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第十三章 挟恩图报(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三章 挟恩图报


    在一起。

    窗外的雨,渐渐的小了,变的淅淅沥沥,天空也似乎稍稍亮了些。

    云雨既过,逢纪在女人的伺候下穿了衣。

    小蝶又到了两杯酒,一人一杯同时喝了。逢纪忍不住握住小蝶的手,轻声唤道:“小蝶,你真好!”“什么好不好的!奴家地位卑贱,老爷还是别乱夸赞奴家了!”小蝶微微一笑,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喝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刚才老爷口中的如烟姑娘

    ,究竟是谁?老爷可否讲讲呢!”逢纪温柔的看着她叹道:“十二年前,我才刚及弱冠。一次外出偶然在河边遇到一个伶俐貌美及笄之年的姑娘正在洗衣,余晖之下,发髻上点点金光,更印衬她的美艳不可方物。我便深深地被她的曼妙美丽所吸引,那是便觉此女便是我一身的伴侣。于是就跑过去跟她告白了,后来知道她叫如烟,是县里刘地主家的婢女。我们久而久之互生了好感以后,我便想去刘府提亲。”顿了顿,喝了小蝶递来的酒又道:“提亲之时,遇到了刘家小姐刘娟。她竟然看上了我,并要下嫁于我。本

    来一切都顺利,结果被刘娟一闹,刘家便让我先娶小姐,再嫁婢女。我为了如烟,只能应允了。”逢纪抓起酒壶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叹了口气又道:“后来,如烟也的确嫁给了我。许是我疼爱如烟,而另小姐心生不满。于是过了没多久,刘家说资助我去京城学习。我一个书生,自然也想考取功名,便去了洛阳。可当我在京的第二年,老家却突然传来噩耗,说如烟得了瘟疫去世了,还让我在京好好念书,家里自会打理好烟如的后事。我当时听闻还未下葬,便偷偷赶回家。在后山的坟岗终于找到了她,独自一人刨了她的坟,才发现烟如身上满是伤痕。哪里是瘟疫,分明是被

    刘家虐打致死。”

    “啊!”听到此时,小蝶也是惊住了,大惊失色的喊出声来。逢纪自嘲的一笑:“是我没能保护好她,可刘家是当地的豪强,又和县令也走得极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便一人默默地又回到京城,佯装一切都不曾知晓。从那以后,我便再没碰过女人,发奋的读书。也算是上天不负我,七年前,终于被何进大将军发现,提拔我当了幕僚。后来,我又到了袁绍将军帐下。今日,便又遇

    到了你!”说着,便温柔的看向小蝶。

    “那你的夫人呢,后来你没......”小蝶又倒了一杯酒,来喂逢纪。“对,我一直没碰过她,但也没休了她。虽然不再惧怕他爹,但我现在是名士,我不能让我的仕途有丝毫的污点。是我没用,不能替烟如报仇!”说完便小声哭了

    出来。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小蝶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把他的头按到自己怀里,轻轻拍打着他的脊背。

    过了许久,逢纪毅然的抬起头来对小蝶说道:“小蝶,你愿意跟我走么?”小蝶看着他温柔的眼睛,似是明白了逢纪所想,伸出手指点在逢纪的嘴唇上,笑着道:“老爷不必如此,我已经在这里待习惯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抽空来找我,

    奴家便心满意足了!”

    “你愿意么?”逢纪注视着她的双眸,急切的道。

    小蝶摇了摇头,忽地有些凄然道:“不是奴家不愿意,老爷虽贵为高官,但......我是这‘迎春阁’的头牌,没个几万贯钱,奴家是走不了的!”

    几万贯!逢纪也是被吓到了!以他的俸禄,十年也不可能有几万贯!

    此时,窗外风雨已停,夜幕悄然降临了。

    小蝶轻轻勾着逢纪的脖子,温柔的道:“老爷还是莫要想别的事了,你看窗外,春宵一刻,难道你不想么?”逢纪有些恍惚,有些不甘,有些......他说不出,如烟已经去了,他不想他逢纪这次爱上的女人又......难道我逢纪注定这一辈要孤寡终生?蓦然,他似是做好了什么

    决定一般:“小蝶,你别急,我是没有那么多钱。但邺城上下,莫不是袁将军之地。我去问袁将军要了你,想必不是难事!”

    小蝶凝视着他,面有异样,叹了口气:“不是老爷不可以,不过这件事恐怕没这么简单!”

    “为何?”逢纪疑惑的道。“因为这家青楼,老板是刘夫人!而她开出的条件,是要让袁功曹的案子定为白马堂所为!”小蝶说完,悲伤的小声哭泣道:“老爷,你莫要怪我欺骗你,我也有

    不得已的苦衷!”逢纪听了也吃了一惊,瞬间觉得自己进了别人的局。但看向小蝶的目光,还是柔和的,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只是这些争权逐利的人的牺牲品罢了。呵呵!政治

    ,国家,党争与我何干?他默默地抱住哭泣的小蝶,凑到女子耳边大声唤道:“叫我元图吧!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女人!”

    “啪!啪!啪!”的传来三声掌声,门应声而开。迎面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逢主薄,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我替我儿显甫,好好谢谢你!”

    逢纪上下打量了一番妇人,脱口笑道:“夫人!还真的是你!”

    “逢主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如今,小蝶归你,另外我还会给你们单独置一处别院和五十亩地!”妇人说完,便从身后的婢女手中接过三张绢布递给逢纪。逢纪接过打开来一看,赫然是小蝶的卖身契,一处房契,以及一处地契。逢纪点了点头道:“谢夫人赏赐!”在小蝶的惊呼声中,竟然就当着妇人的面,轻轻亲了小蝶一口,然后忽地又道:“不过呢,元图还有个提议。夫人既然已知元图的旧事,不妨便帮元图把家里那只母老虎以及刘家全都解决了吧!我元图,今后便竭力

    辅佐三公子!”妇人在经历了一瞬间的错愕过后,回过神来朝着逢纪哈哈一笑:“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