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第四十三章 义子袁综(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三章 义子袁综


    边:“来,咱爷两儿到里间的榻上边喝边说罢!”说着,便执着袁综的手,向里间走去。袁综其实一进门便注意到方桌上的画了,只不过一直不能细看,经过的时候,无意间便又瞥了两眼,大致把画上的东西记了个八九不离十,也没深究便跟着袁绍

    一路进了里间。不一会儿,两人落座了,袁综于是在一旁把酒给袁绍满上。袁绍凝视着桌上的酒杯,似是凝神了会儿,过了片刻才伸出右手,摩挲着酒杯,慢慢的道:“综儿,我之前说低估我那三子,不是真的说我那三个不成器的儿子。

    ”袁绍拿起酒杯,看向袁综,继续又道:“我的意思是,他们三儿后面的人!”

    “嗯?义父指的是......”袁综佯做不知,出口询道。

    “你呀!猴精猴精的不会猜不到!放心我们今日只是谈心,畅所欲言,不用那么拘束!”袁绍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诺!那小子就斗胆说了。义父怕是现在有些担心党争的事吧?”袁综小心翼翼的说完,拿起酒壶又给袁绍把酒满上了,然后还顺道给自己倒了一杯。

    袁绍这时候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道:“本来呢,我还有些不是很在意!不过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倒是忽然间提醒了我!”

    袁综没有打断袁绍,因为他知道以义父的性子,后面应该还是有话。

    果不其然,袁绍仰头把酒喝了,若隐若无的问道:“你提到的主薄逢纪,你知道是哪一派的么?”

    “这个!小子倒是有些听说。”袁综也把就一口干了,放下酒杯。

    “说说,今日说了不要有任何拘束,义父想听听你的心里话!”袁综点了点头,这才道:“我听到一些传闻,关于三公子的!传闻说,您偏爱三公子,而三公子应该不久之后便到了束发的年纪,所以很有可能会传位给三公子,

    因而才会有底下的人开始站队。”

    袁绍皱了皱眉,但却并没有插话。袁综于是又道:“而三位公子中,大公子远在青州,可能会得到青州的一部分高官的拥立,更何况大公子乃是长子,自古以来都是立长不立幼,因而其实大部分官员都还是比较支持大公子的。再说说二公子袁熙,就目前来看,二公子的应该是没有党派的,因为小子并不觉得田别驾在二公子身后,以田大人心思缜密来说,他一定是不会去随意站队的,而且小子坚信他与沮先生一定都是直接效忠于您的!”袁综讲到这里,便适时的停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义父很可能有话要说,于是两

    眼便望向袁绍。袁绍楞了一下,突然哈哈一笑,斥道:“好小子,知道我会忍不住的插话对吧!有你的,我那几个儿子能有你的一半才思敏捷就好了,更不论你的轻功还是冠绝河

    北!”

    袁综赶忙垂下头道:“义父过誉了,小子不过就是一点点小才,与几位公子的大才比起来所差甚远!”

    袁绍瞪了袁综一眼,佯装怒道:“说了讲真话,你他娘的就只会溜须拍马!鬼精的很!你再这样,我可要丢酒杯了!继续刚才的说下去!”袁综道了一声“诺”,然后继续说道:“至于三公子,小子觉得该是和大公子有着不相上下的实力吧!且不说审从事,逢主薄他们二人在冀州的影响力,更何况还

    有,还有......”说道这里,袁综抬起头望向袁绍。袁绍正听的兴起,这小子突然又是如此扭捏。便二话不说,真的把手中的酒杯甩了出去,只见酒杯斜斜过去直奔袁综面门。但袁综眼神坚定,似乎并未要躲,就那么还是跪坐在对面。只听得“碰”的一声响,酒杯正擦着袁综的左边额头划过,即将跌落在地上之时,袁综终于才动了。一阵幻影过处,右手似乎是伸长了一般

    ,再一瞬,已是坐了回去,酒杯此刻又原原本本的停在桌上,只是稍稍的晃了晃,这才令人惊觉原来就是刚才扔出去的那个杯子。

    袁绍没有理会袁综额头的那一道红痕,而是伸出右手重重的拍到了袁综左边膀子上,语重心长的道:“我知你为何不躲,你的这份心意,义父心领了!”

    “义父!”袁综想要跪拜,却被袁绍拦住了。

    “你且继续讲来,好容易有人讲真话,义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你呀,别再有所顾忌!”袁绍把手伸了回去,亲自给袁综倒了一杯,递了过去。袁综接过酒,向袁绍拱手,然后一饮而尽。这才又道:“刚才小子其实说的是夫人。夫人乃是三公子的亲娘,难免也会牵扯其中。更何况小子还听说,夫人之前也

    在经营很多很赚钱的营生,例如妓馆,赌坊等。所以,小子认为三公子一系从钱财上也不乏有足够的实力与大公子一系有得一拼。”袁绍点点头,望着袁综叹道:“综儿,你说得对,之前是我疏忽了很多。如今老大和老三各自两个派系,已然羽翼渐满,我若不是在昨日已经敲打过他们一次,估

    计他们还会在暗地里搞动作。”

    “义父说的是,小子其实也都是听来的传言。至于真实性,小子也不好多说。义父您......”袁综嘿嘿笑道。“什么您不您的,你小子刚刚才好了点,现在又在打马虎眼了!去去去,酒都没怎么喝好,扫兴的玩意儿!赶紧滚出去,省得老子心烦!”袁绍忽地笑骂的打断道

    。

    “诺!小子出了门一定把刚才的话全部忘掉!”袁综笑嘻嘻的起身拜道。

    “赶紧滚!”袁绍啐道,待得袁综躬身退出里间的时候,又传来袁绍的声音:“就按你说的办吧,仔细查一查,查到是谁,直接跟我汇报便可!”

    “诺!”袁综得令之后,便不再做停留,躬身出门而去。袁绍听得门又关上了,便又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的叹道:“眼望着西南的金丝雀,却不料虎山后宅起了火,还要提防着那东北的饿狼。百兽之王,你说你该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