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第四十二章 未雨绸缪(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 未雨绸缪

    “子远兄分析得不错,此人不在并州,青州和幽州,而就在这冀州邺城里!”田丰又扶了扶胡须,笑望着对面说道。

    “哦?那会是谁?武将?”

    “唉,子远兄,你忘了袁公如今的夫人乃是......”

    “啊!我知道了,你是说袁尚他亲娘刘氏?”

    田丰点了点头,笑道:“你啊!亏你还故意装作对女人很在意的样子!竟然连这个都猜不对?”“元皓兄这是什么话,我许子远感兴趣的女人要么是那如花似玉的桃李之年黄花闺女,要么是那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场中能手。像刘夫人那种人老珠黄的破烂货,

    谁会......”

    田丰咳了两声,提醒的打断道:“子远兄,祸从口出!”

    “怕什么,反正都说了这么老多了,也不在乎这么一句吧,何况说的还是实话!对了你继续说,然后呢!”许攸似是满不在乎的淡然道。

    “然后你也看到了,今日袁公借着我儿袁天下对着逢纪发难,就是这个意思。”田丰放下了摸着胡须的手,又给自己满了一杯酒。

    “你是说,袁公已经隐隐觉察出来党争的意思了?”“不是我说,你自己不也看明白了么!袁公其实已然猜出来我儿的案子就是袁尚一党做的了,今日他当着我们六人的面这么做,其一便是为了敲打审配和逢纪,其

    二也是要告诉我他的态度,其三是要警告我们所有人,身为他的谋士,便不要僭[jian]越本分,做那出格的事。”

    “明白了!那你说,我该怎么做?”许攸也给自己满了一杯,望向田丰问道。“不怕告诉你,虽然今日袁公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但袁公疼爱小儿子袁尚也是不争的事实。更何况身边还有刘氏在一旁撺掇着。你该知道,我田元皓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而且你也该知道对于一个君王而言,如果立幼不立长,那会意味着什么!”田丰这时候忽地拿起刚才盛满酒的酒杯,举向对面:“所以,我需要你在并

    州做一些舆论导向!”

    “好,我许子远信你!”许攸说罢,便也扬起手中的酒杯,面朝田丰道。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仰头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今日是七月十五,一大清早,天还未亮,便有一行三人从悦来客栈坐着马车继续向北而行了。只是那身后,出现着两道倩丽清瘦的身影,久久注视着那一辆马车

    ,直到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马车里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年卷起了车帘,此刻正目视着前方,他不忍心回望身后,他怕下一眼望去,便再也舍不得身后那两个心爱的女人,因而眼角间似乎隐忍

    着泪滴。少年身旁是一个容貌秀美,一袭黑衣长裙的少女。这一次少女没有带着那遮住自己美貌容颜的斗笠,而是就那样无瑕的坐在少年身旁。只见她轻轻地伸出右手,缓缓地揽住了身旁男子的腰肢,她知道此时此刻身旁的男人一定是万般的不舍,但她还知道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在此间多做停留。因为他不止是自己心仪爱慕的少年俊秀,也是自己现在一心一意追随的英雄豪杰,在外公眼中,更是这个遑遑世道的救世主,袁天下!作为他的女人,柳盈盈很清楚的明白,不但身边自己的男人责任重大,她自己的责任也并不轻,她辅佐的男人今后一定会屹立在这乱世之巅,而她有这份责任在一旁督促他呵护他直至功成。于是,柳盈盈把头轻轻的

    枕在男人的怀里,左手也轻轻的附着在男人的左手之上,缓缓地轻声长叹:“袁郎,身子要紧!”袁天下慢慢回转神来,强颜欢笑的道:“放心吧,盈盈。”然后微垂着头,眼框竟是有些许湿润:“我有时候都不觉得我多么特别,甚至于说是什么救世主。我觉

    得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我的心愿是和我心爱的女人在一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里过着举世无争、太平长安的安乐日子就很满足了!”柳盈盈感受着袁天下温暖的胸膛,耳边是袁天下有些哽噎的喟叹,不禁把袁天下抱的更紧了些:“袁郎,我也希望和你、和姐妹们一同生活在一个无忧无虑的地方,每日种种菜理理花,感受着日出日落,与你与姐妹们一同嬉戏,享受着快乐的日子。但,在这个乱世里,这种理想中的地方我们何处去寻?”柳盈盈将头深埋进袁天下的臂弯,呢喃道:“更何况我们这一路过来,也碰到过不少无家可归的人,你看着他们穷困潦倒的日子,看着那些无辜的小孩子那渴求的哀怜眼神,不动恻

    隐之心么?哪怕是你给了钱了,但是有那么多人呢,给的过来么?”袁天下反手搂着怀中伊人,喟然道:“盈盈,你说的这些,我懂!太平日子人人都想过,即便我们想过神仙眷侣般的日子,但......”袁天下忽的抬头望望渐渐破晓的帘外,已是淡青色的天空,东边的日头刚刚探出帽儿来,有些晕红的天边显得生机勃勃,到口的那句“谁又能在这个乱世刀光,人命惶惶的现实中置身事外呢?”

    忽地就溃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我一定会履行好我的责任,拾起我应有的担当,给着个乱世带来一线光明。”便应声而出。柳盈盈忽地也是感受到袁天下的变化,抬头看向男人,却在男人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里看到了那一丝曙光,心中不免很是激动,半起身裹进袁天下的怀里,也随

    着望向天边。这时候,天边几颗淡白色的残星也渐渐隐去,大地也慢慢不再朦朦胧胧,银灰色的轻纱既去,赤红的日头正缓缓地升上来,天边第一缕光辉于是洒了下来。映在

    两人的脸上,顿时就像两只熟透了的大苹果。当然,如果算上本就皮肤黝红的驾车侍从张三斤的话,两嫩一老三个苹果就这样活生生出现了!

    这时候,马车将将出得无极县北门。袁天下望着远方的郁郁葱葱,一扫刚才的阴霾,心底顿生豪气,竟是站起身来。右手扶着赶车的张三斤右膀子,左手一揽也随之起身的柳盈盈细嫩腰肢,仰天长

    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