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李穆丝毫不理会她的情绪,继续道。

    \"也是因为你的天赋!心国!以心中所想,构筑了你自己的世界。\"他看着女孩数百只眼眸。\"你编织了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记忆,但你的能力,由于某种原因,你不能在半真实半梦幻的世界中让他们直接复生。\"

    \"为了这个谎言,你编织了一个又一个梦,你的能力甚至影响到前来调查杀人案的司官们,让他们相信,你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女孩。\"

    萧凝灵疑惑地道。\"这里有一点我不明白,那一切与时间异能无关的话,为什么我们会进入这个世界,而她遇到的红衣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李穆摇了摇头。\"我的灵视已经恢复,虽然知道她的sss级神器,和能力的基本描述,但有些事情,我也只能做一个简单的猜测。\"

    \"她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着,比如我们看到的世界是正常时间线的世界,而她的世界可能很慢,慢到二十多年过去,她的世界才过去了五年。\"

    李穆沉声道。\"现实中每一个人遇到她的人,看到她应该都是不同的形象,她估计这二十几年来,从不会与现实中的人有什么交集,她的能力可以制造简单的幻觉,让现实中的人看到她是正常且普通的女孩。

    而她看到的真实世界,则自动被合理化成二十多年前的样子。\"

    萧凝灵懵了。\"完全听不懂了。\"

    李穆笑着道。\"她编织了一个梦,爱她的父母,被人所杀。她则沉浸在这虚假的记忆中......

    直到遇到红衣女,红衣女应该发现了她的特殊,令她堕荒,更是给了她一个高阶的源能。\"

    \"而沉浸在虚假记忆中的她真的相信,自己父母是被杀的,于是她要回来救人,于是她的心国便让她认为自己拥有穿越时间的能力!\"

    萧凝灵道。\"如果是这样,她的能力心国,可以直接给她一个虚假的父母啊。\"

    \"有一点我一直在说,她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世界!更别说她堕荒之后了!\"李穆道

    女孩浑身开始颤抖,开始笑了起来。\"让他们复活?或许你说的对,我根本是恨他们的,只是一直以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罢了,你点醒了我。\"

    李穆摇了摇头。\"不,其实从你回到这里,并在刚刚变成蛇怪杀了他们开始,其实你的世界已经在清醒了,没有人会永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女孩突然缓缓站了起来,她的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长大。

    \"他说的对,接下来由我自己说吧。\"

    她脸上的眼睛全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二十多年的生活全部以幻灯片的形式出现在李穆和萧凝灵的眼中。

    她杀死父母后,编织了一个虚假的记忆,渐渐她真的相信自己的父母是被人杀死的。

    又或许是因为逃避与懊悔,在她的世界里,她的世界开始变的缓慢与停滞,外界明明已经过去了二十六年,但她的视角内,世界才过去了五年。

    至于她生活中的一切不合理,都会被她的能力给合理化。

    起初,她的能力只能影响到自己和近距离接触的人。

    直到遇到那个红衣女人,让她的特性变强了,强到可以影响到正好靠近这里的人,也就是李穆和萧凝灵。

    幻灯片一样的画面播放完毕。

    萧凝灵转身看向周围的人。\"那她们是?\"

    李穆点点头。\"记忆的投影。\"

    夜红雨她们,正好曾经在当年那个时间出现过,于是成了这个虚幻世界投影的一部分。

    此时,这些投影已经变的十分模糊。

    之后随风散去。

    整个街道的一切都在加速风化与老化。

    她的心国正在与现实重叠。\"无论怎样,你们抓了我吧,当年我杀了父母,这也是一种罪孽。\"

    李穆看了她一眼。\"案件的追诉期最高只有二十年,现在都二十多年过去了,何况你年少无知,而且对方也有过错在先,现在首要的还是要确定已经堕荒的你,不会失控。\"

    ......

    ......

    她们来到之前女孩烧纸钱的那个位置,她重新蹲坐下来。

    \"过去的每一天我都会坐在这里,回忆虚假的幸福生活,我甚至想过,守孝满六年,我就自杀去陪他们。\"

    李穆看了她一眼,所以她的世界时间才过的那么慢么,因为生命的本能是求生的。

    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回去以后杀了我吧,我不想变成怪物。”

    李穆皱眉,一个堕荒者和自己说这些,他不禁想到此前紫檀社区事件,对方堕荒之后也保留着作为人的理智。

    ......

    c527小队驻地。

    此时距离李穆离开驻地,也只不过过了半小时而已。

    眼镜仔起身打了一个寒颤,来到驻地门口,看着荒凉的街道,心中不禁毛毛的。

    “这鬼天气,越来越冷了。”

    “那个,请问这里是c527星火司驻地吗?”一个柔美的女声响起。

    眼镜仔顿时精神来了,有妹子?

    转身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子看不出年纪,正从街对面缓缓朝这里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