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山下的唐杰和唐月华从伤得最轻所以已经恢复的弟子那里知道了,他们是被洛云薇还有宁风致算计的,很多弟子都以为他们是想光明正大的和他们来一场群战,却没想到是设下了陷阱。

    唐杰咬了咬牙,很气!

    这辅助宗门出身的果然都是小人!实力不怎么样,但这心机却极重,竟然设下如此毒计!

    但偏偏他们没有真的将人重伤,他便是想要发难也不是很站得住脚,况且洛云薇的实力他也看到了。

    昊天宗败局已定,便是洛云薇和宁风致还没有飞下山,唐月华就肯定了这个答案,比起宗门输了的难过她更担心的是她莽撞的二哥,切磋而已可不要上头啊。

    看到洛云薇手拿着白旗和宁风致一起走出了森林,在外的昊天宗弟子心里都是不服气的,昊天锤素来都有越级一战的能力,这一次去的魂斗罗就有3人,但一个被远程解决了,一个踩到了陷阱,还有一个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没有跟着一起下山,恐怕也不会好多少。

    洛云薇冷着脸,宁风致则是面带歉意,他从洛云薇手中拿过了旗帜,递给了唐月华。

    唐月华看宁风致这表情心里一惊,突然很慌,宁风致转向了唐杰,微微颌首:“唐宗主,是贵宗赢了。”

    “啊?”唐杰一脸懵逼,你是不是说反了。

    “我夫人之前与贵宗约定,只是切磋,她并不会使用高杀伤的魂技,但刚才她打破了约定,重伤一人。”

    “什么!谁?”

    “是剩下的那位魂斗罗。人在山顶偏东北方,应该挺好找的,因为周围的树木被昊天九绝和我夫人的第九魂技几乎都摧毁了。”

    唐杰听到这话,一巴掌就拍在了一旁桌子上,桌子瞬间被拍碎,原本放在上面的茶杯果盘,丁零当啷的就落到了地上,怒目圆瞪,瞪着洛云薇,很显然想要个解释。

    “是你家魂斗罗先对本座和风致动杀心的,不然本座也不至于会下狠手,不过放心,本座下手有分寸,顶多让他躺上一两个月。”洛云薇表情冷漠,态度傲慢。

    唐月华听到这话,似乎明白了什么就像是她和唐杰刚才看到从山顶运下来的那些伤者一样,想必在现场的人,应该会误会更深吧。

    洛云薇之前都是一副没有什么封号斗罗架子的样子,但这突然改自称为本座,再加上那周身的气势,很显然,洛云薇是怒了。

    唐月华可不觉得现在昊天宗和七宝琉璃宗翻脸有什么好处,她赶忙到了唐杰身边:“父亲,一定是唐玮误会山顶之战抬下来的那些弟子受伤过重,觉得骄阳冕下打破约定在先,有些冲动想要为家人报仇,才对骄阳冕下起了杀心,才让这事情变成现在这番模样的。”

    合着你唐月华还是个高级碧螺春?!

    洛云薇看了一眼唐月华,她一副把错往唐玮身上揽的架势,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山顶之战她没留颜面,才导致那个魂斗罗产生杀意,而杀意的根本理由是保护家人这种极占理的事情,好一个釜底抽薪的话术啊,真不愧是月轩之主啊。

    不过洛云薇也清楚,唐月华这绿茶言论,倒不是想恶心自己,而是如今宁风致有意退一步,那她以话术替唐杰退一步,这就是最好的大事化小的选择。

    但洛云薇黑莲花了两辈子,众所周知黑莲花主食就是绿茶,你要大事化小可以,但没有人可以绿茶一朵黑莲花,这是立场!是原则!

    洛云薇挑眉,嘴角挂着浓浓的讥讽:“本座和他们解释了三遍,不知是贵宗的人有耳疾还是有脑疾?又或者是,唐轩主你需要学着再客观一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