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里是?”漆黑的夜色中,佟、柳二人的身形出现在一处空旷的土地上,中央还供奉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巨大香鼎。

    “翔云哥哥,这里恐怕是万佛寺!”柳凝诗环顾的一下周围的环境,一眼看见了香炉后面万佛殿的牌匾:“米苏姑娘便在这里被左天豪虏劫的。”

    “原来遮天林的领域出口是通往万福寺的!”佟博也瞧见了万佛殿:“这王定渊心思够缜密的,居然将万佛寺与遮天林给打通了;还有,这左天豪与王定渊之间到底有有没有关系呢?”

    “哐哐哐!”寺中又响起了那悠远的钟鸣声,一个白袍小沙弥站在佟、柳二人身后双手合十:“夜已深沉,不知道二位施主来我寺有和贵干?”

    “小师傅,是你?”柳凝诗一转身,瞧见小沙弥那张俊朗的面庞,立刻就认出了他就那日与自己交过手的人。

    “原来是女施主!”小沙弥双手合十:“不知可曾追到虏劫米苏姑娘的那位施主?”

    “哎!追是追上了,不过又让他给跑了。”柳凝诗提到米苏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知道这么位小师傅怎么称呼?”佟博朝着含笑朝着小沙弥施了一礼。

    “小僧法号智远!”小沙弥仔细的打量着佟博:“瞧施主模样,似乎受伤不轻,不知道可需要帮忙?”

    “智远师傅,可否让我二人在这寺在留宿一宿?”佟博累到已经不想疗伤,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翔云哥哥的确受了伤!”柳凝诗扶着佟博的手臂:“小师傅就帮帮忙,一宿就成。”

    “客房还剩一间!”智远看着佟、柳二人,一脸的犯难:“二位施主你们看。。。。。。”

    “还真是不巧的很!”佟博也是一脸无奈:“要不柳姑娘你去客房,我随便找个地方睡一宿就成。”

    “这不是柳姑娘吗?”正当三人犯愁之际,一个皮肤黝黑,身着藏青色长衫的少年缓缓而来。

    “叶哥哥?”柳凝诗待少年走近之后,惊讶问道:“你怎么也来这万佛寺了?”

    “叶某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来万佛寺礼佛!”叶虎朝着智远双手合十施了一礼:“柳姑娘也是来礼佛的吗?”

    “叶哥哥,我与翔云哥哥也是阴差阳错的来到此处。”柳凝诗瞧见了佟博使的眼色,故意将话说的含含糊糊。

    “卑职佟博,见过叶护卫。”佟博只是玄武院一个最低等的巡夜护卫,见了一般的护卫都需要行礼。

    “原来此人便是左天豪口中的佟博。”叶虎不动色托住了佟博拱着的双手:“都是京卫府的兄弟,佟护卫不必客气;柳姑娘,瞧你神色,是否遇到了什么困难?”

    “叶哥哥,我与翔云哥哥想在寺中留宿一宿了;可是客房只剩一间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柳凝诗瞧了瞧一筹莫展的智远,显出无奈之色。

    “这好办!柳姑娘可以单独住那间客房。”叶虎微微一笑:“在下所住客房还算宽敞,若是佟护卫不嫌弃,可去我那边将就一晚如何?”

    “这?只怕会打扰叶护卫休息吧?”佟博推辞道:“卑职四海为家惯了,随便有处歇脚的地方就好!”

    “佟护卫这脸色似乎不太好啊。”叶虎不再给佟博说话的机会:“就这么定了!刚好,智远师傅一会要来讲禅,大家一起听听!”

    “那卑职便恭敬不如从命了。”佟博见叶虎如此盛意拳拳,也想见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不再推辞。

    廷尉府的捕房中,鬼面正托着下巴打着盹,突然一个廷卫急冲冲的跑了进来:“大人,那李鼠与米苏姑娘不见了!”

    “什么?”鬼面一惊,又瞧了瞧时辰:“还未寻到翔云与柳姑娘的踪迹吗?”

    “已经派出所有的廷卫去找了,还未有消息!”廷卫恭恭敬敬的朝着鬼面拱手道。

    “这李鼠真是糊涂,想带着米苏姑娘远走高飞?”鬼面摇了摇头:“事情哪会这么容易?”

    叶虎所住的客房在寺中的东偏殿,房中和西偏殿的客房一样有一个“禅”字,可占地面积却多出近三分之一。

    “叶某一直未能明白何谓因果?”叶虎端坐一个灰色蒲团之上,朝着对面的智远双手合十:“还望智远师傅能为我解惑!”

    “物有始终,事有始末;种何因,得何果!”智远端起了台案上的杯子抿了一口:“就如这茶,施主加了苦叶,那味道必然为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