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婉琴收回视线,问道,“楼下有点吗?”

    有人回道,“有的,好像就咱这一层停了。”

    苏婉琴看了眼头顶的监控,淡淡道,“打电话让人上来看看怎么回事,其他人都回自己岗位去。”

    说着看向宋家玉,“你也回吧,给你的资料记得看,我要抽查的。”

    宋家玉扁扁嘴,小声撒娇,“我知道了妈。”

    所有人离开后,苏婉琴四下张望了下,压紧唇角朝着楼梯间走去。

    楼梯间没有窗户,隐隐能修道一些烟味,感应灯没亮,光线特别昏暗,苏婉琴一进来,便看见台阶上靠墙站着一个人,指尖夹着一根烟,

    她抬手关上了楼梯间的门,压着声音,怒斥,“这里是公司,你在这儿动手脚,你疯了吗?”

    “我若不动,监控拍到,你解释得清吗?”对方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丝丝嘲讽。

    苏婉琴沉下脸,“你当初自作主张来这里,你有跟我打一声招呼吗?”

    男子哑声道,“我只是想看看女儿。”

    苏婉琴火大得很,声音压的很低,但仍然压制不住怒意,“我没给你发她的视频吗?没给你她的照片吗?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

    “照片和视频哪里抵得上亲自看一眼?我想听她的声音,想看她的样子,我过分吗?”

    “你这还不过分吗?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

    阴暗的灯光下看不清男子的表情,但是苏婉琴说完这话,他身体猛地一颤,“苏婉琴,你现在得偿所愿,觉得我的出现多余了吗?如果不是为了你和孩子,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处境!这么多年,我有过一句怨言吗?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这张脸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恶心!我把我一生所有的东西都搭了出去,我现在就只是想离我女儿近一点,我的要求过分吗?”

    苏婉琴神色惊疑不定,她瞧着男人阴郁的样子,也一点点冷静下来,语气也变柔和了不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被发现,怕我们这么多年的筹谋毁于一旦,毁了我们的家玉。我知道你疼她,想她,你看她的眼神都不加掩饰,我就怕你控制不住自己说漏了什么,被她发现。”

    见男子不说话,苏婉琴语气缓了缓,“家玉像你年轻的时候,心性纯良,不会掩饰自己,她从小被宋万千养大,一直都觉得那是她的父亲,如果让她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个死而复生的人,她短时间内接受不了的。”

    男人没说话,好久才道,“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打算让她认我。”

    苏婉琴抿唇,“我想,但是你能吗?你用自己换的那点钱,只够我买下韩雅兰给我的那点股份,我怀孕的时候营养跟不上,生了她连奶水都没有,可怜家玉从出生起就体弱多病,这时候你在哪儿呢?你不要觉得你做出了牺牲,就要裹挟我什么,我没有逼你,是你没本事给我们母女更好的生活!”

    “你看看家玉现在的生活,她是宋家千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宋万千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她留过学,琴棋书画,什么都会,她什么都不用做,只是站在那里,别人都要对她尊敬三分,你口口声声想认她,你能给她这样的生活吗?你只会成为她人生中的污点!”..

    男人脸色发白,抬起手,狠狠抽了口烟,因为抽得太急太猛,烟呛到了嗓子,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嗽的声音在空旷的楼梯间,显得格外清晰。

    苏婉琴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等男人的情绪平复一些后,才说,“你想看她,想多在她身边呆着我不拦你,但仅止于此,你不要毁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