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果然第二日,锦帆校尉甘宁便带领三千锦帆壮士,在武州占婵海港上岸,赵云亲自前往港口码头迎接。

    已经被黄忠驯服的甘宁,对赵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副恭敬顺从的样子,叫赵云很是受用。

    中午时分,赵云在占婵县为甘宁与郑良举行了接风宴会,甘宁部下七员水将悉数到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赵云还没有提及安置诸将之事,甘宁就已经坐不住了。

    甘宁举杯朝赵云恭恭敬敬的说道“我甘宁甘兴霸,最不服天不服地,今生只服大将军一人耳!大将军与在下同龄,出身真定军伍世家,少年时投入何国舅麾下,诛灭常山八恶与阉党为敌,敢作除国之癣疥,不愿意随污河而流,乃是大丈夫之壮气也。之后又受命于天子,在卢大帅麾下效力,荡平蛾贼战役功勋如洪且不说,还收下了数十万的被弃流民,心甘情愿的被发配乐浪郡,为流民们求得安居之所,在乐浪开疆拓土,扫灭周边异族,创立大汉第十四州武州,从而开创了王道乐土。之间大将军既有仁有义,更有武功盖世,乃我辈之楷模,甘宁万分佩服。大将军又参与平定逆贼张举张纯,会盟天下诸侯共诛董贼,三战吕布游刃有余,将三姓家奴戏耍于鼓掌之间,乃是当世无双上将也,大将军亲临长安,手持私刃生割董贼头胪,又有当世豪侠之姿。如此完美无瑕的无双上将,比之惜日西楚霸王,强上百倍不止,我甘宁今生甘为大将军马前卒,还请主公随意差遣!”

    甘宁说罢便饮下杯中酒水,随之又朝赵云下跪行大礼,主公二字已说明其诚心,汉人气节极硬,不能轻易认他人为主,当然墙头草小人除外,像甘宁这等洒脱的江盗,更是十分的难得,如此的曲身躬卑,没有十足的诚心诚意,甘宁决不会轻易下拜。

    赵云见此连忙走下主席位,扶起甘宁激动的说道“本将军得兴霸相助,如高祖得淮阴侯也!日后你我同心同德,一起为天下苦难的百姓,打一片更大的王道乐土!”

    赵云说罢也饮下了手中酒,而后又缓缓的说道“兴霸乃善水猛将,对于水战与陆战皆是我辈中的佼佼者。本侯早有安排,未来依锦帆壮士为基础,建立一支水兵旗,挂于大都护府名下,军队调动指挥直属于本侯,兴霸以校尉军衔担任旗长。水兵旗与横海师不同,不但得由海战能力,还得备用内河水战的功能,水兵们可为水中鬼神,同时又可上岸作战,为两栖作战部队,兴霸可有信心统率水兵旗!”

    甘宁听罢激动的抱拳说道“回禀大将军!卑职帐下有水将七员,锦帆壮士三千,全都是水中英杰,水兵旗的组建不在话下,不是我吹牛,二个月便可形成战斗力,主公就放心交给我吧!卑职愿意立下军令状!”

    甘宁早从黄忠那里来,知道镇军的军队编制,一个旗的兵力,由六千至八千兵力,新编旗只有六千人马。

    新组建的水兵旗,由三千锦帆壮士打底,以一老兵带一新兵的情况,加上七员水将,两名任旌长,另五员任团长,再择四员团才,水兵旗的组建简直就是太容易,二三个月形成战斗力,也是手到擒来之事。

    然而这一些都是甘宁的想法,赵云可是早早早的盯上了七员水将及三千锦帆壮士,全部留给甘宁建立兵水旗,岂不是便宜了他。

    不过甘宁的主动,倒也给了赵云的由头,本来赵云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将水将与锦帆壮士们分掉,配去横海师、郡国水营及台湾水营。

    赵云将自己的大手搭在甘宁的肩膀上,笑盈盈的说道“所有人才全部编入水兵旗,岂不是十分的浪费,而且近一年我们不会有战斗,将专心扩编人马及迁移运输中原人口。让兴霸以一带一组建水兵旗,对于兴霸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不是本侯心胸狭隘,想拆散你们锦帆兄弟,而是武州水将稀缺啊!再者说了,一个小小水兵旗,安置不了那么多人材。本侯也不妨告诉兄弟,水兵旗仅是个过渡,未来还是要并入横海水师的,组成一支宠大的舰队!”

    甘宁听罢沉思了许久才说道“兄弟能在一起共事最好,若是大将军需要,诸锦帆将士该分配去哪里,当然全由主公一人决断,我等谨遵君令!”

    赵云听出了甘宁的勉强,又拍了拍甘宁的肩膀笑了笑说道“兴霸应该也听说过镇东军的军制,本侯从中原回来后,又有了新的改动。镇东军的师长挂副军、偏、裨将军军衔,副师长挂校尉军衔,旅长挂中郎将衔,副旅长挂都尉军衔,旗长挂校尉军衔,副旗长挂别部司马军衔。水兵旗为新编部队,暂且不设置副旗长,两名旌长只挂军司马衔,团长挂军侯衔,就算是才能高一些也才挂别将军衔。老实说别将军衔才低了,但也是没有办法,这是军事制度!”

    甘宁听后赶忙抱拳躬身说道“主公!卑职挂什么军衔都无所谓,其实兄弟们都一样,只想跟随主公开创王道乐土,还是那句话,一切由主公决断!”

    赵云摇了摇头说道“兴霸此言差矣!武州并是本侯一个人的土地,而是我等为天下苦难的百姓开创王道乐土,当然包括你我在内,也是其中一员。我赵云从不搞一言堂,众兄弟打死打杀,是为了有个好出身,军衔对等的是将士的能力。兴霸你要知晓,不是说诸位投入本侯麾下,就必须任本侯随意差遣。流民百姓到了武州后,尚且可选择务农或从工,甚至是直接去考各科学院,更何况是诸位锦帆壮士了。”

    赵云扫视了一圈后又说道“诸位皆是水中异士,乃是镇东军最稀缺的人才!在此本侯也就开门见山了,水兵旗只留一千五百壮士及两名水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