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此刻的甄荣显得格外安静,就这么静静的望着眼前的男子,细细聆听着他的话语。只听袁天下又道:“首先,我很感谢荣儿你可以对我袁某人一见倾心,愿意委身于我;其次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本就是好色之徒,见到漂亮的姑娘便会把持不住,正如你喜欢我一样,我见你的第一眼,便也被你深深的迷恋住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于我而言并没有所谓妻妾奴婢,在我眼里都是我的娘子,你自然也不例外!”

    甄荣忽地伸出小脑袋急道:“袁,袁郎你不嫌弃我是个寡妇么?”

    袁天下和她对视道:“说句难听的,就算你现在不是黄花闺女了,我袁天下也不会嫌弃你分毫。疼惜你还来不及,怎么......”听到这里,甄荣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猛地从被窝里窜了出来,就这么直勾勾的面对面一屁股坐在袁天下的身上,双臂搂住袁天下的脖子,喜极而泣的哭唤

    道:“袁郎!”呀!这妮子上手的动作竟是比自己都快啊!袁天下暗自诧道。感受着身前柔软的肢体和浓烈的少女气息,袁天下似是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呼吸也变得不慎均匀,感觉自己下面都似乎有了反应。不成不成再这样下去,非得出大事不可,更何况盈盈现在还是高烧未退,还在等着吃药。想到这里,袁天下不忍的把**暂时搁浅了,轻轻拍了拍甄荣光滑的后背,宠你的道:“好了,荣儿快进被子里去,别真的着凉了!时候也不早了,赶紧睡吧!”顿了顿,又道:“对了,荣儿,你还没告

    诉我药你放到哪里去了!”

    甄荣坐在袁天下身子上,扭了扭腰身,有些小情绪的道:“不嘛,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么个如意郎君,你便又要走了么!”

    “哪里话?谁说要走了?”袁天下奇道。“你刚才不是让我去睡吗,然后又问我药在哪里,你这不准备是要走了还是干嘛!”甄荣说着便把袁天下搂的更紧了。袁天下刚要回话,只听耳边甄荣又道:“我知你心中挂念楼上病着的那位姐姐,我也不拦着袁郎你。可,可是你知不知道今日子时两刻一过,我便又大了一岁了!唉!我,我只是想让你多陪我一会儿便好

    ,这两年,我......”袁天下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甄荣的遭遇他作为一个现代人,自是能体会的到古代的女人是多么的悲惨心酸。于是心下不再迟疑,暮然间便吻向甄荣的小巧

    精致的双唇。一刹那发生的事,甄荣也呆住了,她没有料到袁天下会是如此的果断,这么快,就......于是乎,甄荣带着满脸红晕很是乖巧的轻轻闭上眼,享受这片刻的温存。突然,甄荣“啊”惊叫了一声,睁开了双眸惊愕的凝视袁天下,因为她发现袁天下竟然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而且还正在抵在自己的贝齿上。袁天下也不管不顾的

    继续着他的行动,在她的惊呼声中,袁天下的舌头也趁势便钻了进去,惹得身前的小女人身子一阵酥麻酸软,再次闭上了双眼。甄荣作为一个黄花闺女,自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一遭,更何况是袁天下从二十一世纪带过来的法式香吻,更是被袁天下彻底的给搞蒙了。一开始,甄荣还显得很

    是生涩懵懂,但过了没多久,便能主动迎合袁天下的来势了。袁天下感受着怀中美人的变化,心里自也是有些兴奋起来。但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却穆然掠出一道身影,想到了他在现代社会的学姐方晓妍!这甄荣和方晓妍两个真真的实在是太像了,除了前者身材和声线略显稚气以外,其他基本毫无分别,但这推测起来该就是年龄的关系了,毕竟两人一个还是萝莉,而另一个已经成了御姐!可两人如此相像,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会是个巧合么,这也太......袁天下猛地拍了下大腿,暗道一声:难不成甄荣便是方晓妍的前世?方晓妍就是甄荣(

    后世)的今身?“袁,袁郎你,你怎么了?”两人正在热吻中,甄荣忽地便被袁天下的举动吓了一跳。原来袁天下刚才真的就拍了大腿,这一突然的举动,自然是把紧闭双眼的甄

    荣吓得睁开眼。

    “没,刚才只是觉得那儿有些痒,现在好多了!”袁天下赶忙解释道。

    “好了好了,袁郎!姐姐的病要紧,我们一道去熬药吧,好不好?”甄荣脸色还是有些红,但此刻双眸已经没那么迷离了。袁天下就势挥手在甄荣的细嫩的臀部轻轻一扇,佯装怒道:“不好,药我去熬,你就在床上躺下就好!”甄荣吃痛刚要反驳,却又听袁天下在她耳边轻轻道:“荣

    儿乖,你且先睡着,为夫丑时再来!”

    甄荣听闻以后,便如同小猫一般温顺的点点头又缩回被子里眼神温柔地盯着袁天下道:“袁郎,药就放在我这屋子隔壁东边那个厨室的门口!”袁天下在伊人脸上亲了一记,便在甄荣的不舍中离开了屋子。很快便来到厨室,掌了灯,在门口处放置着一个用细竹编制还算精致的小竹罐儿。袁天下打开来,果然药就在其内。袁天下望了望月色,已经约摸着子时一刻了。便找了药罐儿备好水和药材,还算好灶台内还剩些暗红的木炭,有些还尚带着些火星儿。袁天下

    加了些茅草细柴,用蒲扇轻缓的扇了扇,片刻不到便着了起来。袁天下自道一声:“走运!”便把药罐架上了。约莫一刻钟时间,药熬制的也差不多了。袁天下把药汤逼了出来,等放温了,才起身出了小院,直奔柳盈盈而去。进了门,柳盈盈还在熟睡中,袁天下用手试了试盈盈额头的温度,还是有些烧。便轻轻叫醒了柳盈盈,一口一口给她喂了药。柳盈盈比任何时候都要乖巧,倒是和以往判若两人,也没跟袁天下抱怨有多苦,

    只是静静的一口一口的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