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且说那个看似猴精猴精的白面书生模样的年轻衙差,偷偷摸摸出了邺县府衙,绕过几处危墙,便一路奔着北面而去。速度还真是一点都不慢,脚下似是徐徐生风,犹如翅膀相助一般。途径民宅的时候,竟是几个纵跳,便轻轻松松上了屋顶,竟是无甚声响。再一瞬的功夫,已然跳到对面的屋脊之上了。由于抄的近路,且又是选择这个点人烟稀少的街口跳跃。偶尔路上的几个行人,大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像是天空中有鹰隼忽地从头顶掠过,然后忽地一下便消失不见

    了。年轻衙差就这般抄近路的功夫,约莫奔了有盏茶的样子,总算是到了虎威街的将军府的后门。只见他面不红,气不喘的四面又望了望,确定无人,便从腰间取了

    个腰牌模样的物件拿出来晃了一晃,便径直从后门进了去。后门的几个看门的将士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便又继续目露凶光,全神贯注的继续站岗了。年轻衙役一路顺着廊道而进,早有管事模样的人通传到袁绍那里,只见袁绍随性的放下手中的毛笔,但是却并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一句道:“让袁综直接来书房

    吧,我就在这里等他!”

    来人应了一声:“诺!”便自躬身退出了房间。袁绍仔细端详着桌上的那幅竹简画卷,这张画卷可是他自己画的,直到方才才刚刚画完。只见三尺长的竹简上,从右到左依次画着:一只蜷着尾巴的狐狸,把自己的脸庞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条细缝,好像是偷偷着观察着一切。斜下方是一只精瘦,但表情却是狰狞的灰狼,腿脚上似乎是受了点伤,正自窝在草丛堆里,此刻正自死死的盯着下方的那一只体形硕大的威严的猛虎。老虎的神态不怒自威,霸气凛然,但却丝毫不把那只枯瘦的饿狼放在眼里,此时正自悠闲卧倒在河边的大石上眺望着远方的热闹。老虎身旁不远的地方立着一只麋鹿,像是刚刚在河边喝了点水,此刻正在一旁自顾不暇的反身准备逃离。更远处,是几只嬉戏的卷毛猴子正在哄抢着一只羽毛光鲜的金丝雀。金丝雀看着似乎很是狼狈,腿脚上貌似还系着一根丝线,像是被禁锢了自由。由于强烈的挣扎而使得身旁掉落了几根羽毛,无奈且凄凉。而那几只猴子正在争抢着那根丝线罢了,却是闹得不可开交,你一拳我一脚的打斗的很是厉害。而那只威严的猛虎,瞧的便是这一处

    的风光,嘴角似乎带着些许的弧度,隐隐带笑。袁绍此刻正自凝视着那只鲜艳的金丝雀,嘴角间也不经意的泛起一丝笑容。不禁暗道:“如今群猴争雀,猴群边的麋鹿自可不用理会,倒是这只受了伤的饿狼......“袁绍把视线移向那只灰狼,凝视片刻方才道:”虽说其已经不足为惧,但如今却如同有鲠在喉。”袁绍幽幽的拍了下桌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不除它不得已

    安心南下争雀啊!”

    这时候,门外传来响动,袁绍心神一动,道了声:“袁综么,进来吧!”

    只见门吱的一声便开了,正是刚刚从县衙回来的那个白面书生模样的年轻衙差。只见他进门便跪拜道:“义父!”

    “起来吧,又没有外人!”袁绍抬抬手,侧眼又道:“都打听到什么消息了?”“诺!”袁综应声而起,恭恭敬敬的立在桌前两丈之处,这才说道:“义父,果然如您所料,那刘闯还真有些猫腻,如果不是混在衙差当中,肯定是探听不到这些

    往日的辛秘的!”

    “哦?且说来听听!”

    “据一个老衙差说那刘闯除了袁功曹失踪一案、漳河祭祀河伯一案,出身也不甚干净,他这官身不是举孝廉得来的,而是花了足足两百万钱买来的!”

    “什么时候买的?”袁绍追问道。“据说是前任方县令离职以后,他便到处去活动,然后就当上了邺县的县令。嗯,属下还查到,这个方县令乃是本县有名的大儒名叫方英,他是于熹平六年(公元

    177年)举孝廉而入仕,后来做了邺县的县令,一直到初平二年(公元191年)为止,辞官归隐去了!”

    “嗯?四年前,那岂不正是我入主冀州的时候?”

    “这个......义父,我听说他是由于其子不慎病故,因而悲痛至极才引咎归隐的。”袁综弱弱的回道。

    “嗯,你去查一下,如果属实,就请他回来继任县令,如果不是......”袁绍忽地又顿了顿,“不是就算了,我四州之地何愁还找不到贤士?”

    “义父所言甚是!”“对了,你可曾查到那刘闯的官是从何处买来的?我记得我曾三令五申强调,不准买卖官位,那时候竟然还有人顶风作案?抓到一定严惩不贷!”说到此处,袁绍

    似乎很是气氛,面上隐隐有愠色。

    “义父,还请息怒。这个还不曾查到,不过可以找主薄查一下往年留存的文书,我想应该不难查到。”袁综顿首道。

    “你是说逢元图(逢纪,字元图)么?”袁绍忽然皱了皱眉头。

    “义父是不是有什么顾虑?”袁综抬起头望向袁绍慢慢的寻道。

    袁绍站起身,向外走了两步,站定以后“嘶”的长叹一声,又转了回去,忽地又转过身看向袁综道:“袁综啊,你说,我是不是有些低估我下面这三子了?”

    “这......小,小子不知啊。小子只知道三位公子都是文能出彩,武能扛鼎的文武兼备之才。义父您......”袁绍哈哈一笑,摆了摆手,斥道:“你啊,少来拍马屁了!我那三个儿子,我还不知道?老大谭儿长得不像我就算了,还天生驼背,也就有些蛮劲儿罢了;老儿熙儿,容貌倒是比我还出众,谋略也尚好,就是从小便体弱多病,尤其是半年前还突然便患了痨病,也不知道还能活个多久;倒是这老三尚儿,容貌最是像我,不过就是做事浮躁,且留恋烟花之地,活脱脱一个花花公子!你说,他还未束发就这般乱来,以后这不要整上天啊!”袁绍嘴上虽然数落着三子,但心里还是满藏着

    父爱在里面。

    “义父教训的是,三位公子都是人中龙凤,您也别过于担心了!”

    袁绍这一次没打断袁综的话,只是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他们其实都还算老实,不过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那,您是......”袁综又问。“唉,你也是我儿子,从小把你养大的,如今都是而立之年了,也帮义父帮了不少事,就算是告诉你也无妨。”袁绍认真的看了袁综一眼,走出几步,来到袁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