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第十四章 兄弟置腹(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四章 兄弟置腹

    “难道说,是她逼迫了将军,这才......”袁天下疑道。“可以这么说,但并不是逼迫,而是她和袁综联合起来在父亲那里演了一出戏,不但骗了父亲,同时被骗的还有馨儿,于是乎本来没影的事儿,竟被那二人给说成了。父亲当时也是无奈之举,毕竟相较于父女情感,那时候他更在意的是自己袁家的虚名,如果馨儿不嫁袁综的话,不但馨儿自己名声败坏了,连同袁家一并也..

    ....”“二哥,我貌似隐约猜到了,是不是袁综和刘氏做了手脚,然后另袁馨和将军当众出了丑,这才迫不得已......”往后的话袁天下没说,但是袁熙却点了点头,应该是

    八九不离十。袁熙叹了口气,轻轻咳了两声又道:“我去了后宅,便把看守馨儿的那帮刘氏的走狗给赶走了。再然后便从馨儿和小环口中得知了前因后果,再之后我就出谋划策,让我两个属下护送馨儿和小环向南连夜逃出邺城,然后再由漳河渡口一路向东,过了冀州地界再往北而来。我相信其实那时候父亲也是希望如此,这样对内他对馨儿和死去的娘也有交代,对外他袁绍也没什么可被人敝笱的,毕竟该做的也都做了,人不管是被人放跑的还是被救走的,都与他的面子无碍!大不了我袁熙

    做不成这个幽州牧罢了,但是为了馨儿,就算不做幽州牧,我觉得也不算什么!”说实话,方案的确无懈可击,以袁绍的性子,表面的样子一定会做一做,再结合刘氏,往北一定会有所追查,而先往南再走水路向东,再往北便相当于跳出了袁尚一系的包围圈,这一手的确十分漂亮,袁天下都忍不住要称赞一番,不过料想到应该还是没成,不然袁馨一定是毫发无损,早就来到自己身边了。再听到袁熙

    讲到面子,袁天下忍不住想要要咒骂一句:“这老东西也忒精明!”话到嘴边,刚蹦出来一个“老”字,便克制住了。所幸袁熙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娓娓道来。“其实照理说计划的还算完整,唯一的纰漏就是没有让四人之中行事最稳的右甲去主持那件事,反而让年纪最小的左乙当先去护送,然后上丙去了漳河渡口处接应,可是结果半道上还真出了岔子!于是馨儿和小环便又落到了刘氏和袁综手里,再往后其实小环应该也和你说了。我也是糊涂,大事上用人还用错了,这才导致满盘皆输,不但毁了馨儿一生,还让兄弟你背负了一个负心人的罪名,为兄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娘走后,要说论道对馨儿的好,除了我之外,便是兄弟你了

    !”袁熙说罢,神情似乎也很是落寞,愣在一处,静静的也不知道看着什么。刚刚谈到袁馨,也无意间回忆起逝去多年的母亲,虽然母亲离世之时他未能待在身边,

    但他知道母亲一直深深爱着他们兄妹三人,哪怕大哥袁谭这么叛逆,父亲袁绍那么薄情,可她依旧没有怨言......袁天下也是感慨万千,倘若那晚袁熙计划真的成功了,袁馨和小环自然无恙,可是袁熙自己的前途却变得扑朔迷离,刘氏和袁尚一系巴不得袁熙丢了幽州牧,这样拖慢了节奏,也利于袁尚今后更好的上位。可是袁熙若不能成为幽州牧,那么自己接下来的一切行动也将进行的缓慢,轻则停滞小半年光景,重则没个数月甚

    至是数年之久肯定是不出不来。所以说此时虽然失了袁馨却得到了天时和地利,对于自己伟岸的那个大梦来说,岂非也算不上太坏?想到这里,袁天下也不知心里的五味杂陈,自从失去了袁馨过后,日子虽说还是照常过,可是心里最原始的某一部分却渐渐退却了颜色,有时候也会莫名的失落

    ,那是一种不能言语的怅然若失。又过了少顷,坐在门前背依门柱二人似乎同一时间醒转回来。二人相互间望了望,点点头,这时候袁天下似乎又找到了话题,于是奇道:“对了二哥,你刚才说的

    左乙,我貌似之前并没有看到,莫非你把左乙关禁闭了,还是?”袁熙轻轻又是两声咳嗽,淡然道:“你说他啊,后来倒戈入了刘氏一伙儿,不过还算坦诚,也算是半自首,曾经也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也曾在危难中救过我的性

    命,于是我让右甲废了他的武功,给了他盘缠,把他逐出了府去。”袁天下没有做评判,因为袁熙的做法还算公正,若是自己处在他那个位置,也许想杀左乙的心都有了,而袁熙仅仅只是令人废去了他的武功罢了,还给了他盘缠,让他避开这个乱世。以上种种,的确算得上是袁绍三子之中最温良恭俭之人!若是今后袁绍真的得了天下,让二子袁熙做了太子,太平盛世下,一定是一个好皇帝,这个天下一定更加繁荣昌盛;若非如此,天下必然再次大乱,因为袁熙的确太过心慈手软,而你对敌人心慈手软等于让自己陷入了被动!反观此时的自己

    ,经过小半年的磨砺,如今连挚爱都可以抛下了,也许在仕途的道路上,自己比袁熙的确是强了不少!过不其然,袁熙似乎狠狠地啐了一口,这是袁天下自从那个时代穿越到这儿以来,第一次见到袁熙竟是发飙了似的愤然道:“后来,我又从父亲的亲卫中选了一个新人添加进来,抵了左乙的位置,他不但成了我新的贴身侍从之一,还成了新的左乙!一开始也还算机灵懂事,只做事,从不多问半句,不过知道两日前我们在

    路上被一伙歹人袭击,他一开始也是配合着演戏,还替我的车驾挡了射来的流矢。我一开始还真的对他报以感激的,结果下一瞬他便反手向我刺了一剑。”

    “什么!他是袁综的人?”袁熙点点头,似笑非笑的淡然说道:“可笑我当时还准备去扶他。他的剑不过两尺之余,这个距离若非不是料到我必然会去扶他,他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把握。可巧的是,我就是那么蠢的被他算计了。于是,他的剑出鞘了。虽然说我不懂武艺,但我也知道一寸短一寸险,也更具杀伤力,此时想要躲避依然是来不及。而那时候我那另三个侍从却是又不在我身边,反应最快的右甲已经是把刀直直丢了过来,正飞向我和左乙之间的空隙,本以为左乙会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错步离开,谁料到那家伙本来就是一个死士,竟是不管不顾那一刀的锋利,一头朝我刺了过来。若不是姬发就在我身边,先是拉住我的身子向后一掠,转而让自己的后背对

    向那柄无情的剑,然后就是剑刺穿了你嫂子的胸膛,然后那个死士被右甲那柄刀从腹部穿了过去,肠子撒了一地......”别看袁熙说的淡然,袁天下自己脑补出那个画面以后,却是惊出一身汗。自己也算是个半吊子武夫,都被当时的情景吓到了,而袁熙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普通人,可想而知那一刻是多么的凶险万分,也许真如之前袁熙所说,哪怕嫂子有丝毫犹豫,袁熙此刻怕是已经走的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