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第三十一章 合二为一(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合二为一


    袁天下好容易把柳盈盈伺候完了,跟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小的陶罐,用竹勺挖了点出来递到柳盈盈唇边,轻声道:“傻丫头知道你嫌药苦,诺,吃点糖吧!”柳盈盈似笑非笑的注视着袁天下,一口咬住勺子,便死活不松口了。袁天下突然发现这一幕好熟悉,不正式自己病的时候,柳盈盈在一旁照顾,自己也正是这么

    干过。想到于此,袁天下便轻柔的道:“罐子里还有,还要不要吃?”这话果然管用,柳盈盈立马松了口,微笑的望着袁天下,眼神里满是似水的柔情,只不过可能过于乏力,连微笑都显得有些不自然。袁天下有些心疼,看到往日里这么活泼的一个姑娘,现在变的病怏怏的躺在床上。这一勺下去便多挖了些,再次递了过去。但这一次柳盈盈却不再咬勺子了。而是魅惑的凝视着袁天下,眼

    带笑意的一点点舔着。袁天下忽地心里发笑,这妮子现在可以了啊,都懂得怎么调戏人了!等着柳盈盈心满意足的吃好了,袁天下便坐在床边给她额头换了一条湿毛巾。柳盈盈忽然从被子里伸出左手,一把抓了过去,正抓到袁天下的小兄弟身上。“嘶”

    袁天下长吸了口气,有些不解的望着柳盈盈。却见柳盈盈双目微醺,眼带俏意的凝视着自己,柔弱的道:“袁郎,你,你今晚,今晚便要了我吧!”袁天下大惊失色,莫非盈盈知晓了我和甄荣,所以主动......不对,门是从外面插上的,自然不会是这个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照顾另盈盈很感动,于是就.......袁天

    下正自踌躇间,柳盈盈竟然不管不顾的起身,下一秒便扑到袁天下怀里。袁天下赶忙轻轻环住她,温柔的道:“盈盈,快别这样,你还生着病呢!”谁想柳盈盈突然激动的道:“不嘛!你,你那晚都和婉儿姐姐亲热过了!我,我也......”袁天下自是不知那天夜里和婉儿欢好之时被人听了墙根,而听墙根的人便是

    柳盈盈。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到是令袁天下惊愕不已。袁天下心下一乐,看来这小妮子是真的中了自己的荼毒,深深的爱上自己了!但迫于眼下,这丫头病的可不轻,自

    然是不宜做别的事情。于是便轻柔的贱笑道:“盈盈,你现在生着病,得需要休息!改天,改天等你病愈,为夫一定和我的盈盈好好亲热亲热!”

    “真的?”柳盈盈脸色狐疑的望着袁天下问道。“千真万确!比那真金白银还真!”袁天下忽然发现柳盈盈正趴在自己的肩头和胸口处,不停地嗅这什么,蓦然便是一惊!坏了,这丫头正在闻味儿,该不会知道

    自己刚才背着她偷香窃玉了吧!想到此处,袁天下脸色变得不自然,额头竟然隐隐冒着冷汗!袁天下不敢看柳盈盈,生怕她突然就板起脸。谨慎的留意着柳盈盈的一举一动,只见柳盈盈左闻右闻的,过了好半晌方才“哎呀”一声道:“袁郎,你,你简直臭死了,你是有几日没沐浴了啊!”嫌弃的竟是又缩回了被子里。袁天下忙又把毛巾给她搭好。好不容易松了口气,袁天下暗叹:这结果到真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啊!佯装扯起衣袖闻了闻,还真有些汗味儿了,于是便狼狈的笑了笑。小丫头经过刚才那么一闹,也似乎有些疲倦,加之本身就还在抱恙中,左手始终拽着袁天下的右手,不多时便睡着了。袁天下看着柳盈盈脸上洋溢的微笑,忍不住便凑上去亲了小丫头的脸颊一口,肌肤简直吹弹可破。不禁纳闷:都说女水是水做的,往日里我没信过,可如今袁馨、小环、盈盈、婉儿和甄荣,哪一个不是

    ?这倒是真的奇了怪了!

    待得柳盈盈睡熟,袁天下望了望月色,差不多丑时一刻。袁天下便轻轻的起身,掩好门,下楼而去。长夜漫漫,甄荣裹着被子,坐在胡床上正自想着刚才与袁天下的一幕幕相遇、相知。突然“吱”的一声,门便开了,窜出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正是自己盼的袁郎么

    ?只见袁天下把门关好,正笑意吟吟的望着自己,也不知怎么的,甄荣发现自己现在反而变得比之前羞涩的多,这也许这就是戏里说的一见钟情吧!

    甄荣还正在慌乱中,袁天下已经近了身,只听得眼前伟岸英俊的男人温情款款的凝视着对自己戏谑道:“荣儿,为夫如约而至,要不要好好犒劳为夫一下呀!”“哎呀,羞死个人!”甄荣小声嘟囔着,便自带着被子一并躺了下来,把头埋进被子里,背朝着袁天下。袁天下眼尖,自然瞥到了甄荣羞涩嫣红的小脸,而且还似看到了一牙露在被子外的洁白光莹的后背。嘿嘿一笑,便准备要上胡床而来。临到近前,半条腿已经都跪在床边了,忽的想到之前与婉儿亲热前,是要关着灯的

    ,忙又从床上下来,起身准备去灭了灯。可这一举动,倒是把甄荣吓坏了,还以为袁天下临到跟前又要逃走,猛地一个机灵飞身朝袁天下扑去。袁天下一回神,正巧抱住扑面而来的小美人儿。只听得耳

    边甄荣有些哭音的道:“你答应了人家的,干嘛又要走?你,你是不准备要荣儿了么!”袁天下后知后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甄荣会错了意。自己本是起身去灭灯的,反而被甄荣当做临场逃走。于是禁不住哈哈大笑,一边把甄荣轻柔的放到床上

    ,一边解衣干脆也随之跟了上来,凑到甄荣耳边嘀咕了两句,惹得怀中美人儿立时又羞红了脸。

    既如此,那还关灯作甚!袁天下觉得此刻的荣儿简直是美极了,昏黄的烛光下,欣赏着近乎完美的酮体,袁天下不由得看得痴了。

    甄荣忍不住害羞妩媚的啐道:“呆子,你还在等什么!”眼前的男子再不迟疑,犹如一只捕食的大虫,身子一挺,便恶狠狠的扑向眼前的绝色美味!一个郎情,一个妾意,便似水乳交融,合二为一。一阵阵山呼海啸,

    仿佛整个天地都为之而颤动着。微风过处,带起一丝丝清凉之意。而此刻密闭的屋内,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暖,一片鸟语花香春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