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纲手的回归并没有撼动团藏的火影之位,团藏也没有对纲手采取什么过激的措施,而是让她当了木叶的医疗队队长,以及让自来也与纲手进入长老团,以制衡转寝小春以及水户门炎,相对年轻的自来也与纲手也可以为木叶的长老团带来一点活力。

    对漩涡鸣人,团藏也没有采取什么过激的措施,而是郑重拜托了新晋木叶长老自来也来调教,团藏与猿飞本就是多年来的挚友兼竞争对手,对猿飞的弟子自来也当然也很了解,虽然对自来也的理想不敢苟同,但对自来也的实力还是很看中的,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只有团结木叶所有的力量,才能让木叶的实力稳坐五大国第一。

    之后,鸣人与自来也又踏上了修行的路途,而五大国也归于平静。

    火之国,清风小筑之内,两个在忍界都鼎鼎有名的人相对而坐,门上的风铃轻轻作响,外面杏花飞舞,和煦的春风与阳光共舞。

    团藏穿着火影御神袍,绷带遮住了一只眼,桌子上摆着一副写意的水墨画,正是当年火之国的大名赠送给他的那一幅,而坐在他对面的则是神色冷淡的赤砂之蝎,蝎并没有随意穿一身白衣,而是穿着四代风影专属的御神袍。

    四代风影死后,赤砂之蝎的重新复出在砂隐引起了热烈的影响,无论是长老团的成员,还是平民百姓或是精英上忍,都支持蝎成为砂隐的风影,在这种情况下,蝎认为四代风影的惨死会影响砂隐的稳定,所以自己取代四代风影,对外宣称四代风影未死,以保持砂隐的稳定,蝎成为四代风影之后,又确立了五代风影我爱罗的地位,自己则退居幕后,实则掌控了整个砂隐。

    此时,蝎轻抿一口茶水,淡淡道:“五代火影大人,成为火影的感觉如何?”

    团藏依旧显得十分平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让人想不到他以前是一个无比铁血无情的根部领导人,作为一名优秀的政客,必须要有博大的胸怀,将所有的屈辱与嘲讽当作身外之物,只以利益为重,团藏淡淡道:“老夫是该叫你四代风影,还是赤砂之蝎?”

    蝎浅笑,笑容无懈可击,他赞赏道:“团藏先生一直是我比较欣赏的前辈,当年白牙的死若不是团藏先生从中推波助澜,我可是还要大费干戈呢。至于该叫我四代风影还是赤砂之蝎,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当年的四代风影本就是我安排的一颗棋子,如今我亲自接手砂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团藏低下头,摩挲着这幅水墨画,只是轻叹道:“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四代风影,却想不到当年也曾被你算计,不过白牙却是必须要死的。”

    蝎看着自己的这幅画,自然知道它一直被团藏当作珍品收藏,他淡淡道:“自然是第一次相见,不过我对团藏先生的理想与抱负却是无比的敬佩呢。”

    团藏轻叹一口气,眼前的这个看似年轻实则老奸巨猾的少年让他的压力很大,砂隐如今的实力可是真的强于木叶,团藏淡淡道:“不知道四代风影邀请我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不会是想暗杀猿飞那样来解决我吧?”

    蝎轻轻摇头,淡淡道:“团藏先生此言差矣,我邀请先生来此不过是想让木叶与砂隐成为真正的盟友罢了。”

    团藏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颇为感兴趣道:“不知道四代风影有什么高见?”

    蝎随意摊开整个大陆的地图,只是淡淡道:“五大国存在的时间太久了,不知道木叶愿不愿意与砂隐一同解决一些名不副实的大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