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二哥,这丫头快力竭了。”左天豪见柳凝诗的身形比之方才有所减慢,顿时大喜:“出绝招吧,我要活的。”

    “这个老三,看见女人脑子里就不知道想什么了。”短剑汉子竖起两根指头,嘴中默念咒语,他那原本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短剑闪动着耀眼的雷光。

    “雷光?”柳凝诗正在一筹莫展之际,看着光芒心中一动:“记得在密室,翔云哥哥在破水雷屯之屯卦时。。。。。。”

    “唔!”柳凝诗稍一分神,短剑汉子发出的两道雷光贴着她的双臂的边缘而过,将她的绸衫划出两道长长的口子。

    “二哥,干的漂亮。”左天豪见柳凝诗吃了亏,加紧催动内劲,使得鹰形的融合拳劲较之原先更加的快了。

    柳凝诗反持龙形匕,只两个闪身就来到了短剑汉子的面前,一刀刺向他的面门。

    “哼!看我电晕你。”短剑汉子举起雷光剑就要招架,可柳凝诗这一刀却只是佯攻;她的双眸发散出了蓝色的光芒,使得短剑汉子脑海中产生了一瞬间的恍惚。

    柳凝诗眨眼一笑,双足一点自短剑汉子的头顶跃过,可她身后追击的拳劲却没有这个时间反应,“轰”的一声撞在了短剑汉子的身上,将他击退了数步。

    “二哥,你没事吧。”左天豪见自己的拳劲没追上柳凝诗却是误伤了短剑汉子,急忙上前一把扶起了他。

    “哇!”短剑汉子捂着胸口,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恨恨的盯着柳凝诗:“臭丫头,真有你的。”

    “哼!你们乱杀无辜,今日要为小土豆报仇。”柳凝诗刚想展开身形,却觉全身发麻,不能动弹。

    “臭丫头,我二哥发动雷光剑的时候,周身三尺之内都会布满他内力凝聚雷粒子;你虽然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让他受了伤,可自己也会中招。”左天豪狞笑着逼近的柳凝诗:“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做我的女人。”

    “嗖嗖嗖。”两颗飞蝗石击向左天豪,一颗飞簧击向一边喘着粗气的短剑汉子:“柳姑娘,也不知道等等我,一个人吃独食有意思吗?”

    “翔云哥哥,谁让你跑的那么慢?”柳凝诗虽然中了招,可听见佟博的声音,心却定了。

    “又是你?”左天豪满脸狰狞之色,身上的黄光又渐渐凝聚起来挡下了飞蝗石:“你到底是谁,三番两次坏我好事。”

    “我也很好奇,既然你也是那边出来的,应该知道规矩,为什么管这闲事?”短剑汉子一剑挡开了飞蝗石。

    “规矩?”佟博冷哼一声,走到了柳凝诗的身旁,内力一动便将她体内聚集的雷粒子渐渐的吸到了自己的掌中:“若不是你们杀了不该杀的人,我才懒得管这些事。”

    左天豪与短剑汉子乘着佟博说话之际,慢慢的靠拢在一起;二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双双望竹林深处掠去。

    “又想跑。”佟博右掌用力一攥,手中的雷粒子瞬间消失,而左手中的银链一甩,缠住了一根未断的细竹竿微一借力,双足又踩在了另一根细竹竿上,就这样连弹三次,整个人携着一道劲风闪到了二人跟前。

    佟博的右拳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一圈黑色的劲气包裹着,矮着身子从左天豪意想不到的位置,斜向击向他的右胸膛。

    左天豪没想到佟博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快,眼看躲闪不及,他一把拉过短剑汉子的身躯档在了自己面前。

    “你?”短剑汉子怎么也没想到,左天豪居然拿自己当挡箭牌;他的右胸在触碰上佟博拳头的那一刹那,顿时被一团黑色的火焰灼烧起来,不多时便留下一个拳头大的空洞。

    “二哥,对不起了;如果有一个注定要死,那也只能是你。”左天豪咧嘴一笑,掷出一颗烟玉消失的无影无踪。

    “翔云哥哥,真是可惜,让魁首给跑了。”柳凝诗虽然被佟博吸去了体内的雷粒子,可是依然感觉乏力,走起路来也跌跌撞撞。

    “放心,别看这家伙长的是五大三粗,可性子却是又奸又滑又狠;他的目的还没达成,早晚还会再出现的。”佟博动了动自己的那略带灼伤的右掌:“我们回去吧,看看鬼面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廷尉府的大堂,罗悲双手双脚均带着镣铐跪于大堂之上,他的身后还跪着五个天峰衣铺的平蛮军;堂中央的郅善冷着面孔,就这么盯着他们,一句话也不说。

    “启禀大人,平蛮军死亡二十一人,我方廷卫死亡二十五人。”鬼面衣袂飘飘的走进大堂朝着郅善作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