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金泽天,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人,虽然名气不高,少有人听闻,但金袍女子却很清楚他的实力,这是一个不会比龙雀族龙宇轩和清凤弱的天纵之才。

    金泽大部是一个奇特的部落,身处南域大泽深处,历来都是神秘无比,就算是青河这样的庞然大物都不会无缘无故去招惹。

    据传,这是一群与龙为伍的强大修士,金泽大部的传承就是始于一头凶焰滔天的蛟龙,虽然不是至高真龙,但也足以让人震撼了。

    而金泽天身为金泽大部这一代行走在外的传人,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

    连他都忌惮楚浩、云海清和摩柯玄三个人的实力,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让蓝衣青年和金袍女子都同时皱眉。

    “难道这就算了吗,我青河的弟子可不是白死的?”蓝衣青年有些不满,他更希望金泽天能和他连手对抗楚浩、云海清和摩柯玄。

    “想要报仇也不急在一时,别忘了如果不能达成冥河死神的要求,大家都要死在这里,一切都将成为空谈。”

    “何况,明面上的力量,我们连手也不会比他们强多少,除非后面还有其他人进来。”金袍女子倒是比较冷静的分析道,同时也有些郁闷。

    冥河死神的领域笼罩整座城池,一看就知道不是简单的地方,肯定有大危机。

    可惜她对自己太有自信了,认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结果让自己身陷险地。

    如果早知道平沙古城里有这么强大的一只冥河死神蛰伏着。说什么她也不会进来。

    蓝衣青年和金泽天的情况与她类似,都是不信邪。在大家都明智退缩的时候偏偏要往前冲。

    “虽然陷入死地,但也是一番大造化。单单是那些黄金圣气就值得拼一回了。”金泽天道。

    他们没有多说,紧随着楚浩、云海清和摩柯玄的身后,朝通道深处进发。

    越接近通道底部,灰色气流就越澎湃,整个空间都笼罩着一层诡异的气氛,像是陷入魔渊般。

    与此同时,灰气化形,形成各种猛兽扑上来,挡住所有人的去路。凶煞气扑鼻。

    有了之前对抗最负法门力量的经验,再次对上灰气生灵,楚浩云海清和摩柯玄就没再束手束脚的了。

    一上来他们就动用了最强手段,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

    “铮!”

    楚浩以赤神卷为核心,催动天地熔炉奥义,身上绽出赤金色霞光,组成熔炼天地的神链朝选定的对手杀过去。

    神链飞舞,光芒闪烁,如同一只朱雀横空飞过。翩然优雅而又霸道如火,将对面的灰气生灵牢牢封住,组成炉鼎炼化。

    “轰!”

    摩柯玄结出伏魔印,身化伏魔金刚相。一印盖下去,佛光璀璨,沧海都要成灰。

    这种力量与最负法门阴阳对立。谁强谁弱不好说,但此刻明显是摩柯玄占据上风。

    毕竟灰气生灵不是真正的生命体。除了拥有最负法门的力量,缺乏灵活应变的智慧。

    就连云海清都找到了克制的方法。手中云龙斩挥动,刀光成片洒下,将对手切成了碎片。

    “果然,生死相对,力强者胜,论质量,我的云气或许不如最负法门,但只要我足够强,照样可以斩破一切。”云海清点头。

    他一直都不相信最负法门比神纹体系强,坚信同境界有我无敌,手中之刀,可以斩灭一切敌人。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最负法门的强大,因为这是发展到巅峰的力量,掠食者全都修炼这种力量,强大是必然的。

    正如凤凰、真龙,以及那些帝君的神术,如果四境天所有人都可以修炼这些神术,想不强大都不行。

    而显然,天云神术虽然声名在外,可与禁忌神术还是不能比,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

    相比起楚浩、云海清和摩柯玄的游刃有余,蓝衣青年、金袍女子和金泽天就要手忙脚乱了。

    他们只看到楚浩、云海清和摩柯玄轻而易举的斩杀灰气生灵,以为这种生灵很好对付,没想到吃了个大亏。

    最负法门的力量岂是等闲,楚浩和摩柯玄可以压制灰气生灵,是因为他们有相应的对付手段。

    云海清则是靠着强绝的修为碾压过去的,所谓的轻松自如只是外表上看上去的。

    天云神术以云之变幻无常为道之载体,让修行这一神术的人天生就有一种缥缈淡然的出尘气质。

    哪怕战斗过程再危险,云海清仍然习惯性的保持着这种风度,让人看不出虚实。

    于是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