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是一个坐落在山谷内僻静的小村庄。村子里虽然没几户人家,但是每天一大早便会有人开始忙碌了。

    这不,天刚蒙蒙亮,赵大娘一手挎着竹篮,一手领着儿子赵二狗便出来了。

    袁天下这几天在柳盈盈和侯老的照顾下,已经不怎么咳了。一大早,便被柳盈盈搀扶着起来,在农家院子里活动活动,呼吸下这山村独有的新鲜空气。

    “呀!大娘,早呀!您这是要去镇上么!”柳盈盈眼尖,一早便发现了救命恩人。“可不么,今天当集,便想着带着我家二狗去集市上买些吃食回来。刚好那些衣物也缝补洗好了,正好给人拿过去。”赵大娘慧心的道,质朴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

    笑容。叫她大娘,其实她年岁并不大,也就二十三,四岁。长相颇为清秀,不难看,看的久了越发觉得有一种自然淳朴之美。自打二狗出生下来后没多久,她男人赵富贵便被衙役抓去充军了,至今尚未归家,都不清楚他是否还尚在人世。村子里有人劝她改嫁算了,可她说有孩子在,她愿意等。这么多年,大娘便靠给人缝补衣

    裳,和村里四邻的帮助勉强度日。把小二狗拉扯到现在十分的不容易。袁天下待她们娘俩儿走近些个,才礼貌的和大娘打了招呼。然后走到近前,捏捏二狗童趣的小脸。这些天,袁天下和二狗已经十分熟络了。村子里孩童不多,三

    三两两的,所以二狗时不时得空了,便会跑到老猎户家来找袁天下玩。

    赵二狗冲着袁天下做了个鬼脸,拽着娘亲的手一路走远了。袁天下看着娘俩儿的背影消失了,才回过神来。看着柳盈盈正在摆弄门口的野花,便对着柳盈盈笑道:“盈盈,这几日,我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不然跟你外公说说

    ,就放我走吧!”

    柳盈盈回过头来,只瞄了他一眼,没理他继续忙自己的事。

    “哎呀,你咋不理人呢!”袁天下幽怨的道。

    “你自己去说呗!”柳盈盈依旧摆弄着美丽的野花。

    “跟他提了几次了,可唯独这件事,他不听啊!”

    “那你找我也没辙啊!”

    “你是他孙女啊!”

    “你还是他主子呢!”柳盈盈说完自己也笑了,还小声嘟囔:“也不知道外公是怎么想的。”

    “你.......”袁天下一时语塞。

    “我怎么了!?”柳盈盈突然笑嘻嘻的走到袁天下身边。

    “没,没怎么,你什么都好!”袁天下尴尬的笑道。

    “贫嘴!”柳盈盈说着便转身朝侯老房间去了。

    哈哈,这妮子原来吃软不吃硬,以后看来都得用这一招了!袁天下踱着轻快的小步子,在院子里徘徊。

    吃早饭的时候,果不其然,侯老便问我:“公子真要即时赶路么?”

    “嗯,现在已经八月初了,耽搁了一月有余。既然大难不死,那么也该继续去蓟县赴任了。”

    “可你要知道,你的伤其实并没有痊愈!”“放心吧,侯老,经过您和盈盈的细心调理,我已经好的多了!更何况,这次的话,您还让陈叔跟着我,在安全方面,您也不用担心了!”袁天下偏着头,望向一

    边正喝着粥的一个身穿粗布青衣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便是陈叔。陈叔名字是陈重,年约三十上下,留一小撮胡子,身材也略显魁梧,显得很是精壮。只见他露出了微微一笑,朝着侯老道:“师父,小天说

    的没错,既然已无大碍,又有我和盈盈这丫头在一旁跟着,保证这小子毫发无损!”

    这时候,柳盈盈也插话道:“外公你看,陈叔也答应了,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侯老把在场的三人都看了一圈,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既然你们都同意,那老朽自然不多说什么。吃过饭,你们收拾下便可以走了。”侯老说完,注视着袁天下又道

    :“小天,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放心吧!侯老!”袁天下心下高兴,就差跑过去拥抱侯老了。

    吃过了早饭,一行人收拾完毕,便准备出发。离开之前,袁天下还特意交代侯老,在侯老离开之前别忘了给二狗母子些银钱,希望她们娘俩日子慢慢好起来吧!

    袁天下等人拜别了侯老,便沿着小径一路出谷而去。

    约莫赶了一个多时辰的的路,一行三人终于来到了武安县。集市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是比赵家村要热闹了许多。日头很足,柳盈盈见了前面一处茶楼,二话没说就钻了进去,袁天下和陈重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便也跟随着走了进去。一进门三人便找了位置坐定,这时才发现

    有个白眉垂眼的盲眼老先生正在说书。

    小二上了茶水,三人自是一人一杯,一饮而尽。茶是竹叶干制的,喝起来微苦,但喝入口中便感觉气味俱清,香味宜人,倒是解暑的良药。

    柳盈盈口渴的厉害,第二杯自己给满上了,便又是一杯下肚。而此时袁天下的注意力便被那个说书的盲眼先生吸引过去了。只听那老儿悠悠讲道:“话说那日,二公子一行驶到中山无极县,便被白马堂众人给盯梢了。然后一路跟踪至栾城郊外才动的手。二公子身边的死士一路护着二公子往西北无极山那边突围而去,可是对方人数众多,没几次拼斗,便死的死伤的伤了。情急之下,二公子身边有个少年谋士,使出了一计,才使得袁二公子暂时

    逃离白马堂的伏击圈。”老先生顿了顿,才道:“你们猜猜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