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有沈弥三人带了好头,甘宁便继续朗声说道“横海师乃是海上作战舰队,同时又会参与大江大河的作战,也有负责后勤保障的重任。而武州郡国水营,则是镇东水兵的后备,将负责武州三江水域的辑盗治安,根据其他兄弟的专长,杨则与杜弋更适合横海师,甘思与文山则调入郡国兵水兵!”

    杨则四人听罢,马上出列上前领命,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而甘宁仍然询问众人可有异议。

    众人还是没有任何表示,赵云才出面说道“任命沈弥为台湾副都尉,统率台湾水营,挂衔别部司马,即日起开始在乐浪组织人员船只,以五百锦帆壮士为基础,成军后随台湾都尉郑良入驻基隆港。任命娄发、严业为水兵旌长,挂军司马军衔,以一千五百锦帆壮士为基础,协助锦帆校尉甘宁训练舰队。任命杨则与杜弋为横海师旌长,分别担任新编第九、第十旌旌长,二将可先选五百锦帆壮士,成军之后待机归建横海师。甘思与文山二将,则带五百锦帆壮士归入郡国兵水营,协助长水都尉貊镂!当然若三千锦帆壮士如何分配,还得由诸位自行商议!”

    一众人等再次领受任命,与甘宁的任命,赵云的发言才是正式任命,仅需武州州牧府、镇东大将军府、安东大都护府,各发正式任命书,发配印信军装,七将便有了官身,无需汉廷批准认证。

    如此武州郡国兵算是满编,州属郡国兵以中郎将沮授为首,校尉夏侯兰为副,下辖五营人马,实为旗编制。

    有骑都尉武安国,骑营军司马岳迁、乐延,步兵都尉童飞,步兵军司马顾功与,旭氐,弓弩都尉杨立,弓弩军司马徐卓与,赵肃,长水都尉貊镂,水营军司马甘思、文山,车兵都尉安沾,车营军司马公孙羽与邛秀。

    当然这也仅是过渡状态,未来警察投入使用,郡国兵将更名为武警部队,连同司法部门也要进行改革。

    台湾都尉郑良,及副都尉沈弥,回到平壤城后不久,便开始组建台湾的舰队,锦帆校尉甘宁也开始组建水兵旗。

    赵云则在年关前,招来了校尉夏侯兰,做为赵云的同乡发小,夏侯兰深受赵云的信任,一直掌管武州与镇东军的司法。

    在镇东方面做为军正,夏侯兰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在州衙以校尉身份掌管司法,却不符合汉朝官制。

    汉朝官制州一级衙门,其实一直是虚级,不属于常置的行政部门,到了汉灵帝晚期才真正的成为一级行政机构。

    州衙以刺史或州牧为行政长官,长史为幕僚性质的秘书长,后世总以为长史是州衙副官,其实长史仅相当于州衙秘书长加办公室主任而已。

    州衙的二把手三把手,其实是驾别与治中,只是以二者也适情况而设,并非所有的州衙都设有二职,所以多数人会产生误解。

    驾别一职也是佐官,有的时候与长史并称,被称为驾别长史,特殊时期可总理州内事务,不加长史时则管理各曹事务,故而为州衙的二把手。

    治中一职则相对比较见,它的出现是为了分驾别的权力,一般治中掌管州衙各曹文书,与长史不同,治中相当于档案室主任,掌握全州的存档文书,偶尔也成为州衙的财政总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