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起来吧,刚好我这身边缺人用。”尹天烽朝着小厮抬了抬手:“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我。。。。。。”小厮一下子呆住了,他万没想到以自己一个低等下人的身份会得到三顺总掌柜的另眼相看。

    “怎么?你不愿意?”尹天烽依旧笑眯眯的瞧着小厮。

    “愿意,当然愿意。”小厮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朝着尹天烽叩首道:“小人定当为总掌柜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二叔如今将这三顺打理的井井有条。”尹莹见尹天烽处理事情有条不紊,不禁感叹:“爹,若您还在人世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小莹,这次回来准备住多久,应该不会再回洛阳了吧?”尹天烽的问话将尹莹的思绪拉了回来。

    “侄女在金陵会呆上一阵子,然后再回洛阳!”尹莹理了理思绪,朝尹天烽笑了笑:“不知道叔父亲自来金陵,又为了什么事?”

    “小莹你应该知道,这金陵乃天子脚下,做生意得守规矩。”尹天烽面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可近些年,总有风声说这钱竹青不守规矩,故而过来看看。”

    “钱师兄吗?”尹莹想到自己这位师兄,不禁暗自摇头:“志大才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咚咚咚!”尹天烽正细细品味着秋落雁,内堂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吧。”尹天烽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秋落雁,朝着跪地小厮抬了抬手:“你先起来。”

    “不好了,钱庄来了两个金陵令府的衙役。”一个小厮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钱掌柜死了在万佛寺,让我们去认尸呢。”

    “哎呀!还真是多事之秋啊。”尹天烽得到了钱竹青的死讯却一点都不着急,反而更加从容淡定:“本想歇息一日,看来也成奢望了。”

    无间乐坊的幽兰间内,假山上的水依旧“哗哗”的流入小型池塘内,而蒲团上的左天豪眼神迷离的左手搂着碧儿,而右首便的泪儿将酒樽中紫红色的葡萄酒喂入他的嘴中,好不惬意。

    “活着真好啊,还能喝到这葡萄美酒。”左天豪右手不老实的摸了摸泪儿的脸颊:“你说是不是,小美人。”

    “哎呦!左大爷,你好坏啊,竟占人家便宜。”泪儿风情万种的朝着左天豪撒起娇来。

    小型池塘里的假山再次分开,胖胖的卢炜再次当先而出,一脸严肃不见了往日的笑容;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朝着泪儿、与碧儿挥了挥手,二女见状便心领神会的退出门去。

    “我说卢员外,天豪这酒还没能尽兴,你怎么就让她们下去了?”左天豪打了一个嗝:“扫兴。”

    “哼!酒随时都可以喝,可本座却不是随时有时间来见你。”卢炜依然一言不发,就这么老老实实站在一旁,从池塘后面又走出一个将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衣人。

    “你就是特使?”左天豪斜眼瞧着黑衣人,又仰起脖子将酒樽中剩余的葡萄酒一饮而尽:“架子够大的,居然让我等上这么久?”

    “没想到,居然最后来与本座会面居然不是神算左天谋?”虽然看不见黑衣人的面容,却从他说话的语气和眼神中就能感觉到此人的傲气:“也是,死人是没法说话的。”

    “你说什么?”左天豪面色一寒,起身一掌朝着黑衣人的面庞击去:“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牛鬼蛇神。”

    “嗯?这是?”黑衣人一动未动,可左天豪却感觉有一道无形的气墙挡住了他的掌力;渐渐的,他手掌也泛起了黄色光芒。

    “唔!”左天豪不但未能碰到黑衣人的半根毛发,反而被弹退了数步,寒着脸一字一字道:“无形真气。”

    “左天豪,算你还有点见识。”黑衣人锐利的眼神就这么盯着左天豪:“你的金刚之躯虽然厉害,不过在本座的眼中却不值一提;若是你不想说正事,现在就可以走了。”

    “哼!”左天豪可不是一个爱逞强的人,否则也活不到今天了;他硬生生的忍下了这口气又坐回了蒲团上。

    佟博来到了南偏殿的客房中,刚进到屋子里,柳凝诗反手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翔云哥哥,你说这钱掌柜真是左天豪杀的?”

    “钱掌柜是谁杀的这重要吗?”佟博一脸慵懒的找了个椅子靠了下来:“柳姑娘,这间屋子的环境还真不错!”

    “翔云哥哥,凝诗跟你说正事呢!”柳凝诗不满的撅起小嘴:“别岔开话题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