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第十七章 丢卒保车(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丢卒保车

    袁府马厩分为两个,一个是袁府东边距离袁府八里地的东厩舍,另一个是距离袁府西边五里外的西厩舍。晌午些的时候,韩忠吃过午饭便独自一人回到马棚。见四下无人,便蹲在一匹黑马旁悄悄拿出吃饭前有人偷偷塞给他的一块刻字的半截竹片,其上六个隶书,字

    迹分明:当心杀人灭口!韩忠心下一惊:杀人灭口?难不成审配要杀我?作为虎威门副将,韩忠一向觉得自己忠心耿耿,也默默为袁绍立下不少汗马功劳。这次劫杀那个少年才俊,是虎威门门主审配亲自下的命令,自己作为谍报组织一员,自然要绝对服从上级的命令,因而直接参与了这次的行动。虽然没能直接要了袁天下的命,但是他们已经尽力了,这些审配自也是知道的。韩忠还知道,袁绍在三年前让审配秘密组建的这个虎威门谍报机构。袁绍对于审配是极其放心的,他甚至除了审配以外并不知道虎威门的其他组织成员姓甚名谁,在他眼里也许我们都只是见不得光的死士罢了。可是,审配杀我,这有点说不通啊!要杀早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更何况审配的为人,他很清楚,对待属下,更是没得说。可如果不是审配,那又会是谁呢?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有杀自己的打算......韩忠没再想下去,既然有人偷传信息

    给自己,那就意味着十有八九自己真的会被灭口!为以防不测,韩忠不再犹豫,猛地站起身,大步流星朝自己屋子飞驰而去。不到片刻的功夫,韩忠便已经收拾好行囊。他知道如果一切是真的,那么接下来他要

    做的就是伺机跑出邺城,跑出冀州。至于以后,只能一步步看着来了。

    但该来的还是来了,有人找了过来。

    “韩忠在么?”是一个女人清丽的声音。

    韩忠躲在屋子里,透过虚掩的窗缝看到一个三十上下的半老徐娘,背着行囊,正一步步的朝屋子走了过来。

    “韩忠?你在的么?”那个女人已经来到门边。

    韩忠此时早已把行囊藏在床下,装作还没睡醒的样子,开了门。

    “姑娘你找的是谁?韩忠么,韩忠应该还在灶屋那边吃饭吧!”韩忠打量着女人,女人也打量着韩忠。

    “你别唬我,我刚从那边过来的,他们说韩忠回厩舍了!”女人盯着韩忠,突然道:“你不会就是韩忠吧!”

    韩忠看向女人坚定的眼神,心下糟了。还是被认出来了,他娘的,这女人的直觉还挺准的!但谁会派个女人来杀我?韩忠警惕的干笑道:“姑娘找我所为何事?”“就说你是韩忠,你还骗我。”女人确定了真相,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五十上下,不但身躯魁梧高大,而且还显得孔武有力,心下似乎也有些满意。女人似乎变的

    矜持了起来,她低着头继续道:“我,我叫樊春花。晌午的时候,夫人把我叫过去。说你人老实,如今又独身一人,便说把我配给你。”“什么!”韩忠愣住了,还以为是派来杀自己的杀手,结果竟然是配给自己做妻子的女人!韩忠仔细观察者女人的一举一动,那娇羞可人的模样,哪里有杀手的半

    分影子?韩忠也略略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道:“春花姑娘年纪尚轻,快莫要开老韩的玩笑!”“我长的很难看?你,你不肯要我么,对不对?”谁知女人听了,以为是韩忠不肯要她,顿时就急了。要知道,她已是被夫人送出去的人了,如果这个男人不接受

    自己,那岂不是还要回到那度日如年的迎春阁楼之中?想到于此,便顿觉心生悲意,有些凄凉的垂头说道。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春花姑娘自是长得貌美,我也不是不肯要你。我的意思是说,我如今一把年纪,而姑娘正当风华,实与姑娘不相配,也是怕耽误了你!”

    “韩,韩大哥,你说我年轻,那你知道我有多大了么?”女人戚戚然道。

    “姑娘约莫不过三十,对吧?”韩忠一边说着一边把女人拉进屋子坐下了。女人把行囊放到桌上,打趣道:“净说笑,我属寅虎的,下月初八就满三十六了!”顿了一顿,又继续说道:“还有,我其实是个寡妇,十七岁那年刚嫁过去,夫君便患了伤寒过世了。于是村子里都说我是克夫命,说我是个不祥的女人,没多久便把我逐出了村子。直到后来夫人收留了我,让我在府里做些缝补的杂事。”女

    人说完,便眼含泪光的注视着韩忠:“我其实还是个黄花闺女,但我是克夫命,你,你会不会嫌弃我?”“哎!什么嫌不嫌弃的。春花妹子,若不嫌我大你一轮,从此便跟了我吧!”韩忠此时早已放下了戒心,什么杀手,分明是个苦命的女人啊!于是一边低头说着,

    一边还给女人倒了杯茶水。

    “你说的是真的么?韩大哥!”樊春花欣喜的抓住韩忠粗糙有力的大手。“我呢,之前从过军,后来右臂受伤了,便拿不住戟,因而卸甲归田。后来也是被袁府收留,你也看到了,现在掌管着东边的厩舍。”韩忠好不容易低着头说完了,又觉得不妥,忽地抬起头红着脸,直勾勾的盯着女人大声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长得好看,我也喜欢你!你就像那娇小的母马,我就如同年老的公马,我一

    见你便止不住要发情!”

    韩忠说完跟没事人一样,看向樊春花,可春花此时却羞得俏脸和脖子绯红,更显得无比娇媚。

    樊春花低着头羞涩的道:“什么母马,公马的!羞死个人了!”

    “哎哟!对不住,春花妹子!我,我老韩就是一个粗人,平日里跟马待习惯了,对不住,对不住!”此刻听完女人说的话,才意识到刚才说的未免也太粗俗了些。“对了,韩大哥,我走之前,夫人说,与你同住的马夫被她调到别处的跨院去了,不用担心他们的去处,今后这间屋子就是我们住了!还说过段日子,选个良辰吉

    日,就给我们两办喜事!”女人说完,便不自觉的靠上男人的坚实的臂膀。韩忠心下也很高兴,顺势搂住了女人。如今虽年过半百,但谁不想成个家呢,更何况还能娶个这样美貌的媳妇,哪怕是死了,人生也无憾了!此时此刻,韩忠是

    发自心底的感谢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