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此时和袁熙一般无二,只剩下内里白衬子的右甲不禁问道:“公子,为何不是派我去护送小姐,我比他们做事更稳才对啊!”袁熙微笑说道:“有他们俩,不出意外,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我之所以留了你,是因为还有别的事交由你去做。”袁熙说罢,勾了勾手,右甲便明其意,凑到了

    他的身前,这才对着右甲耳语起来......

    约莫百息工夫,袁熙两人方才一道出了别院,朝着对门而去。待得两人去罢,别院中的一株把角的老槐树上突然跃下了一个女子,容貌艳丽,身段风流。此刻用黑巾遮了面容,到看不出多大年纪。她一身夜行黑衣,正是夫

    人刘氏的陪嫁丫头杨管事杨玉。此刻她眼波流转,不由得娇媚的小声嗤笑道:“漳河,渡口,涿郡?啧啧啧,想不到你袁熙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亏着我盯对了。不然直接去了北门,岂不是白追

    三百里?”她先是看了看上丁消失的南面树林,再又望了望天色,这才又自语道:“至于那上丁,再快能快得过袁综么?更何况,他们两人本就师出同门把!既然你们兵分两路,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右丁让给你袁综,我便去追那个英气的后生好了。左乙?还真是个奇怪又好听的名字呢!不过,这猫捉耗子的把戏,我可是许久都没

    能尽兴了,希望你小子可别让老娘我失望才好!”杨玉轻笑一声,继而玉足轻点,起身向东追去。

    ......月华初升,邺城的大街小巷此时倒显得颇为热闹,甚至比晌午日头下来往的行人还要多。尤其是像今日正午,本来天色好好的,有的人还顶着日头在田间劳作呢

    !却突然生出一片乌云,而后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下起瓢泼大雨来。还算好,这是场雷阵雨,只不过这发生的异象,的确是有些太过吓人的了。

    不过此时,大家似乎都忘记了之前的异象,近乎是争先恐后的出来吹一吹夜晚的凉风,一片热热闹闹愉快之景。这时候身穿白衣大褂的三人,一个高些,两个矮些,老远看着还很斯文,犹如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生,也正在往来的人群中穿梭着,正是左乙带着袁馨和小

    环一同出来了,往东南方向而去。不过由于人多,此时候反而不好乘车,于是只能依靠步行罢了。三人接连经过六、七条街巷,走过了两个闹市区,前方道路好容不易稍稍的变得开阔了些。左乙看到身后两女都呼呼的喘着气,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在一处拐角的地方停了下来。毕竟像小姐这般大家闺秀从没有走过这么久的路,更何况还是一路疾行,自然是有些吃不消。两女中年龄稍小的小环背后还背着两人路上换洗

    的衣物,一路上还一直扶持着身旁的小姐,但此刻的状态却要比袁馨要好的多的多,只是额头上冒着些汗水,喘着粗气罢了。

    此时两人正相互扶持着,袁馨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字一句的道:“怎么停下来了,我,我们不是,不是还没出城么?”左乙躬身回道:”袁小姐、小环姑娘,咱们先原地休息一下,也就还有一条街就快要到城南门了,约莫还有盏茶的工夫城门才会关上,时间应该来得及。公子让我来护送小姐出城,本意是要乘着马车去的,可谁想到人这么多,完全走不通,这才只能出此下策,还望小姐恕罪。之前的驾车之人过了那两段拥挤的马路,后面应该比我们稍快些,会提前在南门城外等着我们,到时候我们再乘着马车一路往东南而行,只要到得渡口,我们便安全多了!那时候自有上丁兄来护送小姐,由

    东再往北,不出一月便能顺利到达目的地了!”说罢,左乙又瞧了瞧一旁的小环,微笑说道:“小环姑娘,若是信得过在下,还是把行囊让在下背吧。”

    小环迟了一下,却见身旁的小姐点了点头,这才把行囊递了过去:“多谢公子了!”左乙摆摆手,微笑回道:“小环姑娘客气了!公子派我前来,也是信任于我,我的任务便是把你和小姐安全送到渡口,这样有利于咋们继续行路,是在下的分内事

    罢了!”

    这时候,袁馨突然小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一时又给忘了!”

    “左乙,左手的左,甲乙的乙!”左乙应声回道。

    “那个在渡口接应我们的人呢,听你刚才说过,叫什么丁来着!”袁馨儿又道。

    “嗯,他叫上丁,是我们四个的老大哥。”

    “咦,公子身边不就只有三个人么,还有一个借我衣服穿那个,怎么出来四个人了?”小环出声询道。

    “小环姑娘,本来我们有兄弟四人,不过提前跟随公子而来的只有我们三个。留守在公子身边那个叫右甲,是我二哥。”左乙微笑的说道。抬眼看向小环,却见小环很是兴奋的与袁馨对视一眼,二女便不约而同地笑起来,莺莺燕燕的,顿时就让一旁的的左乙有些愣住了。只听得小环笑着打趣问道:“

    你们弟兄四个名字倒还真是有趣得紧,老大叫上丁,老二叫右甲,老三老四里你叫左乙,那莫不是你排老四,你三哥名叫下丙?”

    左乙脸色微微一红,点了点头。这时候二女笑得更加花枝招展了,好一会儿,袁馨停住了笑,望着一脸窘迫的左乙又问:“这古怪的名字不会是我二哥给你们取得吧,若真是他,我可得好好教训

    教训他,给你们取了个这样的名字!”左乙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多谢小姐的美意,不过老实说,其实公子给我们取得名字还挺顺口的,如今小半年过去了,我们兄弟也都习惯了。何况公子对

    我们视如己出,名字什么的只要顺耳就好,我们只希望把公子交代的事情给办好也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