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路清桉到第二关的时候,发现钥匙在北极。

    所有任务者组织在一起,去了北极。

    钥匙藏在深海,没法儿下去拿。

    任务者们集思广益。

    根据雷达检测,深海有人鱼的声波。

    可以通过人鱼拿到钥匙。

    不过北极外围走到这,路上遇到不少怪物,他们很难保证,这人鱼不是用来考验他们的怪物。gòйЪ.ōΓg

    一时间没有其他办法,又只能兵行险招。

    最后和人鱼搞好关系的任务,落在最能叭叭的路清桉身上。

    任务者们往深海里投放了一台仪器,能长时间在深海保持通讯,和人鱼交流。

    仪器等了好几天,才终于有动静。

    路清桉很激动:“你好啊!”

    对面传来奇怪的音频,人鱼显然并不会说人话。

    但不妨碍路清桉单方面跟它唠嗑。

    他和人鱼这样的交流整整持续了一年。

    人鱼是很聪明的物种,那时候的它已经能听懂路清桉的话。

    也用人类的语言和路清桉简单交流一些东西。

    它第一次上岸来找路清桉的时候,路清桉吓了一跳。

    人鱼比他想的要漂亮。

    那条鱼尾巴真长。

    能炖好几锅,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有没有刺。

    路清桉猛夸它:“你的尾巴真漂亮!”

    人鱼说它叫贝尔路斯。

    路清桉又是一顿猛夸:“这名字真洋气啊,我路清桉这么牛逼的名字,在你面前都逊色几分。”

    通过设备旁听其他任务者:“……”

    这家伙真自恋。

    贝尔路斯在深海,同类们很无趣,每天都只会捕猎,它没有被这么夸过。

    它眼眸轻颤,尾巴变了点颜色。

    路清桉庆幸这条人鱼是公的,就不用担心它会被他的魅力所吸引,爱上他了。

    人鱼能主动上岸找他,说明信任他了。

    路清桉再接再厉。

    把它当好兄弟来相处。

    但他没想到,贝尔路斯发情,竟然上岸来找他。

    “我靠你不找母鱼,你特么来找我干嘛?”

    处于发情期,贝尔路斯鱼尾颜色已经很深了,还时不时发颤。

    “我不知道怎么办,”人鱼像是生病了一样,没精打采地说,“很难受。”

    路清桉:“第一次发情?”

    “嗯,刚成年。”

    路清桉皱眉,研究了遍人鱼的结构,发现竟然有两根。

    他卧槽一声,“牛逼啊!”

    “但你别特么用这两根东西对着我!”

    贝尔路斯动了动尾巴,脸色泛红着脸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