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滚石城。\"李穆抬头望去,只见那块随风飘扬的招牌在风中摇晃着。

    他转头看着身旁的忘了问道:“你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吗?”

    忘了轻轻地点点头,回忆道:“好些年前了吧,那时这儿的旅馆条件挺不错的呢!床铺宽敞舒适,特别是水床,让人感觉仿佛睡在云朵上一般。”

    说完,她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一丝怀念之情。

    李穆听后,目光落在她身上,好奇地追问道:“那么,当时你是跟谁一起住在这家旅馆里的呢?”

    忘了转过头来,冲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笑着回答道:“哎呀,我当然是一个人住啦!难道独自住旅馆还犯法不成?”

    话音刚落,她便轻快地向前迈了几步。

    李穆见状,也不再多问,默默地跟随着她走进了城内。

    当他们踏入城门时,只听见一阵清脆的声响传来。

    原来是小镇入口处的金属匾额被风吹得摇晃不止,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这阵响动在寂静的空气中回荡,仿佛在向人们宣告:此地无人……

    进入小镇后,映入眼帘的景象令人唏嘘不已。

    四处可见破败不堪的房屋,招牌早已锈迹斑斑,许多设施更是东倒西歪,散落在各处。

    李穆环顾四周,心中暗自思忖:“看这样子,想从这些废弃车辆的油箱里弄到汽油恐怕不太容易。”

    可如果不从这获取,那就得找到加油点。

    这里的荒废已久,加油点,不知道还有没有用,本来想和忘了御空而行,但她表示要旅行的仪式感……

    来自千年前老妖怪的仪式感……

    他来到一处停车场,寻找着那加油的油枪。

    然而,一番苦苦尝试后,除了弄得满手油污,竟未能挤出一滴油来。

    就像第二天早上的男人,一滴都没有了。

    远处的加油站办公室,那金属门在风中哐当哐当地摇晃。

    可能这门后会有油桶,毕竟在这小镇上,便携式油桶备受青睐。

    而且其价格高得离谱,城市中甚至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走投无路时,就去城外卖油桶吧,利润惊人!

    当他来到房间外,轻轻推开那扇铁门,眼前的景象却令他皱眉。

    只见屋内横陈着两具女尸,她们的胸前,一大块血肉已然消失,如被恶魔吞噬般恐怖。

    森森白骨也已经被啃的所剩无几。

    看来这里已经被荒兽席卷过,应该是临北城当时被毁,来不及撤离的人,选择了留在了这里,毕竟许多人,是会对自己经营打拼的地方有感情的。

    没时间同情这两人,在角落里,李穆发现了两桶便携式的油桶。

    手中的油桶轻轻晃动了几下,里面传来液体碰撞的声响,运气不错。

    李穆嘴角微扬,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他伸手提起油桶,正准备迈步返回。

    “咔嚓——”

    突然间,一声轻微脆响传入耳中。

    李穆眉头一皱,停下脚步,心中暗自诧异:“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别的东西吗?”

    紧接着,又是一阵“咔嚓咔嚓”声接连响起,而且明显来自于他的身后。

    李穆心头一紧,急忙转过身去。

    目光所及之处,一只浑身皮毛残破不堪的老鼠出现在眼前。

    看它那模样,想必在这荒郊野外求生颇为艰难。

    然而,在这个充斥着危险与未知的世界里,也唯有像老鼠这般拥有顽强生命力的动物,才能够存活下来。

    李穆定了定神,刚想继续前行,却忽然感觉到背后涌起一股不祥的气息。

    他心头一沉,再次转身回望。

    刹那间,一幕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展现在眼前。

    两具女尸不知何时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她们原本苍白的肌肤此刻竟如波浪般起伏不定。

    仿佛有无数蛆虫正在皮下疯狂蠕动。

    眨眼之间,一根根翠绿欲滴的藤蔓从女尸身上破土而出,以惊人的速度生长蔓延开来……

    藤蔓?!

    李穆不禁皱起眉头,心中暗自思忖:“这究竟是何物?难道是某种神秘的荒兽不成?”

    带着满心疑惑,他毫不犹豫地抬起手,汇聚起源能,猛地朝着那两具女尸轰击而去。

    只听得一声轰然巨响,震耳欲聋,仿佛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

    受到这一击后,那两具女尸如遭重击般向后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击在坚硬的墙壁之上。

    伴随着又一次沉闷的轰鸣声响彻四周,墙壁竟被撞出一个巨大的凹陷,尘土飞扬间,场面煞是惊人。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如此强大的攻击,本应足以轻易击毙七八阶的荒兽,但眼前这些女尸却仅仅只是身躯炸裂开来,并无彻底毁灭之象。

    更诡异的一幕紧接着上演——那些从女尸体内伸展出来的藤蔓,如同拥有生命一般迅速蠕动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女尸破碎的身体重新黏合起来。

    目睹此景,李穆的眉头微微蹙紧,眼神变得愈发凝重。

    他身形一闪,转身接连拍出数掌,掌风呼啸,气势如虹。

    每一掌都蕴含着磅礴的源能,威力惊人。

    终于,经过一番苦战之后,女尸连同那些诡异的藤蔓皆被硬生生地拍成了无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