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绝不可能!”陆少云听着直摇头:“若是那小子再少二两,便只剩十四两银子,铁定死路一条。”

    “对啊!田九这小子平日里贪生怕死,怎么可能用自己的命去帮一个毫不相干的家伙?”

    “虽说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得不防!”何忠指了指佟博,又将声音压低了几分:“况且也不能用常理猜度那家伙。”

    “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陆少云问道。

    “若是能以一两银子从田九那边买回一袋干粮,不但赚回了一两银子,还能阻断他与那家伙交易。”何忠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田九虽然胆小,却不是傻子。”仇大海摇头反驳:“方才他以二两银子买入一袋干粮,现在却以一两银子卖出,如此亏本的事怎么也不可能吧。”

    “那便要看你的手段了!”何忠不怀好意地一笑:“平日里,不是只有你能镇住他吗?”

    “可。。。。。。”仇大海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陆少云打断:“大海兄,你就勉为其难试试吧。”

    “员外,少云似乎又要出招了!”看着陆少云三人低声密谋着什么,赵斐却很是疑惑:“可那位谋隐阁下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啊,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第一轮的时候,虽然翔云进行了虚实般的搅局,可依旧没能交易成功,这已经陷入了被动。”陆勤看着正襟危坐,紧闭双眼的佟博,慢条斯理分析起来:“现在的他相当于两日未曾进食,想必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吧。”

    “若是这一轮还是无人与他交易,那便危险了。”赵斐点了点头:“看他的模样不会提前放弃了吧?”

    “那倒不至于!”陆勤摇头道:“这家伙可是那种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放弃的人。”

    “哥哥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啊!”那边,仇大海已经开始游说田九。

    “可、可是。。。。。。”田九听闻仇大海只出一两银子便想卖自己一袋干粮,顿时心中不愿。

    “小九!平日里,大哥对你怎么样?”仇大海见田九眉头紧锁,立刻打开了感情牌。

    “大、大海哥平日里对小九很好!”田九看着仇大海那满是堆笑的脸,违心的说道。

    “那便是了!”仇大海仿佛知道田九心中的顾虑:“你可得帮大哥拿到前两名啊!”

    “就算我得到一两,只有十七两,排在最后一位还是难逃一死。”此时田九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出的心声。

    “哼!若是你不听话,日后陆少成为家主,依旧是死路一条!”仇大海低声威胁道:“若是肯卖,有了十七两银子,后三轮未尝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我。。。。。。”面对仇大海的软硬兼施,田九一时竟不知何以应对。

    “小兄弟,可否耽误你一点时间!”正当田九手足无措之际,佟博缓缓睁开了双眼,说道:“在下想与你单独聊两句。”

    “老子与小九说话,你插什么嘴?”仇大海怒叱佟博。

    “公证人,有不允许与别人说话的规矩吗?”佟博也不发怒,只是淡淡的问道。

    “没有!”赵斐冷眼扫向仇大海。

    “哼!”仇大海心中怒恼,可看着赵斐那阴冷的眼神却不敢造次,只得低下头,极不情愿的走了回去。

    “好像失败了!”陆少云看着被叫走的田九,与佟博一阵窃窃私语,又想到损失了两袋干粮,心中恨意滔天。

    “失败也属正常,那家伙本就不是简单角色。”何忠说道。

    “你也不简单啊!”陆少云作为商贾,自然很有眼见,对何忠表示了赏识。

    “陆少谬赞!”何忠拱手道。

    “我们要交易!”正当陆少云、何忠说话之际,佟博微笑着站起身。

    “两位公证人,请公证吧!”陆勤见佟博终于冲破了几人封锁,第一次达成了交易,嘴角边也不禁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你们想如何交易?”待赵斐、司若水皆落位后,陆勤饶有兴致的问道。

    “这不可能说?”佟博神秘一笑:“不知道员外爷可否为在下准备笔墨纸砚?”

    “哦,看来翔云是想亲自写契约书?”陆勤对于佟博的决定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正是如此!”佟博笑道。

    “来人,将笔墨纸砚呈与翔云!”陆勤以眼示意,不多时两个白面童子便将放着笔墨纸砚的托盘摆在佟博面前。

    佟博提起狼毫笔,笑着看了陆勤一眼,便奋笔疾书,很快便将写好的契约书交给赵斐。

    赵斐拿起契约书浏览一遍,顿时愣了愣,便递给了一旁的司若水。

    “若两位交易人没有异议,便签字画押吧!”赵斐那瞬间的神色变化,又岂能逃得过陆勤的眼睛,在迫不及待想知道交易内容想法的驱使下,催促着交易完成。

    随着二人签字画押,佟博第一次交易在陆勤几人的注目下顺利完成了。

    “先生,他们之间到底进行了怎么样的交易?”完成交易后,陆勤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