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母脑??

    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

    杨焱眼睛一眯道。“母脑极其稀有,实力更是达到了七阶!你确定她被母脑寄生了?”

    一些理论成绩不好的学生直接懵了。

    “啥是母脑来着?不是抓荒脑么?”

    萧凝灵立刻现场教学起来。“母脑是在荒脑中诞生的领袖,一般千万只荒脑才会出现一只。”

    夏竹立刻打断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怎么可能是荒脑!”

    杨焱看了李穆一眼。“母脑的隐蔽性极强,检测荒脑的方法不一定有用,因此极难判定,除非从总部调来专门的仪器,但那需要时间。”

    李穆点点头。“在那之前,可能需要将她羁押,如果我的推测有误,那么我给你道歉,夏竹,作为林立的妻子,相信你肯定会理解的吧?”

    李穆反问道,如果你真是夏竹,你刚刚就根本不会反驳我。

    听到李穆这话,所有人顿时反应了过来。

    人设问题!

    如果你是普通人,极力反驳可能也是对的,但你是星火司新兵,又是英雄的遗孀,有可疑不是应该配合调查么?

    杨焱眼睛眯起。

    大手一挥,顿时就有两个教官上前。

    “我跟你们一起去!”杨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如果她是母脑的话,其将具有七阶的实力,仅仅依靠这两个教官或许不够保险。

    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专门关押新兵的禁闭室。

    杨焱对田镜道。“小心一点,虽然禁闭室十分坚固,但对方如果是母脑的话,说不定会有一些我们所未知的能力。”

    毕竟整个人类对荒兽的研究实际上依然处于一个十分浅薄的位置,比如它们从哪来。

    又为什么要吞噬整个世界,而特殊种的荒兽中,荒脑又是最神秘的那一类,母脑又是稀有中的稀有,目前只知道母脑的本体和荒脑一样脆弱,其他能力一直不太明确。

    杨焱转身离开他要好好写一份报告了,另一边新兵们也正式开始了一天的集训。

    就在他离开以后,夏竹的脑袋缓缓抬起,最终向上抬起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口腔中的小舌头不断颤抖了起来。

    发出人耳无法捕获的颤鸣......

    ......

    天玖城,良神医院太平间。

    两个法医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出来。

    “应该是不会尸变的,考虑到是一个二类小组的星火司司官,尽量先保留一阵子遗体吧。毕竟是为国捐躯的,等授勋仪式结束了再说。”中年法医对自己的学生道。

    他的学生点了点头,突然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天玖星火司新兵训练地的方向。

    随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突然开口道。“盛宴开始了。”

    中年法医愣了愣。

    随后只见他的学生从白大褂的袖子中取出一柄手术刀,闪电般地扎进了自己的胸口。

    “你...你...”中年法医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下一刻对方额头上的皮肤宛如帘布一般被拉开。

    一只白胖白胖的荒脑晃荡了一下。

    从脑壳中爬了出来。

    在老法医的尸体上借力,跳进了太平间内。

    片刻后。

    被鉴定为不会尸变的星火司司官的身体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声。

    咔嚓~咔嚓~

    ......

    城北监狱。

    一辆运送神器使的囚车缓缓向这里靠近。

    车内一个浑身绑满合金铁链,头戴合金头盔,身高接近两米的男人正坐在车厢内发呆。

    车厢内,两名穿着星火司制服的司官正在刷着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