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少云,这很好笑吗?”看着几近疯狂的陆少云,陆勤不禁皱眉问道。

    “当然很好笑!”陆少云停止了狂笑,他只觉得自己从未如现在这般清醒,指着仇大海、何忠骂道:“你们这两个背叛者,一定在上轮交易书中,指定了对方为这轮的交易对象了吧,以为这样便能至本少于死地,简直是痴心妄想。”

    “何忠、仇大海即便在上轮便相互指定对方为这轮的交易对象,又如何对陆少产生威胁?”魏瀚文不解的问道:“毕竟何忠已无粮可卖。”

    “无粮可卖?”许云晋摸了胡须,摇了摇头:“那何忠手中还有一袋干粮,又怎能说无粮可卖?”

    “卖了这袋干粮,何忠便会耗尽干粮!”魏瀚文捂着脑袋,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笨!”许云晋骂道:“规矩之中有规定一定要卖掉整袋干粮吗,要知道一袋干粮中可是放了三块肉干。”

    “原来是这样,只要仇大海以一两银子收取何忠一块干粮,那陆少云最后一轮便会耗尽干粮而死,而那个看上只剩一口气的家伙也会因为拿不到第一名而死。”魏瀚文顺着许云晋的提点,终于想通了问道所在,却对陆少云产生了怀疑:“不过,陆少云也能想通这些?”

    “你可不要小瞧了陆少云。”许云晋正色道:“游戏也进行了四个多时辰,他已经成长了许多,再也不是第一轮时的模样。”

    “二十三两,买下陆清璃。”许云晋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陆少云便缓缓举起右手,朗声喊道。

    “对了,这便是陆少云的一线生机。”许云晋沉声道。

    “二十三两,还有人再竞价吗?”公证者赵斐虽是向所有人问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唯一能竞价的田九。

    “还有人竞价吗?”见田九无动于衷,赵斐再次问道。

    “花光了二十三两便铁定排在了最后一名,值得吗?”脑袋转不过弯来的魏瀚文,朝着许云晋问道。

    “现在只有田九才有足够的银两威胁到陆少云,可他已经排名第一,根本没有必要再得到这张契约卷。”许云晋分析道:“虽然最后没能赢下游戏,却可以由那个女娃替死而保住性命。”

    “陆清璃契约归属者,陆少云。”果然,最终如许云晋预料的那般,田九没有竞价,赵斐高声宣布。

    “呼!那陆少云果然还是要了那女子。”听着赵斐宣布,仇忠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可却又暗暗咬牙切齿:“田九这小子,待游戏结束一定要了他的命。”

    “何忠,是不是该咱们交易了。”正当何忠心绪起伏之际,仇大海已经站了在他的面前。

    “交易!”何忠在仇大海的提醒下,无奈了站起身来,与之一起来到了公证人面前。

    “请二位公证人公证吧。”陆勤说道。

    话音一落,赵斐、司若水二人竟然将事先准备好的契约书分别交予二人确认,随后便进行了签字画押。

    “这是怎么回事?”陆少云见此情形,不由得满腹狐疑。

    “很疑惑吗?”陆勤冷冷说道:“他二人第五轮交易的钱、粮数与交易的方法,早就写在了第四轮的交易书中。”

    “什么?”陆少云大惊失色。

    “先生,将仇大海、何忠二人的钱、粮交易书拿给少云看看!”陆勤吩咐道。

    “何忠,银十八两五钱,干粮一袋加两块!”

    “仇大海,银十八两五钱,干粮一袋加一块!”

    陆少云看完交易书,算出两人现有的钱、粮数后,气得全身颤抖。

    “若是能沉得住气,未尝没有机会取胜。”陆勤叹息道:“可惜啊,当你以全部银两换得契约卷的那一刻,虽然保住了性命,可却已经是个失败之人。”

    一直与陆勤针锋相对的陆少云此刻却再也没有游戏开始时的心气,默然无言。

    “交易!”众人皆以为尘埃落定之际,方才看上去虚弱不堪的佟博突然站起身来,与田九一起来到了陆勤面前。

    “你们要交易?”就连老谋深算的陆勤也不禁心中暗惊,猜不透这是为什么。

    “对,交易!契约书还是由在下来写。”此时的佟博比之方才可谓精神了数倍。

    “请二位公证人公证!”待佟博写好契约书后,陆勤脸色阴晴不定,却依旧吩咐道。

    “二位都想好了吗?”赵斐将写完的契约书交予陆勤看罢,得到示意后,问了一句。

    “想好了!”这次,田九率先开口说道。

    “在下自然是要交易的。”佟博慢悠悠的说道。

    “请二位签字、画押。”赵斐将契约书分别交予二人。

    “他到底想做什么?”何忠见已经排名第一,稳操胜券的田九突然与佟博进行交易,心中疑惑万分。

    “原来方才的半死不活都是装出来的?”待二人交易完毕,陆勤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四磨消天丹对你没有效果?”

    “员外此言差矣,博的确已经到了极限。”佟博摇了摇头。

    “那你为何还能。。。。。。”陆勤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