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间来到同年七月。

    自从叶林萧凭借《罗刹海市》四度封神,拿下【历史最佳】后的七个月里,他只发表了一首作品。

    《海印森罗》不负期待,截止目前累计获取了全网25亿次的付费下载。

    几乎七个月的空窗期,总算是给其他音乐娱乐公司一个喘息的机会。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同行们绝望的发现,叶林萧旧作的生命力仍旧顽强。

    别说是劲歌榜的前十了,都快垄断整个劲歌榜了。

    自从林大神以一首《体面》出道,正式发表上线的歌曲总共有75首。

    现如今的行情是,谁的新歌能拿下当月劲歌榜的第76名,公司老总都会巴不得带领全员开庆祝宴。

    【华清娱乐】这边原本计划是希望在本月筹备召开叶林萧的首次个人演唱会。

    毕竟这是他出道三年整的一个纪念,在商业宣传上也占着十足的噱头。

    但无奈本主的兴致似乎并不高。

    叶林萧望着系统中早就开出来的6首周董神曲,仍旧无法下定决心录制。

    万佛寺梦归法师的那句【欺世盗名】就仿佛无形的阴影,始终阻挡着他继续下去的决心。

    原创作品《海印森罗》能取得全网累计25亿次的付费下载。

    是真的因为我写的好,还是乐迷们的慕名而来……

    原本以为用真正的原创可以给足自己信心,现在却仿佛成了叶林萧的心魔。

    虽然这七个月只发表了一首歌曲,但上线的民乐专辑却卖到爆,以碾压之势超过了徒弟方龙锦。

    只因这期间开系统宝箱,叶林萧又获得了古筝和古琴的大师级技能,并自带前世大夏经典曲目。

    加之之前的琵琶曲目,索性一张名为《红气养人》的民乐专辑应运而生。

    古筝《紫竹调》——养心。

    古筝《胡笳十八拍》——养肝。

    琵琶《十面埋伏》——养脾。

    琵琶《阳春白雪》——养肺。

    古琴《梅花三弄》——养肾。

    slogan宣传语更是别出心裁:【听电子中药,享赛博人生,五音入五脏,还不听起来?!】

    民众不管信还是不信的,都纷纷付费下载。

    毕竟林大神“红气养人”,谁不想沾沾喜气?

    【我老咳嗽,已经在听《阳春白雪》了。】

    【我也是,听完感觉舒爽多了,怪不得白居易说琵琶行,琵琶是真行。】

    【楼上的,《琵琶行》是那意思么?别瞎解释!】

    【养肾不是该听《十八摸》吗?】

    【民乐这么高雅,你也能开车!】

    【不过我还是好怀念林老师每月都出歌儿的日子。】

    【是啊,我也好怀念。】

    ……

    七月下旬,叶林萧独立办公室的房门被轻轻敲响。

    蒋华清手提着煲好的鸡汤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阿叶,听说你没吃午饭。”

    “我不太饿。”叶林萧淡淡地回道。

    蒋华清见状眼眶一红,面前的【讨厌鬼】自从四月回来过后,整个人便显得心绪不宁的。

    “要不我陪你去欧洲最好的医院再详细检查检查吧。”

    叶林萧闻言当即眉头紧锁,厉声道,“都说了几次了,我身体没问题,不是都检查过了吗?!”

    蒋华清抿了抿嘴,知道再唠叨下去又要被骂了。

    阿叶说的确实没错,期间详细检查过多次身体,都没发现任何问题。

    可是他的状态不好也是肉眼可见的,短短的三个月,不仅身体消瘦了两圈,就连脾气都变得暴躁。

    现在身为公司老董的自己和他说话,都要经常看其脸色。

    “那我把鸡汤放下了,你记得喝。”

    “我知道了!”

