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小说
第四十六章 情理之中(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六章 情理之中

    袁天下这才答应一声,利索的上来了,也钻进帘子。而张三斤早已上了马车,随时准备待命,随车袁天下进了车内,便右手一挥,马鞭“嗖”的一声打在了“大壮”结实硕大的屁股上。大壮立时便迈开步子,向着城内

    的北门而去。

    因为尚未出城,路上时不时的有着行人,由此马车行进速度并不快。也正是如此,那大壮许是跟散步一样,一步一步拖拖沓沓的行进着,倒是让车子十分平稳。袁天下靠在后面,眼睛时不时的闭上又睁开,保持着须眯的状态。头也不时的规律性的上下晃动,点头如捣蒜一般,似乎还没睡醒的样子。一旁的柳盈盈本想拉

    着袁天下看看帘外那三三两两的人群的,乍一眼看到袁天下此时的样子,不由的“噗”的一笑,小声啐道:“真是个呆子!”心里却是不忍,慧心的主动把身子靠过去,慢慢的揽着袁天下迷糊的身体,让袁天下的头尽可能的靠在自己的肩上。靠过去的时候,正好袁天下是仰头的状态,因而袁天下一边迷糊着靠在伊人肩上,一边不时的从鼻间呼出气来,正吐在柳盈盈左边耳。柳盈盈立时便感到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便袭遍全身,不由自主的肩膀

    耸了耸。俏脸一凝,看向一旁的袁天下,索性还算好,这一个哆嗦,并没有把他惊醒。可见这小子昨晚还真是没怎么睡!柳盈盈心里不由的暗道。张三斤似乎心情不错,一路来嘴里也是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可惜袁天下已然睡着了,不然肯定又是一个板栗敲在他头上,佯装怒道:“我娘子还在车里呢,你还在外面鬼叫!你若再是满口胡言,非丢你到河里喂王八!”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张三斤的臆想罢了。于是,张三斤冷不丁的回头,似是也看不真切,只是依稀的见到一个模糊的轮廓。看样子,公子该是睡着了,不然一定会像前日一样,一个板栗扣过来吧!想到此处,张三斤不由得一乐,继续操着自己家乡的方言嘀嘀咕咕的唱

    了起来。就这般往前行了约莫盏茶的时间,终于能隐约的看到前方兵士在前方大门前把手。张三斤一乐,再往前行进百十步,便是范阳古城的北门了,出了门再一路往北而去,两天不到便能到自己的故乡涿县了!过了涿县,距离蓟县也便不远了,最多一天的路程!除了能看一看多年未见的爹娘,还能顺道显摆一下自己也算是袁功曹的近侍!嘿嘿,想到此处,张三斤心里也是不由的乐开了花!更何况袁公子即日便是能够顺利的赴任,而自己这么个实在人,也一心想着建功立业,自打追

    随了公子,自己也必然能有一番作为!想到此间,心里更是变得兴奋起来!不过城门前似乎正在盘查出城往北的行人,因而前面也算是排起了不多不少的三十步左右的距离。马车临到前面,待得前面那两张三斤“驭”的叫了声,拉了一下

    缰绳,马儿顺势停了下来。张三斤往前望了一眼,前面也是一两马车,不但比一般马车车身稍宽阔一些,而且看这样子还甚是华丽。张三斤仔细又打量了一番,发现马车用的车木也不同于一般的榆木车身和柞木车轮,看样子倒像是更加细腻的橡木车身和更加柔韧的水曲柳的车轮而制成的。另外马车外的装饰也甚多,车顶四个角分别抛光涂了红漆,向外延伸出去,倒是像极了自己曾经见过官府衙门屋顶上的飞檐。其外飞檐的下方,还各自悬挂着一个铜铃。此时正好向南刮过一阵清风,铜铃便微微而颤,

