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廷尉府的卷宗室里分五排放置了五个长木架,上面堆满了各类卷宗,有的已经好久都没有人查阅了,落满了灰尘。

    “仁哥哥,这里怎么一股味道?”柳凝诗刚走进卷宗室就捂住了鼻子,皱起了眉头:“这偌大一个廷尉府就没有专人管理这卷宗室吗?”

    “本来是有的,可是前一阵告老还乡了。”鬼面无奈的双手一摊:“柳姑娘,我们这廷尉府可是清水衙门,郅大人为了省银子也就没有再召入廷卫。”

    “哼!怎么跟翔云哥哥。。。。。。”柳凝诗刚想调侃一下,顿时心中一痛,岔开了话题:“这里真能查到那些人的前尘往事?”

    “放心,只要在廷尉府审过的案子,一定会有记录。”鬼面拍着胸脯:“我还依稀记得,户部有二十六个差役与户部尚书李崇德起了冲突,还是我带着廷卫才将此事平息的。”

    “快查一查这二十六个人的姓名?”柳凝诗也顾不得味道大,走到第一排的架子上,用手拍了拍卷宗面上的灰尘就开始翻看起来。

    “那我就从第五排开始找吧。”鬼面也走到了最后一排的架子开始翻看。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柳凝诗站在第三排的木架边,兴奋的叫了起来:“仁哥哥,快看,是不是这些人。”

    “凌远、周慎。。。。。。”鬼面接过卷宗,浏览一番:“不错,正是这二十六人。”

    “那他们是为什么与户部尚书李崇德起了冲突?”柳凝诗不解的问道:“难道又是因为银子?”

    “不仅仅是银子,而是尊严!”鬼面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也是肃然起敬:“此二十六人原本皆为平蛮军的成员,从军中退下来之后,朝廷便将他们安置到了户部当差;可是李崇德此人却打心底里看不起这群人,所以他们的俸银,地位远远不及其他差役,甚至还被其他人歧视。”

    “这李崇德也太过分了,不管如何他们都是国家的有功之臣啊!怎么能如此对待呢?”柳凝诗不禁替这些人抱不平起来。

    “是啊!”鬼面轻叹了一口气:“可是他们原本以为忍忍就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辈子;直到有一天,李崇德下令取消这二十六人的俸银,而是以绢帛等物代之;这道命令仅仅是针对这二十六人,美其名曰试行令。”

    “就是说,他们领了这些绢帛等物还需要去集市换成银子。”柳凝诗脑海中想着那二十六个人充满敌意的眼神和瘦得像芦柴棒一般的身材,一张俏脸上蒙上了一沉寒霜:“可是就算卖了这些绢帛,也亦未必能顶得上原先的俸银。”

    “正是如此,所以他们便失去了理智,一起围攻了户部大堂。”鬼面说到此处也是微微动容:“那日李崇德和手下的心腹被这二十六围困了在大堂内整整两个时辰,若不是我带着廷卫赶去,后果不堪设想。”

    “那后来这二十六个人怎么去了天峰衣铺?”柳凝诗听得鬼面的叙述也觉得惊心动魄。

    “虽然我也很同情他们,可是依法必须将他们驱逐出户部。”鬼面将手中的卷宗放回了架上:“是沙尔巴同情他们,便让自己的侄子沙天峰将这些人全部收留。”

    “仁哥哥,那罗悲是不是平蛮军中的人?”柳凝诗想到王妈、与小土豆他们眼中充满着愤怒,心道:“他的一系列特征与李老实馄饨店的小二描述可是一模一样。”

    “不错,这个罗悲确实曾是平蛮军的一员,只因出事的时候不在金陵城中,而他又是沙尔巴的外甥,所以躲过一劫。”鬼面分析道:“这些人都是户部出生,熟悉税差的一切习惯,又能轻易的拿到差服,加上他们对朝廷的不满,做出这种事情便合情合理了。”

    “可是,他们调换那些真税牌的假税牌是从何而来?”柳凝诗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还有那个偷换税牌的魁梧汉子和这些假税吏是什么关系?”

    “柳姑娘,我们还漏了一个地方没有查。”鬼面突然灵光一现。

    “什么地方?”柳凝诗问道。

    “大年铁匠铺!”鬼面朝着卷宗室叫道:“来人,与我们一起去大年铁匠铺。”

    金陵城东城门边搭起的凉铺中,一个胖胖的中年汉子正悠闲的坐在一个淡青色的蒲团上喝茶,眼睛却盯着城门口人来人往的过客。

    “你?就说你呢?”胖汉子朝着一辆刚要出城门的马车一指,又朝着守城门的卫士叫道:“你们还楞着干嘛,还不查查车上的箱子?”

    “是,大人!”两个卫士手中长矛朝着马车一栏,另外两个卫士已经跳上马车准备强行开箱。

    “大人,大人!草民是正经的个生意人,还请大人明察。”马车前方一个穿着华服的商客赶紧来到中年汉子身边,塞了一锭银子:“一点小意思,

    请弟兄们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