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哥,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去追那婆娘?”一众护卫义愤填膺,恨不得将黑衣女子撕碎。

    “哼!咱们这么多人,那婆娘却肆无忌惮的挑衅,你们说这是为什么?”黑岩虽然也很是恼怒,可头脑却十分冷静。

    “大哥,这是为什么?”一众护卫却不能理解。

    “很明显这是对方的诱敌之策,若是追上去,还不知道有多少陷阱等着我们?”黑岩毕竟是毒士蒋蝠心腹,耳渝目染之下对敌我的态势有着精准的分析。

    “说的对啊!”众护卫纷纷附和,其中一个护卫却问道:“大哥!既然不追那婆娘,难道咱们就这么退出纸庄?”

    “对啊大哥,这样岂不是太便宜那婆娘了?”经这名护卫提醒,众人纷纷问道。

    “哪能便宜了这婆娘?”黑岩指了指瘫软在地,瑟瑟发抖的林三,吩咐道:“你们,将那废物架过来?”

    “是!”两名护卫挽起袖子,一脸鄙夷将林三架到了黑岩面前。

    “众兄弟浴血奋战之际,你在做什么?”黑岩绕着林三缓缓走了一圈,不紧不慢的问道。

    “大、大哥,我、我。。。。。。”此时的林三,脑袋里一片空白,哪里知道怎么回应黑岩的问话。

    “众位兄弟,你们说说该怎么处置林三?”黑岩却卖着关子,转身问起了一众护卫。

    “咱们死了几位兄弟,都是林三这废物害的,杀了他偿命!”一名护卫提议道。

    “对,杀了他偿命!”其余护卫顿觉有理,齐声喊道。

    “杀了他?”黑岩嘴角便露出一丝阴笑:“那既便宜林三这个废物,又便宜那婆娘!”

    “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众护卫被黑岩一席话说得面面相觑。

    “林三!我也不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会给你个机会将功赎罪!”黑岩笑道。

    “谢、谢谢大哥!”一直浑浑噩噩的林三,听到黑岩如此说,这才松了口气。

    “为了防止那婆娘逃跑,你就守在这里吧。”黑岩笑着拍了拍林三的肩膀。

    “大哥,我。。。。。。”林三听了顿感不秒,立刻想跟黑岩说些什么。

    “将他放下,咱们走!”可黑岩根本不给林三机会,朝着身后的护卫说道:“记得出去之后,将密道封了。”

    “遵命。”众护卫明白了黑岩的用意,应声道。

    “不好,他们要将出口封闭!”伏于天花板上方的黑衣女子,听到黑岩的话,顿时按捺不住,想要再次跃下。

    “不可以,否则会正中那人下怀。”沐绫右掌按在黑衣女子的肩上,适时阻止了她。

    “放开!”黑衣女子肩膀耸动,回身一掌击向沐绫。

    天花板上方本就空间狭小,无法闪避的沐绫只得硬接了黑衣女子一掌,当二人双掌向触的那一刻,只觉一股寒意直击心房。

    沐绫识得这股寒气的厉害,体力内里一吐,身躯借着黑衣女子击打之力,后退了数步。

    “你发什么疯,若真这么想死本掌柜也不拦着你。”沐绫见自己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火气也上来了。

    “在进入这间造纸室之前便有言在先,你出谋我出力!”黑衣女子并未乘胜追击,却以剑指向一直昏迷不醒嫣然,冷声道:“若是你的计策不灵,我便先杀了这个累赘。”

    “你敢?”沐绫手持软鞭,怒视着黑衣女子。

    “沐掌柜可要试试?”黑衣女子将剑尖朝着嫣然脖颈贴近了几分,锋利的剑刃将她的皮肤划破,鲜血直流。

    “若非本掌柜的计策,这些护卫哪能被你轻易伏击?”与黑衣女子对视了数息之后,一向性情刚烈的沐绫为了嫣然的安全,放缓了口气。

    “杀了几只狗,并不能脱困!”黑衣女子动了动手中的软剑,语带威胁:“现在被困于此处,你说该怎么办吧?”

    “若是掌柜救得人之后,不能顺利出得紫烟阁,可去纸庄。”被黑衣女子如此一问,沐绫的思绪又回到了那次与佟博的对话。

    “为什么要去纸庄,难道偌大的紫烟阁就没其他的地方可去?”沐绫作为紫烟轩的掌柜,自然不能理解。

    “因为只有进了纸庄的地下造纸室,才会有一线生机。”佟博斩钉截铁道。

    “那纸庄的里的生机是什么?”沐绫问道。

    “阁内的二号客卿李无伤,与佟某第一见面,便是在纸庄天花板上方的密道中!”佟博笑着说出了当时密道中的情形。

    “李无伤、李无伤!”提起这个名字,沐绫便面若寒霜,冷冷说道:“若是查明天豪确为他所杀,本掌柜定然不会放过他。”

    “佟某是从钱庄的入口进入密道,而出口在纸庄的地下造纸室,掌柜可觉得哪里不对劲?”佟博并没有接下沐绫的话茬,而是自顾自的往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