    发出一阵悦耳清脆的叮叮声。

    随着这阵风的袭来,张三斤略抬起头,努力的朝着上方嗅了嗅,一阵浓郁的花香便扑鼻而来。至于是什么花,张三斤却是不知道了。张三斤正自愣愣出神,倒是帘内的袁天下便自醒来,打了哈欠,有些睡眼朦胧的看向柳盈盈,笑问道:“呀,盈盈,你不是不摸胭脂水粉的么,咋今天摸的这么浓

    。嗯?这,这是茉莉花吧?”本来之前柳盈盈一早便也闻到了此香,但是对于她自己来说,这个香味太过扑鼻,反而显得有些刺鼻了。只见柳盈盈一手捂着自己精致的瑶鼻,右手去捏袁天下

    的耳朵,小声斥道:“叫你说胡话,我什么时候抹过那些个玩意儿!更何况这么浓郁的香味,抹在身上不是熏也熏死了!”

    袁天下吃痛,看来柳盈盈这妮子真的使劲了,不由得求饶道:“盈盈,我这不是睡糊涂了么!对不住,对不住!”一边笑嘻嘻地说着,一边呲牙咧嘴的小声呲着。“切!你就是活该!诺,你看你眼珠子瞟到哪儿去了,是不是看上前面那辆车里的小姐了!”柳盈盈眼见着袁天下竟是一下把车帘撩开,正自侧目端详着前方的马

    车。不由的怒由心生,本来想更加使劲去揪他耳朵,下一刻便又不忍心了,于是不由的气结,忽地便放下了右手,把头略向一旁独自生着闷气。袁天下发现了盈盈的变化,马上便把帘子放下来了,倒是放下来之前,张三斤一脸疑惑的回头望来。袁天下没理,往一旁又凑了凑,对着伊人赔礼道:“盈盈,我

    ,我那个也是一时好奇,好奇,你原谅我吧,好不好!”一边说着,一边右手已然探了过去,揽过身旁伊人的柳腰。

    柳盈盈奋力一挣,没挣开袁天下的手,不由的便两只小手猛地一抓袁天下的右手,提到嘴边,哧的一声便既咬了一口!“哎哟,嘶!”袁天下冷不丁惨叫一声,引得张三斤又回头望来。袁天下强忍着痛楚,摆了摆手,示意张三斤别过头去,张三斤似是很有眼力见,立马转了回去,

    而且这一次过后,便再也不转头了。袁天下见张三斤好容易撇过头去,这厢便一边忍着阵痛,一边赔罪道:“盈盈,你咬得对,我袁天下一定得把我好色着臭毛病改了,不然就不配做我盈盈的郎君!

    ”

    柳盈盈扑哧一声笑了,好容易放下袁天下的右手,抓在手里,一边心疼的看着大手上的一排细密的牙印,一边脸红的啐道:“谁是你的郎君了!”

    袁天下笑嘻嘻的回道:“你呀!”

    “哎呀!你,你怎么越来越讨厌了!我不过是一时着急说错了嘛,你,你还要这样取笑我!”柳盈盈说罢,便又要上口。

    袁天下立时吃了一惊,求饶道:“盈盈,不,柳女侠,柳高手,还请您放过小的一马吧!”柳盈盈看向袁天下求饶的模样,不禁想到两人初遇时的场景,袁天下一见不对,就是求饶道:“柳女侠,柳高手......”想到于此,柳盈盈心里一阵甜蜜,于是便一伸手点在了袁天下的额头,斥道:“见你如此坦诚的份上,就放过你了!不过嘛,我记得临走前,甄家姐妹再三叮嘱过我,叫我把你看得紧些,免得你呀,又要拈花惹草的去了!”还不待袁天下表决心,柳盈盈忽地又道:“对了,以后你不许再喊我柳女侠,柳高手什么的了,难听死了!哼!”说罢,便当先又是“噗嗤”一声,

    笑出声来。袁天下连连点头称是,心里也不由得回忆起当初两人初遇,貌似自己也是这般称呼盈盈的吧,于是也不禁嘿嘿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