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就在刘国昶似在外头透足了气,复回应付盛宴之後,一道黑影悄然自二楼餐馆招牌背面窜落,暗暗走至对巷,一双杏眼盯着对面餐馆,正是「铁掌火凤」丁雨兰。

    飞凤绝步,气脉轻盈,加上丈夫车队走走停停,终赶在鹭儿角追上车队,便就此尾随。

    屏气凝神,屏除一切杂音杂念,耳听下方丈夫及那姓唐的秘书所言,尤其是最後寥寥数语,直是怪异到极点,怎又将话说回车祸死几人身上去?偷眼下望,却见丈夫拿出那张唐秘书的「名片」,凝目细看,上头写得竟仅仅是一行地址,猜想必不单纯,暗暗留心记下。

    回想邵崇桧所言,料想丈夫可能真遇上什麽麻烦,当下不作躁进,只紧紧跟着丈夫。

    盛宴直至将近晚间十点,巡守队一个个喝得醉醺醺,步履蹒跚的上了计程租车,回返饭店休息。

    丁雨兰见丈夫与往常一样,喝得晃晃悠悠,不禁冷哼摇头,不过深知丈夫醉酒快,醒酒也快,说不定後头仍有风流行程,便到丈夫下榻的饭店附近环绕游走,暗行监视。

    期间接到丈夫打通讯报平安,藉机问明丈夫住房,从外部辨明房位,好在住的楼层不高,丁雨兰凭藉轻身功夫,自能纵上丈夫住房阳台,就近「照看」。此举几近偷窥控制之属,但为查清丈夫近期行径,也顾不上这许多。

    时近凌晨十二点,街上行人越来越少,若再行游走,便可能使人怀疑,丁雨兰来到饭店对面的不打烊商家,紧盯饭店门口。

    这种蹲点跟监最为无趣,丁雨兰只能拿出通讯器,戴上耳机,小追一波网剧,打发时间,时不时望向窗外。

    过了一集网剧的时间,就见数名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从对街走来,在街边对路过的车辆抚媚招手,猛送秋波。

    想也知道,她们绝不是为了要搭顺风车,丁雨兰虽无法认同这般为求生存而取悦男人的方式,但仍心怀悲悯敬意,毕竟这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做得来的。

    本想瞥头不看,但不知为什麽,眼睛始终离不开其中一名女子,就见那女上围傲人,下臀臃肿,生得粗手大脚,一身贵妇连身裙,手提着包包,宛如水桶的腰,这身材实在不敢恭维。

    丁雨兰微微皱眉,心想这样的身材招得到客人吗?念头方过,惊觉自己已升轻蔑之心,在心里向对方道了个歉,目送她离开。

    眼看时间已将近凌晨两点,想来这时间丈夫应该不会再出门了,打算去找找那名片上的地址,也许别有线索,再找个便宜旅宿,整服梳理一番。

    火凤性烈,却不鲁莽,为保险起见,还是先到丈夫住房的阳台看一眼。凤羽轻盈,数个闪身,避过饭店监视器,来到丈夫所住房间外,偷眼内望。

    果见丈夫那大大的肚子撑起被褥,面向内侧,与其同房的友人早在另一床睡得鼾声如雷。

    丈夫安然酣睡,理应心安,但火凤却感一丝不对,从没见过丈夫成蜷缩睡姿,那鼓起的被褥也无呼吸起伏之状,丁雨兰疑心大起,悄悄潜身入内,来到丈夫床边。

    却见被褥中只藏着鼓起的枕头及沙发靠垫,刘国昶早已不知去向。

    火凤差点惊呼出声,自己可是亲眼看着丈夫回到饭店,且守在饭店四周直到凌晨,无论乘车或步行,只要丈夫晚夜出行,必逃不过她的法眼,丈夫究竟是怎麽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掉的?

    这麽晚了,能去哪里?又去做些什麽?相处二十余年,从不知道丈夫竟如此神秘。

    那假名片上的地址浮现脑海,如今也只剩这一个线索,当下强压内心惊疑,蹑手蹑脚的将布置重新归位,一个闪身来到阳台,翻身落下,单脚点地,立即动身前往名片地址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