老毛病了,然后不得已一直捂着肚子,坐在门边。忍了十几分钟了,王大同是真的难受,也就没理会她。后面的事就那样了,王大同知道也没什么可辩解的,这社会在意的表象难道还少么?

    刚刚下了地铁,这腹泻还是有些难忍。庆幸的是,两分钟内王大同如愿进了卫生间,开始了生理的解放运动。

    “万幸啊万幸。”王大同正在做着运动,忽然听到隔壁有划门的声音,有点匪夷所思,但好在现在舒爽,也就没理会。但是悲剧还是发生了,王大同惊讶的发现竟然没带纸巾!把书包和衣服翻遍了,只有两张早上充值的地铁票据。心一横,准备揉着用了算了,但耳边这时那个声音还在。王大同也不管那么多了,准备跟隔壁借两张,于是就敲了敲隔壁的门板。

    “嘿,哥们儿,在么?”王大同礼貌性的问了句。

    然后隔壁貌似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听到一个细嗓的声音。“我留电话在门板了,哥。”

    ......什么电话,王大同心里一怵!日,该不会是个同志吧!于是王大同厕纸也不借了,立马匆匆擦了菊花,然后提裤出门。那声音,真的是,听了以后难忘啊!

    十点一刻,王大同如约进了办公室,还是心有余悸。回味中扯了桌上的几张纸巾,又匆匆奔向了卫生间。讲真,不是没拉干净,或者第二阵腹泻,而是菊花压根没擦干净。终于都处理完了,王大同回到办公桌,赶紧盛了一杯温热水压压惊。

    忘了跟大家介绍了,王大同,是实验中学的一名历史老师。毕业差不多5年了,然后王大同还是一个拿着底薪三千的小人物。什么房子啊,车子啊,貌似都跟他没什么关系。在北京,也的确是这样,好在单位有住房补贴,不然连房子他都租不起。

    “咦,小王老师,早啊!”对面的是比王大同大两届的学姐方晓妍,教政治的女老师。小鼻子,大眼,鹅蛋脸,是个标准的大美女。

    “早!不过你这收拾东西,是准备回了么?”王大同看她正在收拾,然后礼貌的问了句。

    “是呀,今儿个周五,我男朋友过生日,我得早点准备什么的,哈哈。”

    “那是得早去,我这不才来,你就要回了,真羡慕你们!”

    “有什么羡慕的,都黄脸婆了。”方晓妍笑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说:“对了,老样子!帮我个忙,帮我代节课。”

    “啊?政治啊!”

    “对呀,你又不是没代过。我可是听说了,孩子们都喜欢上你的课呢。”她提着黑色的手包,拍了拍王大同肩膀,靠近他悄悄的说道:“初一三班的哟,谢谢了哈,改天请你吃饭!”

    “那,好吧。吃饭就不用了,我请你.....”在“踏踏踏”声中,方晓妍已然踩着皮靴开心的离去了。王大同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又是代课呢。

    “叮铃铃!”此时,下课铃声响起,办公室陆陆续续来了几个老师,打过招呼,王大同坐在位置上正开始准备,看到小魏笑嘻嘻的就过来了。小魏名叫魏依彤,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学习成绩优异,是校三好学生,也是初一二班的历史课代表。

    王大同拍了拍小丫头的头,心里合计了一下:一会儿我自己是二班的课,然后三班是政治课,还真是......老样子,不然搞下联谊,让小魏通知下两班合一起算了。

    小魏嘀咕了一句:“老王呀,你再拍我,我可就不长个子了!到时候缠着您老!”

    王大同笑了笑:“好,下次不拍了!你帮我通知下三班,叫他们搬凳子去你们班,一会儿一起上课。”

    她可爱的拍了拍王大同的头,一脸无辜:“不呀,你不拍我,我怎么缠着你呀!”

    “好了好了,快去吧!”王大同有点无语,这丫头可爱是可爱,平时也经常性和他开玩笑,但当着办公室里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拍他的头,是不是有点......四周看了看,还好没什么人注意,王大同似乎是下定决心,以后决不再拍她了。他可不想整个莫须有的罪名,被扫地出门。她临走的时候,王大同还没忘提醒:“叫他们搬凳子的时候小点声,别让曹校长得着了,扣我工资。”

    “知道了,知道了!”小丫头转过头来,一脸坏笑:“一包怡口莲。”说着撅着小蛮腰,一溜烟的跑远了。

    王大同满头黑线,现在的小孩子,都知道敲诈了,还是他老师!这小丫头,真的是......

    又一次“叮铃铃!”声响起,十点四十整。王大同带着早已准备好的教案,走向初一二班的教室。

    一进门,教室里坐满了,有两人一桌的,三人两桌的,四人两桌的......等他们起立坐下后,王大同才发现教室最后一排的孩子竟然排成串,跟蚂蚱似的一条线,竟然十几个孩子坐一起。真的醉了,真心希望抓纪律的曹校长别再巡视了,坐在办公室喝喝茶不是更好么,不然的话,他还得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