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宁修哲等二人起身,笑眯眯的宣布:“新郎官,请执玉如意。”

    一旁的八长老宁风询端着一个木盘上前,他是宁风致的亲弟弟,对于兄长结婚他积极得很,甚至直接取代了普通弟子,来当个跑腿送盘子的人。

    红木托盘之上放了一柄玉如意,很显然是用来挑盖头的。

    宁修哲看着宁风致拿起玉如意后,开口说道:“左挑一个称心如意,右挑一个国色天香,正中挑出个玉凤配金龙!”

    宁风致也跟着这宁修哲的词,挑三挑,将这红盖头挑开,总算是双目相对的二人,一起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宁风致和洛云薇相互对视,洛云薇本来是想安静的看着宁风致的,但她的脑子里系统的提示音已经爆炸了,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祝福也有诅咒的。

    有人羡慕嫉妒宁风致能娶到一个如此年轻的封号斗罗的,有人诚心祝福他们天长地久,也有人心怀恶念希望他们早日离散的,当然觊觎她男人的臭女人也不少!

    洛云薇将那些诅咒之人的名字都一一记下,等她新婚燕尔够了,这帮嫉妒心强的狗东西一个都别想跑,通通当做刷分宝!噎不死你也气死你!

    宁风致将玉如意放回了木盘中,八长老离开后,宁风致的另一个兄弟七长老宁风烨端着另一个木盘就走了过来,上面放着两个金镶红玉的酒杯,很显然是合卺酒

    “新人共饮合卺酒,天长地久永相守。”

    宁风致和洛云薇端起了酒杯,明明有了无数的肌肤之亲,但在喝合卺酒双臂交错的时候,却都莫名的面红耳赤,清冽的白酒入喉,酒香四溢,也不知道是这婚事选用的酒烈度太高,还是双方的目光都太过热情,二人之间的氛围都热烈了很多。

    但这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两人收回了手,将酒杯放回原位后,就十指交错的握住了手。

    “礼成!”宁修哲双手合十:“祝你们新婚美满,早生贵子。”

    周围瞬间就热闹了起来,不管是真情的假意的,祝福语不歇不休。

    洛云薇挂着幸福的微笑,其实内心已经开始吐槽了,她真的很失望啊喂。

    她本以为斗罗大陆的婚礼会是某种很浪漫的异界婚礼,但没想到居然是现代那种中西混合式的婚礼。

    说到底中西混合式的婚礼是一种无奈。

    想搞纯中式请不起唢呐天团请不起花轿仪仗,家里又没那么大的地盘设宴。

    想搞纯西式的租不起教堂,神父又没有相关的培训和主婚经验。

    所谓的中西合并不过是穷和实用主义共同作用下的不伦不类的产物。

    斗罗大陆这个各种风格混杂的世界,居然选择了一个这样的模式作为婚礼的全流程,洛云薇是又能理解又不想接受。

    毕竟在这里搞纯西式的,见证用的上帝在哪儿呢?难道要拜武魂殿的天使神当上帝?

    然后再拖个白金主教比如萨拉斯那种说不定趁机摸你老婆一把的老流氓过来主婚吗?上三宗和两大帝国谁会同意啊!

    搞纯中式的普通人还行,但魂师世界里的性别、年龄、出身都不如实力重要。

    那种实力弱的新郎出来招呼客人,实力强的新娘被关在房间里乖乖等着,那女魂师岂不是要炸锅了。

    但凡有个脾气暴躁的怕不是当场召唤武魂,分分钟把新郎官的家庭弟位给确定了。

    宁风致看着和他紧紧牵着手的洛云薇:“薇薇,走我带你认识一些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