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真相大白?什么真相?”

    安江漠然向葛伟群望去,淡淡道。

    葛伟群愣了一下,然后干笑道:“于茜茜是精神病人的真相啊,人都在这里了,什么情况,您不都看到了吗?!”

    “我是看到了,可是,这能说明什么呢?”安江扬眉一笑,冷声继续道:“她现在是精神病人,难道之前也是精神病人吗?”

    “你们把人送过来的时候,她是不是这个样子?”葛伟群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王文正、于大有和于岩沉声道。

    王文正、于大有和于岩慌忙点头道:“对,是这样,没错,送来时就是这样。”

    “你说呢?”紧跟着,葛伟群向石芬沉声问道。

    石芬嘴唇翕动。

    于岩慌忙凑过去,低声道:“妈,您要接受现实,我姐已经疯了,可是,咱们的日子得过下去啊,而且,您现在再伤心,她也好不起来了啊……您放心,等我姐的病再好点,咱们就把她接回家,好好的养着!”

    “疯了,是疯了……”石芬苦涩的点点头,两行泪水沿着眼角淌落,目光再不敢去看于茜茜一眼。

    她这个做母亲的,对不起女儿。

    可是,于岩的话没说错,一家人的日子都要过下去,难道,要毁掉一家人的生活,来要一个真相吗?而且,就算有了真相,于茜茜还能不疯吗?

    “安书记,您听到了的,于茜茜送过来时,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葛伟群见状,当即向安江微笑一句,然后接着道:“如果您觉得于茜茜的精神病成因可能存在其他因素,我可以责成县公安局开展调查工作,查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不过就不劳组织部费心了。”

    “你在指责我越权了?”安江扬眉一笑,淡然道。

    葛伟群摇了摇头,笑道:“安部长,您想多了,我只是觉得司法要保持独立性,不管是任何人,都不要对其进行影响和干涉的好。”

    “说得好啊,希望伟群同志你能够做到言行合一。”安江漠然一笑,然后拿出手机,淡淡道:“既然你觉得我出面不合适,那我就联系一下省政法委的李书记,让省政法委牵头,成立一个调查组,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政法委出面解决,这总不算越权了吧?”

    葛伟群嘴唇翕动,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说不出话来。

    省政法委管的就是政法口的事情,怎么能算是越权呢?

    “葛伟群,你少在这里跟我打马虎眼,你安的什么心思,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而在这时,安江抬起手指着葛伟群沉然呵斥一句,然后继续道:“你觉得我查司法案件越权了,那好,我作为市委组织部部长,现在要调阅一下清水县烟草公司里面那个于茜茜的身份信息,这总没有越权吧?”

    葛伟群一张脸煞白煞白,安江把话说到这份儿上,几乎已经是挑明了。

    只要把身份信息调阅过来,那么,真相就会大白。

    毕竟,身份信息是唯一的,怎么可能会出现两个人一模一样的情况?

    唯一的解释,就是一个人冒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份信息。

    “这位领导,您干嘛非要盯着我们家的事情不放啊?这件事跟您有什么关系?您这么做,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啊?我姐姐已经疯了,查出来什么,查不出来什么,对她来说还重要吗?退一万步讲,就算真有啥问题,难道还能把这些年补给我姐吗?”

    就在这时,于岩不满的看着安江,嘟囔道。

    “就是。”王文正立刻点点头,闷哼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