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朱雀为南方神兽,属于火象,楚浩一直都相信气有浩然,我心无疆,如同烈日照耀四方,对火很亲近。

    因此,他选取的化灵形象便是火系神兽朱雀,正好也可以和战纹配对,相得益彰。

    朱雀朱翼垂临,俯瞰天下,既有火的炽烈,也有尊贵与神圣的气质,是他心中的理想形象。

    楚浩不可能见过朱雀,但是关系不大,化灵毕竟也只是取其形而已,不可能真正化成神兽,神术体现出来的道与法才是真正重要的,他只需要凝聚出朱雀的神韵便可。

    “轰!”

    他在心中观想朱雀的虚影,造化天功与铁血战印同时运转,气血蒸腾而出,整个人都似乎变成了一尊铜炉。

    这是道法的外现,为道之神形,可作为道的载体,上面一朵朵火云绽开,赤霞滚滚而动,化作朱玉堆积下来。

    在火云中,有片片羽毛状的火焰凝炼而出,更加的灿烂与鲜艳,像一只破壳而出的小鸟,正在努力挣扎。

    突然,楚浩正在修炼,窍穴中的红潮煞气震动,一缕缕奇异的力量从窍穴内散发出来,钻入朱雀虚影中,让其更加的凝实起来。

    “咦,这是……?”楚浩惊疑,被红潮煞气的突然变化搞得莫名其妙。

    红潮煞气只是一种灵力,是作为能源存在的,但是此刻却有些奇怪,似乎有什么力量从里面钻出来,融入朱雀虚影中,楚浩整个人都被赤霞神光包裹住了,彻底的成为了一团火焰光茧。

    “不对!”楚浩双眼灿若星辰,察觉到了不同,这种力量很奇特,连天碑印记一时间都无法压制。

    但是它没有坏处,与朱雀观想出来的朱雀虚影融合,让其更加的凝实起来,鲜红欲滴,通体缭绕红焰。

    “吾名刻九天,诸天皆听我号令!”天碑印记再次发出轰隆的声音,如同诸神在赞颂。

    最终,战纹被楚浩重新排列,形成了一道朱雀虚影印记,烙印在天碑上。

    顿时,一缕缕红光自额头垂落,天碑印记中隐约可以见到一头展翅欲飞的火红鸟儿。

    它吐出灵力灌入周身窍穴中,与周身窍穴形成周天循环,一股生生不息循环不止的生之力量充满了楚浩的全身。

    “终于成功了!”楚浩振奋,尝试朱雀虚影的威力,一缕缕战纹遍布在掌心,燃烧朱雀战火,仿佛握着一方火域一样。

    “啾——”

    天碑在掌心显化,一只朱雀鸟振翅飞出,浑身赤红,栩栩如生,在空中划过一道火光,而后冲向水潭。

    “轰”的一声,水潭顿时发生了大爆炸,庞大的火能在瞬间释放,水花溅起数十米高,热气滚滚,烟雾弥漫。

    “好强!”楚浩咋舌,自己都被吓到了,没想到凝聚朱雀鸟之后神纹的攻击力会提高这么大,不过是随便的一击而已,威力恐怖得一塌糊涂。

    “唉,无聊!”月灵空也叹道,烤肉又焦了,弄得他一脸的讪讪,顿时有些意兴阑珊。

    他转头看向楚浩,皱皱鼻子说道:“这有什么的,又不是真正的朱雀离火大神通,空有其形而已。”

    “死孩子,你特么的故意跟我过不去是吧!”楚浩不满,自己正高兴呢,有这样打击人的吗。

    虽然他也知道,这只朱雀鸟的核心未变,仍然是战纹神纹,严格来说是铁血战印的一种变化,不能说是完全超脱出去了。

    不过他的核心从来都只是造化天功,造化天碑已经可以实质化了,朱雀鸟成为了天碑上的一道图案,浓缩了战纹之力,威力会更大。

    “呸,本大人怎么跟你过不去了,我这是在提醒你好不好。”月灵空翻白眼,“你拥有的神通都不完整,要是碰到了完整的大神通,绝对要吃亏的。”

    “我知道,那又怎样,我也没办法啊,只能尽力弥补咯!”楚浩耸耸肩,神通的完整与否决定了威力的大小,但是他加入小寒山,只有战纹可以修炼。

    “我打算寻找一些残缺的神通神纹,把各种神兽都凝炼出来,一起融入天碑之中。”楚浩说道。

    完整的神通不一定代表着强大的实力,只能说他们走的路线是专而精,自己无法获得完整的神通,那就走博而广的路线,照样有自己的优势。

    这个想法早在天碑镇压战纹的时候就有了,造化天功不修神纹,是一种镇压与控制的驾驭手段。

    既然如此,那完全可以镇压和控制更多的神纹神术,到时候融合排列,说不定可以蜕变出惊世的战法。

    月灵空满不在乎的拍拍小手,扔掉手中烤焦了的兽肉,说道:“反正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你要怎么办跟本大人没有关系。对了,我们离开这里吧,本大人不想再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