    “阿叶……”

    “还有什么事?!”叶林萧愤怒地拍打着桌子。

    这一刻似乎充分的证明,由他亲手创造出【赛博养生】的这个概念,根本就是个笑话。

    “你……你流鼻血了……”蒋华清的表情惊恐,一对憔悴的美眸豁然放大。

    “鼻血?”叶林萧刚刚用手擦拭了一下,顿时眼前模糊,径直栽倒了下去。

    ……

    随着帝都医院检查室的大门从里推开,主治医师瞬间便被一群人围得个密不透风。

    蒋天赐,蒋华清,罗紫珊,张小琥,费加罗,肖龚举,文文,薛谦,李钰刚,谭维,王世杰,玲华,曾志仁,Alice,李心凌,国伟,龚琳,周伸,腾歌儿,杜义,冯惜瑜,章碧晨,毛维家。

    此刻众人无不满眼焦急地望着医生。

    “大夫,我大哥怎么样啦?”张小琥一把拉住对方。

    即便已经早早拜师,平日里还总吹嘘自己才是大师兄。

    但这一刻,似乎【大哥】才是他最本能的称呼选择。

    医生连忙安抚众人,并解释道,“病人现在的情况暂时还未脱离危险,经过检查,我们发现他的颅内有血块,按理来说这种病理现象一般都是高空坠物砸伤造成的,可是……”

    “外伤,可是阿叶没有外伤啊?”蒋华清急忙否认。

    平日里二人接触的时间最多,每天姑娘都恨不能将心上人看个千百遍。

    从来没发现过叶林萧的头上有什么外伤,而且之前做过那么多次详细检查,都没发现颅内有血块。

    “那病人有没有可能是用脑过度,急性发作?”

    众人闻言,全都默默低下了头。

    从去年八到十一月,仅仅四个月的时间,阿叶便创作出【34】首新歌。

    虽然这段时间他都以休养为主,但医生的猜测却十分有可能。

    “医生,接下来咱们要如何医治呢?”蒋天赐急忙催问。

    “这……”医生闻言也显得十分为难,“患者的病因还未确定,我们也不敢妄下治疗措施。”

    “棒槌,全是棒槌!”蒋天赐闻言顿时瞪红了双眼,“不论以后我是阿叶的老大哥,还是他的岳父,我都会倾尽全力将这小子救回来!大不了咱们立刻转院。”

    被喷了一脸唾沫的医生抹了下脸,无奈地解释道:

    “转院当然是你们病人家属的权力和自由,不过身为医生我有必要劝你们几句。病人现在的情况十分不稳定,有医护人员随时监督还能安全一些,如果有转院需要希望你们能够提前做好准备,毕竟这样对病人来讲才最妥当。”

    “棒槌,你就是个棒槌!”蒋天赐仍在破口大骂。

    大夫则苦笑一声扬长而去。

    ……

    病房里,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叶林萧紧闭双目。

    同事好友们的窃窃私语他都听得真切。

    高空坠物?呵呵……怪不得院方查不出来,那可是我之所以能够穿越到这里的原因。

    片刻后,熟悉的声音散去。

    估计是医护人员为了避免众人打扰他休息,全都遣散掉了。

    不知过了多久,叶林萧突然感到一只粗糙且温暖手握住了自己。

    几番挣扎,最终他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面前坐着的则是头发花白的母亲。

    “妈……你来了……”

    “唉,别害怕,我和你爸赶回来看你了。”叶母单手紧紧攥着儿子,另一只手则摩挲着他的脑袋。

    “他人呢?”

    “你爸出去吸烟了,听说你突然住院,他都愁坏了。”

    “儿子不孝,让你们操心了,你这头发一夜都白成了这样。”叶林萧眼眶一红。

    叶母闻言默默地低下了头,片刻后喃喃道,“我的……头发不是今天才白的。”

    “什么?”叶林萧一愣,瞬间回忆起四度封神后便不愿与自己通话的母亲。

    “妈,你不是身体也……”

    “我身体没事。”叶母说罢长叹一声,腾出只手抹干了自己的泪水,可是头却始终没有抬起来。

    “那您是怎么了?”叶林萧声音孱弱,此刻满眼心疼地望着这个白发苍苍的华国母亲。

    “阿叶,我其实一直都有件事……想要问你。”

    “妈,您说。”

    “你把我的儿子搞到哪儿去了?”叶母猛然回头,眼眶里仍擎着泪水,可是目光却无比坚定。

    “什么?”叶林萧的脑子当即嗡了一声,“你难道怀疑只是整容换了副新面孔的我是假的吗?”

