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什么?”所有人都震惊,不敢相信,黄金老狮子那是何等的存在,一身修为高得吓人,在如今这样的年代里,已经是属于顶峰一类的强者了。

    可是,它竟然被两个大字轰退,而且是如此的不堪,差点啃了一嘴巴的泥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真是白痴!”离火雀嗤笑道,“这块两个字得了造化,已经快要通灵了,又岂是一个小小的神道可以染指的。”

    楚浩听到直皱眉,心惊不已,没想到只是两道纹络而已,竟然有如此威力,让太上强者都要折腰。

    不过想想也对,昊阳神宫是怎样的存在,曾经俯视整个北辰,高高在上,若非那场波及诸天的动乱,他们绝对可以千秋万代传承下来。

    尤其是那个时候有圣神出没,以昊阳神宫的实力,刻下两道文字,倾注昊阳神力,完全可以布下逆天手段。

    “他们应该清楚这一点才对啊,为什么还要攻击落日谷口?”楚浩问道,这样做,根本就是白忙活而已。

    “大概是落日谷里的法则压制得太狠了吧,他们不甘心,想要以巅峰状态进去。”离火雀漫不经心的说道,一双眼睛亮晶晶,饶有兴致的盯着黄金狮子看。

    楚浩若有所思,太上强者也是人,对昊阳传承也很动心,只是落日谷内法则之力压制,要将所有人都压制在同一个境界,自然让太上强者不满。

    别看他们实力强悍,可以呼风唤雨,一击裂山,但是若与年轻一辈修士比拼肉身力量与气血的话,那根本拼不过。

    尤其是,想要进去的大多是寿元无多,气血干枯的老者,如离火雀麟空这样的强者,虽然也在称太上,但是还很年轻,气血充足,不需要为寿元而担忧,自然不需要进去搏命。

    一旦和年轻强者遭遇,以他们肉身的腐朽程度,就算境界再高,也没有了优势,发挥不出实力,将被克得死死的。

    “吼……”

    黄金老狮子暴怒,自它洗髓大成,还没有哪一天被人逼到这种程度,何况是两个不知名的文字,怎能不恼火。

    它双手结印,手指头比数十年的树木还要粗,却很灵活,冒出黄金光与神纹,渐渐堆积成一方大印。

    “狮王法印!”

    清楚这一神术的人都皱眉,眼神凝重,没想到老狮子被逼急了,竟然连这一黄金狮族的至高法印都使了出来。

    法印由黄金神纹组成,宛若无数金山堆叠起来,一头无上狮王站在黄金盛世上咆哮大地,朝落日谷口压落。

    然而那两个大字不变,燃烧昊阳神火,宛若两轮太阳被人从九天上摘落,镶嵌在谷口。

    面对轰击而至的法印,两个玄奥的古字旋转,形成一股莫名的力量,法印一靠近,竟然如同春风化雪般,消融殆尽。

    这让所有人心头一颤,好诡异,这两个文字都是有何来历,竟然毫无波动的化解了黄金狮子的至强一击。

    “老狮子,我来帮你!”这时,一头蛮火牛化形,头顶天,脚踩地,浑身肌肉虬结,像是缠绕着数头苍龙,对着两个古字轰了过去。

    这一拳平白直接,拳势霸道,几乎在狮王法印消失的下一刻就打了出去,轰在古字上,如同彗星撞大地。

    但是,刚猛无铸的一拳轰落,还是没能击穿古字,被散发出来的昊阳神火点燃,消散于虚无。

    而紧接着,火鸦族太上、火云族太上、东岳城太上等,各个大教的强者都出动了,连续不停的攻击,想要破开束缚进去。

    他们的想法很好,几乎是一个巅峰的洗髓强者毫不疲惫的攻击,将所有力量集中于一点敲打。

    换做普通的护山大阵,被这样击打,也不可能纹丝不动,可是古字玄奥,散发淡淡威压,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不可能,这可是相当于一群太上在车轮战啊,怎么会连两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古字都抹不掉?”一群人跟见鬼了似的,眼睛都快看突出来了。

    这也怪不得大家,毕竟迄今为止,太上强者,几乎是修士修炼界的巅峰战力了,他们哪一个不是高高在上,万人敬仰。

    平常,任何一位太上强者出手,都足以引发轰动,更别提如今一群太上轮流动手了。

    只是落日谷口的古字太过邪门,除了最初反击黄金老狮子外,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任众人如何攻击也不变。

    “看来是行不通了!”几个太上老者目光闪烁,虽然失败了,但他们并没有失望。

    事实上,这样的结果,他们早就预料到了,只是不甘心,还想要尽力再尝试一下。

    “既然无法完整的进去,压制就压制吧!”一位太上强者说道,眼神浑浊,但眸光却很坚定,慢悠悠的踏入落日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