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草原已是深秋,寒风阵起时,春然谷外出现一只马队,马队人数不多,只有二十人,但无一例外都是黑衣黑甲,身骑纯黑的高头大马,面带黑巾,手握长枪,腰跨利刃,背负长弓。

    他们来回在春然谷外驰骋着,三天在谷外出现了十几次,他们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最后在一声鹰鸣声中停了下来。

    不错,他们正是巴赫术和乞哥儿带领的十八勇士,在接到宝儿飞鹰传书后,巴赫术、乞哥儿和十八勇士便安心在无名谷日夜训练。

    这一天,一直跟着宝儿的鹰使二宝突然飞了回来,一开始巴赫术和乞哥儿还以为宝儿有什么消息传回,可鹰使二宝回来后日夜嘶鸣,状态极其不好,最让巴赫术和乞哥儿感到担心的是鹰使二宝鹰爪上抓着一块布,他们一眼就认出那块布应该出自宝儿的身上,两人大惊失色,连忙带着十八勇士跟着鹰使一路向天山寻来。

    鹰使二宝在春然谷外不停盘旋着,巴赫术和乞哥儿带领十八勇士在春然谷四周找了好久都没有任收获,最后发现鹰使三宝在鹰使二宝的带领下,一次次的向春然谷内侧的悬崖俯冲,巴赫术和乞哥儿商量后,爬上了春然谷左侧的峰顶。

    仔细观察后,根据峰顶的痕迹,两人很快做出了判断,此处前不久有人在此打斗过,结合鹰使二宝不断向断崖下俯冲,巴赫术和乞哥儿最终绝定下谷一探究竟。

    利用绳索下到谷底的两人,除了发现谷底到处都是厚厚的残枝败叶和一处暗河外,并没有任何发现,再三搜索无果后两人回到了峰顶。

    “乞哥儿,你怎么看?”巴赫术问道。

    “从鹰儿的表现来看,林书兄弟应该在此与人打斗过,但咱俩也到了谷底,可没有发现林书兄弟的任何踪迹,这就有些奇怪了,如果真是从...!”乞哥儿站在崖边瞅了瞅摇了摇头说道。

    “应该不会,以林书兄弟的智慧他应该不会冒险的,咱们和土匪们那么多场恶战都过来了,他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他是咱们巴图族的救星,是草原风之神,不会出事的,咱们再到别处找找吧!”

    很快,巴赫术和乞哥儿带领十八勇士就消失在春然谷外。

    他们离开春然谷后的第二天中午,三个身影再次出现在山顶上。

    “娘,当时妹妹就在这使出龙凤幻灭这一招的。”

    三人正是伏羲谷谷主方震巽的夫人颜彤和他的两个女儿颜朵、颜囡。

    颜朵站着离悬崖边一丈左右的位置用左手比划着当时的情景,而右手却紧紧拉着颜囡,颜囡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直愣愣的看着前方。

    颜彤来回在悬崖边走了几次后,来到女儿的身边说道:“囡囡,娘已看到了,那个少年坠崖也不能全怪你,娘知道,你也做出努力了。”

    颜朵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囡囡,你就说句话吧!”

    颜朵仍然默默无语,只是望着不远处的悬崖。

    “囡囡,你要把娘给急死吗?”素来对两个女儿教导极为严厉的颜彤现在也有些慌了,自从女儿回来后,除了梦呓外再也没有主动说过一句话。

    “囡囡!”颜彤有些动容。

    “娘,我想看看他!”颜囡说完就使劲往崖边走去,姐姐颜朵死死的拉住她。

    “唉!”母亲颜彤轻叹了一声后,一手拉住女儿,牵着她走到了悬崖边,母女三人就静静的站在陡峭的悬崖边,看着脚下的万丈深渊,半天都没有人说一句话。

    “他...,他就是从这...!”颜囡说话时嘴唇都是颤抖的。

    “他...,他都是我害死的,都是我害死的...!”

    颜彤无言以对,而颜朵看着妹妹忍不住泪水滑落。

    “娘,我以后再也不用枪了,囡囡再也不用烈焰枪了,你别让我练习枪法了,好吗?”颜囡说着说着泪如雨下。

    素来坚强的颜彤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很快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处有些温热,侧身望去,女儿无声的泪水已将她的衣裳浸湿。

    颜彤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囡囡,咱们下去寻他可好?”

    “嗯!娘!”

    接着颜朵留在了峰顶,颜彤搂着女儿借着绳索就下到了谷底,刚一落地,颜囡就挣脱开去。

    看着独自一人在谷底,素来极爱干净的女儿,浑然不顾谷底的枯枝烂叶和脚下的泥泞,在四处搜索着,母亲颜彤也打起精神起来。

    说实话,谷底不大,颜彤很快就搜索了一遍,江湖经验极为老道的她很快发现了端倪,甚至还利用绳索来到了悬崖中部查看。

    大半个时辰后,颜彤来到了女儿的身边,而此时的颜囡正站在谷底暗河边的水口处,对着奔腾不已的流水发呆,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颜彤仔细查看水口后,看了一眼女儿,不禁摇了摇头,她清楚的知道这是一处暗河,虽然不知源头去向,但坠入其中那也是必死无疑,再说了,她还发现了许多可疑之处,不过不能跟女儿说罢了!

    “娘,你说,他...,他会不会掉到河里?他会不会水?也许会呢?他那么狡猾,娘,他也许没死,也许没死!”颜囡语气明显加强了许多,语气中满含着希望。

    看着满脸带着希寄神采的女儿,母亲颜彤突然心中一动,开口说道:“囡囡,娘刚才仔细搜索了,这谷底没有人来过的痕迹,但也没有发现任何坠落的痕迹,他十有八九是掉到了这个暗河里。”

    “娘!那他可能没死,可能没死,是不是?”

    “嗯!极有可能,极有可能!”颜彤开口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他没死,没死!太好了,太好了!”颜囡突然高兴的原地蹦了起来。

    “他那么坏,那么狡猾,那...,那么可恶,他一定会水,嗯!肯定水性极好,娘...,娘!你说是不是?”

    “还是我的囡儿聪明,对,他肯定会水!”颜彤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

    “那...,那娘,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不咱们下去...!可...,可囡囡...,不会水呀!”

    “囡囡,娘对天山这里的地形还是有些熟悉的,这是暗河,底下四通八达,不过最终都流向草原,那个叫林书的少年此时应该早就得救了呀!现在弄不好都在草原上玩耍呢!”颜彤故作欣喜的说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颜囡此时已恢复了原来模样,心情大好,眼中有了往日的神采。

    很快,草原上母女三人开始四处寻找起来,几天后在母亲的一再劝说下,三人回到了伏羲谷,不过颜囡情绪明显好了许多,还跟姐姐说那个小坏蛋就是狡猾,每次都让她找不到,哼!下次找到了要他好看,不过,自己再也不用烈焰枪打他了,而且还和母亲说,自己回去要练习水性,那个小坏蛋会的她都得会。

    当晚,在伏羲谷的密室里,两夫妇在说着事情。

    “彤儿,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囡囡恢复过来的,那个少年的尸...!”

    “我们没有找到尸首。”颜彤神色严肃。

    “没...,没找到?”方震巽有些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