    看着叶林萧惊恐的样子,叶母急忙又摩挲起对方的脑袋。

    可是她接下来的话却足以将叶林萧惊到呆若木鸡。

    “其实自从你第一次回家过年,我便隐约感到自己那个熟悉的儿子不见了。”说到这里叶母苦笑一声,仿佛压在心中的委屈终于得到了宣泄,“只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我也越来越肯定……呵呵……当娘的别的不行,但认自己的儿子绝不会错。”

    叶林萧宛如石化那般看着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这一刻他才明白,从刚才苏醒到现在对方始终没有以【妈】自称的原因。

    也更加确信,她的头发不是一夜之间变白的了。

    “阿姨……对……对不起,有些事我真的无法解释,我好累,好难过……”

    出乎叶林萧意料的是,叶母不但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淡定地安慰起自己。

    她粗糙的右手不断地摩挲着叶林萧的脑袋,左手也仍旧攥着他的手。

    似乎在无私给予面前这个既陌生而又熟悉的男孩以精神力量。

    “累了就睡吧,回到梦里,回到你真正的妈妈身旁,我相信她同样也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你……”

    叶母的话就像是催眠剂,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叶林萧感到无比的安全,舒适。

    随着叶母的话逐渐缥缈,淡去,一个冰冷而又熟悉的声音响于耳畔。

    【大夏曲库系统提醒您,第六位宿主已完成使命,请问是否解绑?】

    “第六位……”

    霎时间,熟悉的电子面板悄然浮现,而红色预警的系统提示文字却始终覆盖在前端。

    姓名:叶林萧

    艺名:林一根,林一捆

    年龄:25

    段位:词曲双神,历史最佳

    司职:华清娱乐创作部制作人

    声望值:∞(声望每达到1万,可开启新宝箱,【备注:以10万\/次抽取,中奖概率更大;大夏周董经典曲目,单支需500万声望值购买(ps:稳开)!】

    待用库存:《兰亭序》《晴天》《爱在西元前》《菊花台》《简单爱》《听妈妈的话》

    发表作品:《体面》《演员》《赤伶》《给你一点颜色》《放个大招给你看》《海底》《阿刁》《水中花》《山河图》《恭喜发财》《爱你》《阳光彩虹小白马》《忐忑》《达拉崩吧》《天堂》《他一定很爱你》《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丑八怪》《笼》《孤勇者》《消愁》《本草纲目》《以父之名》《新贵妃醉酒》《我对自己开了一枪》《七里香》《Show-it-ben》《忍者》《月亮之上》《双节棍》《明明就》《天堂岛之歌》《女孩你为何踮脚尖》《天黑》《夜曲》《小河流淌》《如果有来生》《缘分一道桥》《青花瓷》《水调歌头》……《海印森罗》

    非正式发表:《五环之歌》《嘉宾》

    技能:吉他(大师级)自带曲目《卡农》

    钢琴(大师级)自带曲目《秋日私语》《致爱丽丝》

    唢呐(大师级)自带曲目《百鸟朝凤》

    琵琶(大师级)自带曲目《十面埋伏》《阳春白雪》

    古筝(大师级)自带曲目《紫竹调》《胡笳十八拍》

    古琴(大师级)自带曲目《梅花三弄》

    编曲及录音棚设备使用全技能

    改编技能(无差别适用于大夏和华国所有音乐作品。)

    歌曲定制权:【注:可根据制作方要求或歌手声线定制合适作品,歌词自带多国语言版本。】

    物品:音域扩充糖

    【大夏曲库系统提醒您,第六位宿主已完成使命,请问是否解绑?】

    系统醒目的红色提示文字再次扩大,几乎要将整个面板彻底覆盖。

    “好吧,解绑!”叶林萧苦笑一声。

    穿越整三年,荣华富贵,酸甜苦辣,爱恨情仇,人生巅峰……自己都尝过了,又有何遗憾?

