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其实在年前的时候这里还曾是徐州牧刘备的驻地,当时刘备驻扎在此帮助徐州牧陶谦而抵御兖州牧曹操的东犯,虽说后来抵御住了曹操的攻势,撤了兵,但是陶谦却还是因病去世了,而刘备也因为陶谦的举荐这才得了徐州牧一职。于是,刘备便率领着部署离开小沛,前往徐州大本营下邳。不过说句实话,刘备因在小沛

    的这段时日,不仅备战,而且鼓励生产,大力发展农商,因而也使得小沛的百姓对其倍加崇敬与爱戴。这里既是刘邦土生土长的故乡,也是他的发迹之地,既后来就任泗水亭长,然后一不小心便成就了几百年之久的汉室基业,说的正是因而此地还固有“千古龙飞地,一代帝王乡”之称。不过此时的小沛似乎暂且换了主人,前任兖州牧吕布已于几日前领着残余部署前来,开始经营此地了。虽说百姓们都还念着玄德公的好,但观这几日下来也还算过得去,对当地民众也算是秋毫未犯。不但如此,吕布还听从了其下第一谋士陈宫的建议,领着部署和一众甲士亲自下地一起参与田间劳作

    ,使得军民一起其乐融融。因而口碑总的来说也还算不错,虽说比之刘备似乎还差了那么一点点。吕布因此还特意询问过陈宫,这是为何,陈宫给他的解释有二:其一刘备在此地驻扎日久,确实另当地的局势稳定,且收成日长,使得百姓得到了好处,因而这才会深受百姓的爱戴;其二如果吕公不是吕公,而也是刘公,我相信过个个把时日,您的威望也会如刘备那般了。此番话,倒是另得吕布哑口无言,谁叫当地百

    姓的的确确都以刘姓为尊呢!于是吕布便又请教陈宫,能否有办法短时间使得自己在小沛的声望比肩刘大耳。陈宫回去之后,冥思苦想了一宿,到得翌日才回复说:“办法嘛,倒不是没有,只

    不过这就要看将军自己的演技了!”

    吕布再问:“演技?不知公台兄说的是何办法?”陈宫从容答道:“将军来此几日,应该也知晓小沛百姓至今对高祖皇帝刘邦仍旧念念不忘。恰巧昨日,你又问我有何之法,于是我昨日苦思整晚,陡然间便想到了

    借势!”

    吕布奇道:“哦?借谁的势?刘大耳?”陈宫莞尔一笑道:“将军,刚才属下提到了高祖刘邦,自然是借他的势了!不过嘛......”顿了顿,继而笑着又道:“其实,按说借刘备的势,也没说错,毕竟如果不

    是刘备将小沛暂借给您,将军自然也就没有机会探讨这个问题了!”

    吕布点了点头,不过转瞬间便又皱着眉头又问:“不过,公台兄,你说借他的势,可高皇帝已经卒了几百年了,却是何说法呢?”

    陈宫很自然的拿起桌上的耳杯,悠悠的说道:“将军,请把手伸过来!”吕布此时正着着一袭丝质的白衣,听闻之后,面带惊疑的看向正捋着山羊胡的陈宫,但还是将左手摊开,掌心向上探了过去,并在探出之前还将衣袖向上免了免

    。吕布的手掌很大,看上去十分有力,掌心里有着大小不一的十几处老茧,虎口处以及每个手指的关节,几乎到处都是。陈宫瞥了一眼,当即摇了摇头,哈哈一笑道:“将军,还请您将衣袖放下来吧!您应该知道,在下并非乃真的风水先生,只是粗通面相罢了,而手相自是不会看的

    !”吕布还是不解,但还是照做了。衣袖也很长甚至都盖住了吕布的半只手掌了。却见陈宫不紧不慢的将杯中的梅子酒竟是直接朝吕布左手处倾洒下来,由于太过突然,吕布第一时间竟是没能躲开,袖子上多少还是沾了小部分。而吕布也顿时抽回了手,一边甩着左手,一边惊呼道:“公台,你这是何意?”此时他眉头皱起,

    两眼死死的盯着对面,神色间似乎有些恼怒之意。

    陈宫似乎并不紧张,迎着吕布如锋的双眼,幽幽一笑:“将军无虚着恼,在下只不过是给将军打个比方而已,还请将军再把左手伸回来吧!”此时衣袖上的酒水似乎也都甩落了下去,不过侵尽白色丝绸之内淡褐色的酒渍却留在了上面。吕布依言将左手放了回来,不再说话,似乎就在等着陈宫接下来的

    说辞。陈宫这时便伸出手,指着那片酒渍笑道:“刚刚将军问我,如何借势,那么在下只好如此打个比喻了。此刻梅子酒就相当于早已逝去的高祖刘邦,而将军袖子上的

    酒渍就像是高祖皇帝生平做过之事。如今酒水随无,但酒渍尚存,将军且闻一闻衣袖,是否还有一阵青梅独有的酸甜之气呢?”

    吕布依言垂头抬起左手,当真闻了闻,的确是一股青梅特有的酸甜之气,于是点了点头。陈宫笑吟吟的又道:“说高祖皇帝流芳百世,就好比这梅子酒的酒香。如今高祖虽然不在了,但他的事迹依旧还在,因而民间也才会更加敬仰他。”陈宫饶有兴趣的看着有些迷惑的吕布,继而微笑着又道:“我在给将军说个妇孺皆知的故事。高祖皇帝刘邦在公元前202年成立汉朝之后,便开始翦除对自己威胁的藩王。于七年之后,也就是公元前196年,刘邦平定了时任淮南王的英布叛乱,于是途径故乡小沛的时候,便邀集此地的父老乡亲饮酒。酒酣之时还曾击筑伴奏,即兴而唱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嗯,似乎是一首诗!不过公台兄说这个故事,却是何意?”吕布奇道。“这是首《大风歌》,看来将军进城之后并没有到过‘歌风台’一览啊!”陈宫笑了笑,又道:“按照汉初的规矩,凡帝王举行正式的活动或仪式时,都要筑台。因而沛县父老在小沛东门处筑台纪念,便是就叫做‘歌风台’,并在台上树了一块碑,高约一丈一尺,宽约四尺四寸。其上用大篆便是刻下了这首《大风歌》,距今足足有三百九十年的光景了。这首诗看似气魄雄浑,壮丽河山,但其实我觉得啊,高祖皇帝其实想要表达的却是内心对大汉那时候尚不安定的担忧和惆怅!”陈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