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吼——”

    阳光洒下,森林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美好,安静而又祥和,但是突然,有一头黄金犼兽咆哮,浑身若黄金浇筑而成。

    它身躯庞大,宛若一座小山,双目炯炯生光,充斥着一股霸道的威严,一挥爪,将一头路过的魔虎撕成了碎片。

    魔虎甚至来不及哀嚎,同为荒林里的顶级猎食者,它在黄金犼兽面前竟然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刹那间就被灭杀,血雨飘洒了一地。

    “砰!”

    一条平静的河边,有强大的凶禽停留饮水,浑身黑羽如剑,一根根闪烁金属光泽,流淌神纹。

    然而,河中突然暴起一头血纹鳄,通体若河底岩石,但是爆发的时候额头浮现三条血痕,朝凶禽一口咬过去。

    血纹鳄的速度太快了,真的像是一道血色的霹雳划过,凶禽虽然警觉,但还是来不及闪躲,被一口吞掉,黑羽纷乱飞扬,每一根都沾染血迹。

    这样的场景在无尽大荒中并不罕见,只不过是日常生活的缩影而已,每天都有大量的凶兽死去,不管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

    这是一个到处充满了危机的世界,是一个可怕的世界,没有实力,如楚浩这样,也只能小心翼翼地躲避,不敢露出半点声息。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楚浩也越走越远,但也有些无奈,他的进程有些缓慢了。

    倒不是他的速度不行,而是荒林里凶兽太多了,小心翼翼的走着,很难保证效率。

    这里地势起伏,有巨大的古木林立,有藤蔓丛生,还有各种各样的凶兽横行,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触发杀机。

    ……

    “轰——”

    荒林中的一处水潭边,楚浩和月灵空对打,两人实力差不多,都没有动用神纹,各自施展拳术对战。

    月灵空虽然还小,看起来不过两三岁,但是很灵活,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刘海短发甩起来,有种酷炫了的感觉。

    他身上穿的是地球人的少年童装,样式还很新颖,奔跑起来速度如风。

    而楚浩就要简陋许多了,他可没有月灵空那样,可以变幻服装,身上的衣服早就磨破了,只能猎来一些普通的野狼,身披狼皮,做工粗糙,跟一个野人一样。

    “喝!”

    月灵空斥道,快步腾空,朝楚浩打过去,小小的拳头粉嫩无比,却让空气震荡,都快擦出火花来了。

    楚浩不动如山,眸中精光爆闪,紧紧盯着月灵空的移动轨迹。

    在月灵空即将打到他的时候,他立刻旋身闪躲,同时化掌为刀,朝月灵空劈过去。

    “砰!”

    月灵空变招,稚嫩的脸庞神采洋溢,反手格挡,同时翻转身体踢向楚浩,腿风扫荡,劲气四射。

    两人撞在一起,身体不断接触,互相碰撞,狂野而又霸道,宛若两座移动的小山在对轰,空气中传来“砰”“砰”的激烈打斗声。

    “楚浩,你完了,本大人要把你揍成猪头。”月灵空说道,双眼发光,竟有一丝凌厉。

    “死孩子,跟谁说话呢,屁丁点大,也好意思称大人,我要让你知道不尊敬长辈的后果。”楚浩反击,两人又打到了一起。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半个月了,楚浩想要蜕变出属于自己的战法,需要各种战斗来磨练,而荒林里的凶兽太强了,他躲都来不及,只能将就着和月灵空打。

    在几场打斗过后,两人互有胜负,于是手脚上不能分出胜负,嘴上就开始嘲讽了。

    月灵空喜欢称呼自己为大人,很臭屁,爱装蒜,楚浩就故意叫他死小孩,气得他跳脚。

    不过实在也是月灵空太过张狂了,到处惹事生非,否则楚浩也没打算和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一般见识。

    “死小孩,怎么样,给哥哥打个屁股,哥哥就饶了你。”楚浩嚷嚷道,和月灵空对轰了一拳,两个人都后退。

    “气死我了,楚浩,本大人要让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场。”月灵空恼怒,挥动粉嫩的拳头,朝楚浩冲过去。

    他动作灵活,虽然看起来很稚嫩,但却如苍鹰一般,稚嫩中带着一股返璞归真的矫健。

    楚浩则相反,他走的路线比较霸道,追求力的至刚至猛,喜欢这种全力出手的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