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一突如其来的炸裂的感觉瞬间涌入心间,袁综几乎是不敢相信刘氏的话,再次盯向刘氏,一字一句的道:“夫人说的可是真的?”刘氏相视一笑:“当然是真的,我虽然不是很喜欢袁馨那丫头,但是呢,好歹我也算是她娘。你也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馨儿如今年方十五,正是到了及笄[ji]之年,而你又身为我们的义子,且又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如果传闻属实的话,除了你的师父云中子刘子靖以外,综儿你的轻功怕是已经冠绝河北了吧

    !”袁综有些犹豫的回道:“夫人有些过誉了,袁综只是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冠绝河北更是万万不敢当的。至于师父,他老人不闻俗事,自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不过

    ......”

    “不过什么?”刘氏接口道。“袁馨小姐身边一直有一个难缠的泥鳅,他是田丰的养子,更是被义父赐姓袁,我想夫人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吧!更何况夫人如此帮我袁综,想必这交换

    的条件也并不轻松,我说的对么?”袁综紧盯着刘氏的双眸。“不错!我当然知道那小子。也不妨告诉你,上一次便是我们派人行刺的,不过这小子忒是狡猾,侥幸让他逃脱了。但是那小子深受重伤该是没跑了,不休养个两三儿月,也绝既是好不了的!想必你应该知道有这回事的吧?再有,我刚才就说了,父母之命岂是这么随便就违抗的么?”刘氏看着袁综一脸俊秀,倒真的有些喜

    爱眼前这个年轻男子,越看越是喜爱,认个干儿子,总归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吧!

    袁综点了点头。

    刘氏莞尔又道:“那好,既然我们目标一致,为什么不能联手,创造共赢呢?”

    “还请夫人明示!”“我只需要你袁综,今后能助我尚儿继承老袁之位。我不但能助你娶了袁馨,还能给你们俩想之不尽的荣华富贵,甚至于如果你愿意,我愿做你的干娘,尚儿做你的干弟弟。以后尚儿若是河北霸主,你袁综也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刘氏说此话之前,还不忘先是四周望望,再一见袁综表情,就知晓应是无人窥听,于是便

    也盯着袁综,静静的说道。

    袁综听闻此话,双眼有些微垂,似乎是沉默了好一阵。刘氏也不打扰,只是坐在对面,静静的凝视着袁综。这是一场赌博,赌输了,料想袁绍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更何况他袁绍自己也不是更偏爱尚儿一点的么?若

    是赌赢了,那就更好说了,于这几方而言,似乎都没有什么损失。当然,除了老袁前妻姜氏生的那两块木头罢了!

    刘氏正愣愣出神,对面的袁综却不知什么时候,竟是到了自己的身侧,面朝自己拜倒在地:“娘亲在上,请受综儿一拜!”

    刘氏赶忙起身相扶,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这不,赌运来了挡都挡不住!看来,在这邺城一间赌坊还是开的太少了!

    ......七月十八,头一天刚下过了雨,范阳城内的街道之上,还遗留着或多或少下过雨的痕迹,有的已然地方路面已基本干的差不多了,但有的凹地又甚至积了大片的水迹。但不管怎么说,雨后的空气倒也变得分外清新。天色虽阴,但却是在炎热的夏季中难得出行的好天气。更何况昨晚又睡得极好,很难得的把这两天赶路的

    疲劳一扫而尽。下午申时一刻(下午三点半)左右,袁天下、柳盈盈和张三斤一行三人,从甲运客栈利利落落的出来了!后两个人倒显得神采奕奕,张三斤更是不用说有多悠哉

    。

    倒是袁天下不时的还揉着眼睛,不停地抱怨道:“你倒是睡得好,一晚上呼声震天,早知道我就跟盈盈睡一个房间了!”张三斤嘿嘿一笑,把行李放上了车,这才道:“公子,也不能全怪俺的吧!柳姑娘可是叫你去她的房间,是你死活不去的,非要和俺这个大老粗待在一起。你说,

    那俺能有啥办法,总不能跟着咱的‘大壮’一起睡马厩吧!”

    张三斤还未讲完,柳盈盈已经笑不掩口的了,待得张三斤一顿说完,柳盈盈便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袁天下额头上戳了上去:“你个大傻瓜!活该!”

    袁天下虽说有点迷瞪,但此时柳盈盈笑靥如花,张三斤看向伊人嘴角边的两个精致的小酒窝,竟是不由得看得痴了!

    柳盈盈掀开车帘便钻了进去,回首一望,看到袁天下仍是痴痴的看着自己,不由的脸一红,啐道:“呆子,我都进来了,你还在那儿愣着作甚!还不赶紧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