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准备新成立的深空探索舰队因为主体舰只都还在建造中,所以路微霜基本处于半休假状态,天天不知道在忙什么。

    由于军团配发的营养剂消耗量锐减,傅重明判断,可能是在外面偷吃野炸鸡。

    就好酸!

    他正想着,就看见路微霜推开门走了进来,冲他点点头。

    “回来了。”

    “嗯,本来前天就应该到,但拐到月球中心城一趟,去给我妹妹开了个家长会。”

    “……没被围起来?”路微霜吃惊。

    傅重明笑了笑:“那不至于,我家属的形象没有公开过啊,而我用全息迷彩面具易了容去的。”

    “哦,那个……”路微霜迟疑了一下,傅重明走过去,拽住他的手。

    “已经给我爸妈说了,我们结婚,他们当然会来。”傅重明笑了笑。

    真要办婚礼,该请到的人得全部请到场才行,傅重明的父母都是率性欢脱的个性,从他身上就可见一斑了,而且热衷于尝试新工作,还别说,干什么像什么。现如今,他母亲是个记者,父亲是大学教授,工作都忙,然后妹妹还在上学,所以算算日子,决定把正式婚礼安排在大学放假之后。

    况且,念研究生的罗小北还在那边嚎叫,说不准把他落下呢!别说罗小北,路微霜的肌肉教授最近正在疯狂健身,说到了日子必须以最好的形象出席证婚。

    傅重明看着视频对面肱二头肌远大过头的老教授,深深觉得这是对自己的警告——你这个拱了我家好白菜的,要是有一丁点惹我们星星不开心,看老夫徒手捏爆你的头!

    路微霜回归也有一个月了,之前开玩笑一样说过要立刻马上结婚,还要找赵羽竹穿裙子当伴娘,那倒也不是完全开玩笑,这两位毕竟是战时的英雄指挥官,他们的婚礼也算是全球期待,所以克劳迪娅女士一手安排,在空间港举办了一次全球直播的庄严典礼,也不知道这位老太太是怎么那么能搞事儿的,居然还打造了一对mars战甲尺寸的大戒指,让他们俩穿着战甲结婚,底下人交换戒指,上头的战甲也跟着换,赵羽竹也的确去当伴郎了,不过穿的也是同款战甲,可惜战甲没有伴娘裙能穿。

    ——全程路微霜都很僵硬,对星尘的前任军团长来说,镜头和直播比炸x文明首都可要吓人多了!

    所以,那次的婚礼自然就被执行成了“任务”,根本没被当事人当成婚礼。

    真正的婚礼要在地球上办,征用了但丁一个沙漠基地,蓝天白云,黄沙千里,基地的人造绿洲小桥流水,开满绣球花。

    来的都是自己家的人,比如查理老头,比如傅重明的全家。星尘军团集体穿着造型华丽的各种礼服,基地主人但丁亲自出手,把婚礼主持人克劳迪娅女士打扮得像个洛可可时期的桌子,偏偏克劳迪娅女士觉得很复古很有意境,只是觉得“桌子”裙撑太重,底下塞了两个机器人帮忙举着。林霜作为花童,到是不像桌子,最多像个洛可可式立柱缠满鲜花。

    叶莲娜缩在角落疯狂敲字,谭露不甘示弱,拿出指挥mars战甲的超强协调能力,遥控满天无人机360度拍素材,罗颂扬和罗小北正在布置自助餐台,一掀开锅盖,罗颂扬靠了一声,一脸悲愤:

    “怎么全是罗宋汤?”

    世界第一偶像秦爱爱正在台上倾情弹唱,唱功着实进步不少,竟然一点都没跑调。

    文诤远正在和秦柔调配某种解酒汤,赵羽竹本人……正在认认真真测量每杯酒里的酒精含量,指挥下属往不合格的酒杯里兑果汁。

    “再加再加,这还有5度呢,再加!”赵羽竹指挥,“一会儿一杯就把新郎放到了,我把你绑上去结婚啊?”

    正扛着果汁桶倒的安德烈摸了摸光头,瞟了一眼不远处的某位科学家,讪笑:“也不是不行……”

    暂时褪去光环,这些在很多很多年后势必成为历史必考考点的人们正在此刻,在这片天空下,安心享受他们的假期。

    没有镜头和闪光灯的干扰,连空气都显得格外——

    傅重明眼神凌厉地抬起头,爆喝一声:“妈,你干什么呢?”

    “……对、对不起啦,职业习惯。”

    傅重明的妹妹扑上去,抢走她妈妈手里的摄像机,咆哮:“家庭聚会,记者禁止入内!!!”

    【全文完】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