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楚浩微笑,并不回答,他正在安抚月灵空呢,石碑是月灵空的栖身之所,虽然材质惊人,可挡谪天箭的锋芒,但那种剧烈的震动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此刻,月灵空在石碑里骂骂咧咧的,几乎暴走。

    “楚浩,我恨你!”他大声怒吼,稚嫩而又愤怒的声音在楚浩脑海里炸开,让楚浩头疼无比。

    “安啦安啦,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没办法嘛!”楚浩说道。

    谪天箭太过犀利了,他身上,除了这块石碑,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抵挡。

    不过,此刻楚浩也是有些震撼,就在谪天箭射中石碑的刹那,石碑竟然微微发光,从古朴的瞬间变得磅礴大气,有威盖山河之势。

    只可惜,这股无敌气势只出现了一刹那,在镇下爆炸之力后,石碑就又沉寂下来,让人看不出深浅。

    这让楚浩有些发愣,他的一身修为根本,都在石碑上,也是石碑带他来到了北辰。

    一直以来,他想尽了办法要探测石碑,但只知道这块碑名为造化天碑,配套有“八荒穷极镇世无量造化天功”,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

    而且,石碑除了在最初的时候显露过威势,传了这套造化天功给楚浩外,也就只有在面对小寒山里的太古祭坛时产生过变化了。

    没想到,刚才与谪天箭对抗,石碑竟然发出了如此威严,虽然不及面对太古祭坛时的万分之一,却也足以惊世了。

    “很好,竟然挡住了我的谪天箭,还隐瞒过了我的查探,让我吃了个不小的亏!”东方奕眼神冰冷,杀意浓重。

    谪天之名,无往而不利,没想到竟然栽在了一个通窍境的少年手里,让他抑制不住杀机。

    “铮!”

    他抽出一支谪天箭,猩红箭体宛若染就神魔血,无尽杀戮、毁灭的气息在弥漫,让这个地方更加的阴冷了。

    这是杀气所致,火域岩浆遍布,烈焰焚空,本该是无尽炽热才对,但东方奕以谪天箭引动无上杀机,让这片地带出现了变故。

    可以看到,深藏地底的阴煞之气随杀气而动荡,游离于空中的煞气也在蠢蠢欲动,全都聚拢到了一起。

    它们形成了一朵魔云,遮蔽天日,与魔蛟的力量配合,相得益彰,使得赤炎蛟箭威能大涨。

    “当!”

    箭光如练,动乱长空,无尽杀机如潮涌,全都击向楚浩,让那个地方神光爆炸,宛若一轮烈日崩开了。

    这一次,谪天箭依然无功而返,在与石碑撞击的一刹那,一缕波动从石碑上荡漾开,抚平了一切。

    这才是至极的镇封力,无需大气磅礴,轻轻一震而已,让乾坤清宁,群邪都要退避。

    只可惜,这缕波动太淡了,只是逼退了谪天箭,笼罩的范围也很小,要不然当可直接镇杀东方奕。

    石碑内,月灵空再次大骂,连声诅咒:“该死的楚浩,该死的家伙,我要出去,我不要待在石碑里了!”

    毕竟是一块残破的石碑,哪怕再逆天,无人催动的话,也不可能自主攻伐,仍然有大力传递进去,震得月灵空头晕眼花。

    楚浩也皱眉,石碑在自保,但没保护他,虽然抵住了攻伐,但炸开的神力波动一浪高过一浪,不可能瞬间全部止歇。

    混乱的神力挟带阴煞之气,炽热中蕴含冰冷杀机,哪怕有天碑护体,楚浩也感觉皮肤发颤,受到了冲击。

    “可怕的箭,当真有谪灭九天的威势,若无石碑在,只怕这一击,就可以把我粉碎了!”楚浩心惊。

    箭光太过犀利了,浓缩了昔年魔蛟的凶性,一箭射出,如同魔蛟再临,要不是内中神纹被法则压制,就是一座摩天的大岳也要被轰碎。

    而观战的人更是心惊,早先他们看不起石碑,但此时此刻,虽然被炸开的神光挡住了视线,但就是再笨也猜的出来,是那块残破的石碑挡住了谪天箭。

    “那石碑到底有何来历,如此不凡,连魔蛟血肉炼成的弓箭都可以挡住?”

    难以想象,以谪天箭的材质,在同样无法动用神纹的情况下,就算是神兵也可以射穿了,居然射不穿一块破烂石碑。

    “杀!”

    趁东方奕出手的空档,楚浩手持石碑打过来,抵住了谪天箭的威势,欲与东方奕近身搏杀。

    同一时间,龙宇轩和东方樱雪也一起动身,分别驾驭龙剑和五岳山杀过来,庞大的压力降落,让地下火焰都要熄灭了。

    他们之所以不如东方奕,只是因为忌惮那谪天箭的威势而已,失去了谪天箭的加持,东方奕也只是同阶的修士,他们自信可以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