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葛二黑着脸跟着佟博来到了番摊桌前:“朋友,番摊我可是不怎么会玩啊!”

    佟博指了指回到番摊桌前的柳凝诗:“虽然我也不会怎么玩,可我这位朋友可是高手呢。”

    “我跟你又不熟悉,凭什么要相信你?况且我的银子刚才都输光了。”葛二冷冷的说道。

    “我借你十两银子,如果赢了只要还我十五两;若是输了权当是本公子和阁下交个朋友,如何?”柳凝诗摸出一锭十两的银子丢在了葛二的面前。

    葛二看着桌上的银子,眼神闪烁不定:“你们为什么要帮我?”

    “阁下赌术精湛,刚才只不过是偶有失手而已;我二人也是好赌之人,所以想和阁下交个朋友。”佟博手势往桌上一摊:“下注吧。”

    不到半个时辰,葛二跟着柳凝诗下注又赢回了一百多两银子,刚才一只黑着的脸又泛起了红光。

    佟博觉着时机已经成熟,故意叹气道:“朋友,我说的没错吧。我这位朋友可是精于各种赌法,可惜这里玩的太小了。”

    葛二听了佟博的话,寻思道:“这话倒是,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把之前输的银子赢回来。”

    “翔云哥哥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本姑娘什么时候精于各种赌法了。”柳凝诗对着佟博轻哼一声,娇嗔道:“我们手里就这么多赌本,慢慢玩呗。”

    葛二一咬牙,用手往地面一指:“不瞒二位,如果想以小博大,不如去下面。”

    “朋友莫非说的是地下的赌斗场?”佟博心道:“布了一晚上的局终于上钩了。”

    “你怎么会知道?”葛二一脸震惊的看着佟博。

    “我自然知道,因为我有这个。”佟博故意自怀中露出了名帖的一小部分。

    “这是名帖?”葛二眼神十分复杂:“这个帖子可不是这么容易得到的。”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柳凝诗显得有些气闷,冰雪聪明的她这次愣是没猜出佟博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佟博一脸神秘。

    “切,不说就不说,谁稀罕啊。”柳凝诗赌气般的转过头去。

    “富贵险中求,我就舍命陪君子一回。”葛二紧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着。

    “只要去了就好,要不就浪费我那买帖子的二百两了。”佟博想起答应胖少年的银子心头在滴血。

    佟博三人自赌坊大堂的后门穿过,进入一间狭小的密室,只见一个一身黑色劲装的精瘦汉子手握佩刀笔直的站立着。

    “这是我们的名帖。”佟博双手将帖子递了过去。

    “嗯?这张帖子只能允许两个人通过,你们哪两个人进去?”精瘦汉子冷漠的看着佟博三人。

    “他们两人使用帖子进入。”葛二走上前靠着精瘦汉子的耳边小声的言语了几句。

    “好了,你们都进去吧。”精瘦汉子掀开了密室对面上的一块黑铁盖子。

    佟博一抱拳对着葛二笑道:“朋友,还烦请带路。”

    葛二也当先进入通道,柳凝诗紧随其后,佟博笑着向着精瘦汉子拱了拱手,也紧跟在柳凝诗的身后。

    三人沿着通道约莫走了半盏茶的时分,佟博三人只觉眼前一片豁然开朗;这里比上层的赌坊整整大了一倍,一块超大的青石擂台呈长方形位于赌斗场的正中央,擂台上一位蓝衣武士正和一位青衣武士激烈的搏杀着,他们招招猛烈,招招致命,一招不慎便会重伤,甚至死亡;擂台东南西北四方每一个方位的最前方摆放着一张太师椅,太师椅后面则摆放着一排排的长凳,长凳上的赌徒们挥动着拳头替自己下注的武士发出阵阵的呐喊声。

    葛二好像对这种场面早就司空见惯的模样:“二位,这里的赌法有两种。第一就是下注擂台上搏杀的武士,押中赢的那一位就可以;但是,这种下注并不刺激。”

    “这是为什么?”柳凝诗一脸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这些武士的战绩会被这里的场记详细的记录下来并且公布,有些厉害的武士赔率自然就低。”葛二用手指着台下的青衣武士:“譬如这位武士,他战了一百场便赢了八十八场,输了十二场,战绩明显高于这位蓝衣武士,所以如果在他身上押二两银子,才能赢回一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