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火临心中憋着一口气,脸色很难看,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家伙逼到了这种程度,让他感受到了深深的耻辱。

    “杀!”

    他大吼,身绽万千火光,杀气腾腾,挥动拳头大杀四方,每一拳都像是熔炼了一颗火星,拳劲汹涌且霸道。

    这种力量让人惊悚,有老辈人物暗中皱眉,连他们也自认不敌,上去的话多半要败。

    但是楚浩无惧,眸光很灿烂,咧嘴微笑,像是一片阳光洒落,身上的气势也愈加的狂暴了。

    战者,以战养战,越战越勇,他以战纹铭刻于体表,朱雀振翅出击,两只翅膀挥动,随着拳势而啼鸣,竟有了一丝神兽的威严,不落下风。

    “砰!”

    两人再次对了好几拳,都是没有保留的硬碰硬,如同两块金属在交击,火星四射,声音铿锵,让许多人皱眉。

    这得是多么强悍的肉体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火临有火金身就算了,这种神术加持肉身,让他的肉身强度不比神铁差,可是楚浩又是凭借什么呢?

    “那是他的火灵吗,南方离火朱雀,难道他是朱翼殿的人?”有人暗中思索,盯着楚浩身上的朱雀影认真观看。

    以朱雀为化灵形象的修士并不少,毕竟朱雀、金乌与凤凰等,位列火道至强神兽,他们的神形是火道神术最好的载体。

    可是神兽不可见,且没有核心神术,大多修士凝炼的化灵形象也只能是空具其形,无法体现神兽的神韵。

    而楚浩催动神术,身上朱雀虚影啼鸣,活灵活现,竟有一丝神鸟的灵韵。

    离火雀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观战,看到楚浩身上的朱雀虚影后,顿时一愣,而后咯咯笑了起来。

    她从楚浩的朱雀虚影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很明显楚浩与她同行这么久,竟然以她的本体为模板,模仿出了一丝朱雀的味道。

    楚浩苦笑,听到离火雀的声音就没脾气,感觉浑身不舒服,不过他的朱雀战法确实也是沾了离火雀的光。

    朱雀掌握有天地至极火焰之一的南明离火,离火雀以离火为名,与朱雀绝对撇不开关系。

    尤其是忽略了她那让人恼火的脾性,真正战斗的时候,离火焚天,真的有朱雀横空的气势与威严。

    楚浩不可能见过真正的朱雀神兽,但是以离火雀的形、神、象为模板,却也让自己的朱雀战法熬炼得更加的圆满。

    “该死的,有机会一定要逃走,待在这两只身边,真的很容易让人崩溃!”楚浩挥拳,同时也在咬牙。

    火临实力不弱,大家只看到他能够对抗,却不知道他承受了怎样的压力,让他对离火雀很不满。

    当然,主要还是被两尊兽尊盯着,压力太大了,让他一路上战战兢兢的,都不敢大声说话。

    “火金光!”

    火临突然大喝,停止了攻击,但是肌体在冒光,一丝一缕,如同仙光在蒸腾,似乎变得更加的可怕了。

    楚浩皱眉,被一缕光芒擦中,竟然像是被利剑横击了一把,剧烈疼痛,比跟火临拳与拳搏击还要严重。

    “少主,不可啊!”金红色光焰腾空,火临的那位青年车夫顿时大叫,非常的着急。

    他清楚这一术的可怕,但是火临没有那样的境界,实力不够,不足以施展这种攻击,强行施展的话,恐怕会是伤敌先伤己。

    只是火临怒气难抑,下了决心要击败楚浩,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天才地位,根本不顾后果。

    仙光蒸腾,非常的璀璨,且每一丝每一缕都有金属的光泽,这是金与火相合生成的光芒,可斩大山,裂湖海。

    楚浩神情肃穆,严阵以待,造化天功运转,整个人与天碑更加的契合了,有一股镇世的大气魄,他也在蓄力,等待至极一击。

    “噗!”

    突然,火临嘴角溢血,他受了伤,火金光是火金神术的深层变化,奥义繁复,他没有这样的境界,受到了反噬。

    但是他赤发飘扬,眸光如电,嘴角在冷笑,丝毫不在意,因为成功激发了这一术,有了斩杀楚浩的自信。

    一缕仙光迸射,如金龙腾龙,缭绕红火烈焰,对着楚浩杀过来,那股锋锐的气芒,让楚浩悚然。

    他看到了“穿云射日式”以及“怒焰狂澜百越千川”的影子,都是火云神术中的大杀术,却被揉和到了一起,且还有其他神术的力量,不知道这一术究竟融合了多少神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