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言尽于此赵云又审视着堂内参加宴会的锦帆军官,今天并不是甘宁一个人的事,虽说三千多人全看甘宁一人的态度,但并不代表所有人会心甘情愿的被拆分,就算甘宁勉强答应了下来,也会有人在背地里责怪甘宁。

    赵云想通过自己的言语,帮一帮甘宁,以军衔一事便可做为由头,必竟入伍当兵谁不想混个高军衔了,赵云也看出甘宁的为难之处,故而着重提及军衔。

    审视一圈后赵云又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横海师要扩编,需要两名水将担任旌长,将挂军司马军衔,武州郡国兵也需要两名水将,挂军司马军衔,台湾水营需要一名副都尉,统率台湾的水旌,此将挂别部司马军衔!横海师不必多言,以海上作战为目的,指挥战船作战的能力是必备的。郡国水营则是负责,武州三江河道的治安,同时作为水兵的后备储备。台湾水营则比较重要,远在南疆海域,时常要独立作战,护航商贸船只,其才能必须较全。诸位的各方能力,本侯并不了解,包括三处各需要精英壮五百,全由兴霸与诸位共同商议决定!”

    副都尉挂别部司马军衔并不矛盾,因为镇东军并没有副都尉军衔,而郡国兵中却有副都尉武职。

    都尉与副都尉本是郡国兵中的官职,赵云将都尉定为镇东军的军衔之一,但与郡国兵的都尉并不能对等而论。

    台湾都尉其实原为武州牧府治下,如今转入大都护府,又归入镇东军范畴,其官衙性质并没有改变,属于郡与县之间的官衙,所以台湾都尉即是军衔又是武职。

    别部司马军衔,也是七员水将中安置的最高军衔,七人如何安排由甘宁等人,自行去商议决定,算是赵云给甘宁足够的脸面。

    锦帆众将士,虽说是各奔东西,但也是有一个好的前程,包括分配出去的普通士卒,也会成为军中的骨干,普通士卒多能混得军官军士,反倒是成热门抢手。

    本以为话题到此结束,甘宁听后却没有回去商议的意思,反而又举杯说道“锦帆兄弟们!随我甘宁许久,一直在长江上讨生活,收取来往船只的过路费!讲好听一点,咱们是反抗世道不平的壮士,说难听一些,咱们其实就是江盗水匪。我曾经想过,为兄弟们寻一个好去处洗白匪名,可惜与刘荆州谈判多时,却没有最终达成协议。其实是我甘宁自己,瞧不上刘荆州的文弱,心中总想寻一名盖世英雄投奔。如今镇东大将军肯接纳我等,给我们千石的官职,已是大将军的仁德爱才,不嫌弃我等身份。当然大将军也是我甘宁誓死追随的英雄,就算没有任何官职,我也甘愿为大将军马前卒,更何况大将军如此优待我等。我本人没有任何异议,忠心领受大将军的安排,但我不能全权代表三千锦帆将士。武州乃是当世真正的王道乐土,诸位若对安置心怀不满,可以选择离开,又或者不想再打打杀杀,想在武州安居乐业,大将军已言明,他允许诸位自由选择!”

    赵云听罢愣愣的看甘宁,心中对甘宁又加深了几分认识,虽然锦帆壮士们,投奔武州早有了共识,可是安置官职军衔,却事关个人的待遇,难免有人不满。

    甘宁也不私下商议讨论,而是直接在此公开言,其一已表明自己的态度,心中坦然自若的接受赵云的安排,不搞私下里的讨论,给众将一个坚定的心气。

    其二又对得起锦帆一众,不强求不裹挟,再给众人一次的机会,一旦决定接受安置,就不可有二心。

    其三向赵云表明了忠心,在赵云面前锦帆一众人等,没有私事只有公事,兄弟感情不可混为一谈,在忠心面前决不会私心。

    甘宁的坦荡爽朗,充满了侠义忠心之气,也足以感染众人,从中还能看出,甘宁有独特的统帅气质,让赵云很欣赏。

    在场的锦帆七将,并没有迟疑,而是齐齐起身,举杯随甘宁一同朝赵云敬酒,齐声说道“我等谨遵大将军旨令,甘愿为大将军马前卒!”

    赵云见此也举起酒杯喊道“诸位将士不必拘礼,我等同心同德,便是同袍兄弟,一起努必能创立一番事业。来!诸位一并共饮起杯!”

    甘宁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后说道“方才主公已介绍了各个去处,兄弟们也都愿意任主公安置,不过主公有言在先,他不了解兄弟们的才能,委任我甘宁来分配,我托大接下此委任!”

    甘宁说罢看向赵云,赵云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兴霸要在此决定分配事宜,本侯便愿意一旁旁听,由兴霸来处理此事!”

    甘宁与赵云仅是初见,今日却产生了默契,做为上位者可谓是心心相通啊!两人便在此唱了一出好戏,当场就要分配七员水将,正所谓打铁趁热,这也是一种坚决的手段,不给水将们后悔或抱怨的机会。

    甘宁向赵云又行了一礼后说道“我们先从水兵旗说起,水兵旗为主公直属亲兵,乃是镇东军的水陆精锐,两名旌长必须水性好,具备超强的水鬼能力,有指挥战舰水战,同时有指挥陆战的能力,各人武力值不可太低。我对诸兄弟们的能力,也是极为了解,兄弟们之间也都有数。综合各方面才能,沈弥与娄发、严业三人可担当此职,可是又考虑到台湾水营的独立特殊性质,所以只有沈弥兄弟适合担任台湾副都尉,娄发与严业兄弟则留在水兵旗担任旗长!”

    甘宁话音刚落,沈弥三人便出列领受任命,甘宁部下七将,以沈弥与娄发的能力最强,两人还是历史留名的将领。

    同时二人是锦帆贼的创始人之一,可以说是锦帆贼的原始股东,是甘宁最为倚重的副手。沈弥去台湾,娄发留在甘宁身边,此等安排可谓是恰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