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且说逢纪一路出了大门,脑袋里空空的,本来就对袁家党争的事弄的焦头烂额,现在家里的婆娘又无理取闹。哎,人生真是无趣!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忽闻一阵酒香。逢纪举步望去,原是一处酒家么?原本年少之时最爱喝酒,可自打在洛阳被何进选中做了幕僚以后,就再没沾过一滴酒。直到何进被杀,再跟了袁绍,至今有七八个年头了吧。不喝,不是因为不能喝,而是怕喝酒会误事。满含一腔热血要报效朝廷,可结果呢?国不是国。再看看家

    里,家就是家么?

    还未喝酒便已自醉三分,踉踉跄跄的进了店。自有小二奉上了好酒好菜,但他却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真想大醉一场啊!屋外,渐渐也变了天色,灰暗朦胧,黑沉沉的乌云竟悄然蔽日。少顷,忽地刮起了大风,吹的树叶一阵阵哗哗作响。雨还是下了,而且是倾盆大雨。此时的老天似乎也映衬着逢纪的心境,逢纪抬头望了望天,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惹得四周临客纷纷异样的目光!逢纪也不曾管他们,往桌上放了酒钱,便晃晃悠悠的起身

    ,一手拎着酒壶出了门。风雨交加,前路根本看不清。但对于逢纪来说,他不需要。他现在最最渴望的就是要与天合一。于是他一边大笑,一边仰着头喝酒,也不知喝的是酒还是水,但

    他很高兴,这种放肆的自由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

    街上人很少,三三两两的偶尔经过,也都是身穿蓑衣,头戴斗笠,来往的好心人劝道:“这位大哥,雨下的这么大,赶快回家去吧!别喝了!”

    “家?”逢纪又笑了起来,放声大笑。

    一路摇晃着身体,一边继续品着酒,喝酒没喝醉,喝雨反而渐渐地有些醉了!

    又前行了一阵,耳畔忽然有了一丝悦耳清脆的琵琶声,雨里听琵琶,宛如一阵天籁。不知不觉被吸引中,便渐渐朝着前方声音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座通体红木的华丽建筑,此时已经掌了灯,更显得富丽堂皇。还没走至近前,便有看门小厮冒雨领着逢纪进了门。

    逢纪被带上楼,进了一间雅室,耳边依稀着声声琵琶,忽觉得不对劲,恍惚的问道:“诶,这什么地方?琵琶呢,是谁刚才在弹琵琶来着?”

    带他进屋的瘦小姑娘嘻嘻笑道:“琵琶当然是后台乐师弹奏的了,老爷来这里难道不是寻花问柳的么?”

    逢纪自是有些蒙,什么问柳?只听瘦小姑娘又道:“老爷先稍等片刻,桌上有酒水,老爷可先行自饮,我家小姐一会儿便来。”说着,便退门而去。

    什么?有酒?刚才的酒早已喝完,如今又听到酒字,欣喜异常。胡乱抓起酒壶,便往嘴里倒去。又过了一会儿,门轻轻地被推开了。进来一个约莫二十上下的红衣女子,逢纪还在喝着酒,却忽闻一阵幽香。顺着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娇滴滴烈焰红唇的姑娘向

    自己走来,有些恍惚的道:“姑娘,姑娘是谁,可是进错房间了吧。”只见姑娘轻轻款款的走来,笑盈盈的道:“老爷莫开玩笑,我不过是来晚了片刻,便要开始责怪人家了么?”来到近前,顺势把逢纪手中的酒壶拿下来,倒了两杯

    酒:“既如此,那小蝶便自罚一杯,还请老爷勿怪了!”说着,便拿起一杯一饮而尽。逢纪还在迷茫中,看着近前的小蝶姑娘细细的脖颈,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一时之间,竟也是痴了。他愣愣的凝视着坐在怀中的女子,都不知道女子已经给他把另

    一杯酒喝下了。

    ‘你,你是如烟么?’逢纪轻轻的醉问女子。

    “什么如烟,奴家名小蝶,可不是老爷口中的如烟姑娘!”小蝶笑了笑又倒了一杯酒,喂逢纪喝下了。

    “你不是如烟,不可能,不可能,那你是谁,如烟又去哪里了?”逢纪忽然抓起小蝶的手腕问道。‘哎呀,你弄疼奴家了!’小蝶把手腕挣脱出来,翻了一个媚眼,轻声地笑道:“莫不是老爷是专程来寻什么如烟姑娘的?不过,我可告诉老爷,我们‘迎春阁’可没

    有一个叫如烟的姑娘呢!”逢纪似乎明白了,他怀中女子并非故人,想到故人已去,不免心生悲哀:“许是在下错了,如烟十年前便以过世,如今自没有什么如烟了。只不过姑娘和她长得有

    十分相像,故而认错了!实在是抱歉,抱歉!”说着竟然起身,朝女子作了一个揖。小蝶似乎也是一惊,这男子已经恢复了些理智了,怎么办,我要不要......小蝶拉着逢纪又坐下,倒了一杯酒递给他道:“奴家又没怪你,之前还以为老爷来此真是

    来寻人的!”

    逢纪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不过,你和如烟实在是太像了!”逢纪强迫自己不再看她,默默地看着窗外。

    小蝶忽地轻笑了一声,在逢纪恍然间又坐到了他的怀里,扳过他的脸凝视着他道:“我和如烟姑娘真的很像么?”逢纪明显错愕了一瞬,也想要让怀中的女子离开他的身体,但看到怀中女子那如秋波的双眼,那如花似的脸庞,便不自觉的环抱住了怀中之人,轻轻地叹道:“像

    ,真的是像极了!”

    小蝶也顺势搂住逢纪的脖子,又倒了一杯酒喂给他,媚眼如丝的轻声询道:“那,那你说我好看么?”逢纪立时呆住了,何止是好看来形容啊,忍不住抱紧了些,静静看向小蝶道:“好看,好看到极致了!”小蝶扭动着身子,面对面的搂住逢纪,缓缓一口齩到了他

    的左耳,吐气如兰的道:“那你为什么不还动呢?”逢纪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哪儿还有什么其它,管他什么名士,豪杰,通通见鬼去吧!本能的便把怀中女子压倒在身下,两个人便在昏黄的烛光中缠绵的交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