    这一刻,他似乎才算真正明白了陈椰迅的选择。

    原来自己曾经无比确信的“向上攀爬”的人生信条,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

    【系统提示:解绑成功,系统将正式更名,寻找下一任宿主。】

    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

    声音越来越缥缈,越来越虚幻,甚至在某个时刻,叶林萧还隐约听到了万佛寺梦归方丈的那句——“不用和因果争辩,它不会误解你的……”

    ……

    不知过了多久,阿叶的耳畔再次响起了那个熟悉的“滴滴”声。

    相较于曾经的震耳欲聋,这次显得柔和了许多。

    随着疲惫的双眼缓缓睁开,视线聚焦。

    他这才发现身处的环境仍是加护病房。

    而远处发出“滴滴”声响的则是重症患者才会使用的心电监护仪。

    “妈……真的是你?”

    眼前的女人不是华国的叶阿姨,而是真真切切,如假包换的大夏母亲。

    “嗯……”握着儿子的手,趴伏在病床上的母亲闻声缓缓抬头,憔悴的面庞顿时露出了喜色。

    “儿子,你醒了?”

    “妈……儿子不孝,让你操心了。”

    “哎呀我的儿子,怎么和妈讲这个!”母亲激动地站起身来,只见她一把推开房门,大声疾呼地喊道,“医生,快来啊,我儿子醒了。”

    阿叶看着鬓角白霜的母亲,不由得泪水夺出了眼眶。

    我真的回来了,呵呵。

    ……

    经过一个月的休养,此刻的阿叶虽然身体相较之前还有些虚弱,但早能够下床,自理生活。

    穿越前,在偶像男团成团夜被舞台上方坠落的吊灯砸中的事,就仿佛发生在昨天,仍旧历历在目。

    好长的一个梦啊,哈哈!

    生龙活虎的阿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恢复了梦中整容前的样子,不禁感到既熟悉又新鲜。

    “儿子,咱们今天就出院!”

    “妈,这段时间让你操心了,请放心,这辈子剩下的时间我肯定好好孝顺你和我爸。”

    “傻小子,说的什么话啊?”母亲眼眶一红。

    儿子昏迷的这段时间,她和阿叶爸爸确实心都快碎了。

    不过老天开眼,儿子不但苏醒康复,还突然变得这么懂事,实在令人感到欣慰。

    此时,病房的门一开,父亲和另外一个人阔步走了进来。

    “阿叶,你小子终于醒了,我来看看你!”

    说话的人阿叶认得,正是自己的经纪人党斋。

    从自己年少,任性的选择逐梦演艺圈开始,期间不论是作为娱圈小透明,还是从【糊咖】变身成【回锅肉】去参加那个该死的偶像男团选秀,这位老哥都一如既往地默默在背后支持着自己。

    “党哥,您来了。”

    四个人寒暄了一阵,爸妈便盛情邀请对方一起吃个午饭,庆祝儿子康复。

    党斋闻言顿时表情一凝,犹豫了再三这才道出此行的目的。

    “阿叶,叔叔阿姨,既然都聊到这儿了,有些话我也不打算隐瞒了。”

    一家三口闻言一愣,但从对方的语气中便听得出来,似乎要说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经多见广阿叶瞬间便猜出一二,“哥,您说吧,经历了这次死里逃生,我现在什么事都看得开。”

    党斋微微颔首,“你现在虽然大体上康复,但身体情况肯定是不适合再参与以唱跳为主的男团。”

    “所以公司打算和我解约?”

    看着一手带自己入行的老大哥满脸为难的样子,阿叶于心不忍,索性直接替对方说了出来。

    党斋点了点头,“你也不是刚入行的嫩雏了,应该明白在商人的眼里这只不过是场买卖。”

    “我当然明白,这还用你劝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