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宁风致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喜悦也少了几分,他的情商很高,所以能感受得到,洛云薇的眼泪并不是喜极而泣,而是一种恐惧和抗拒,她难道不想怀孕吗?

    “薇薇,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吗?”宁风致小心的开口

    洛云薇张了张口,她整个人僵在那里,就连眼泪都不敢擦:“我,我没想过会,我该怎么办?我……”

    宁风致抬起手,擦掉了洛云薇的眼泪,他看着一脸惊慌和恐惧的洛云薇,比起孩子,他更在意的还是洛云薇。

    虽然还是会遗憾甚至受伤,但活着陪伴自己的人总比还未降生的人重要,宁风致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薇薇,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去找治疗系魂师来。”

    “不……不是不想要,是……是,我,我乱动,他会不会有危险。”洛云薇极其小心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宁风致的安慰走错了方向,让洛云薇更恐慌了。

    总算是明白了洛云薇的情绪,宁风致有几分后知后觉。

    他还记得洛云薇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就算她的老师待她如亲子,但终究是老师而不是母亲,而且看她的待人处事就知道,她怕是一直都沉浸在修行中,怀孕这件事儿对于她来说真的可能只是一个毫无概念的名词。

    “你不要急,不要害怕,普通的活动是不会危害到孩子的,我这就去找婶婶她们来!”宁风致是个男人,他也没有任何自信把这小小的生命照顾的很好,能帮他的只有家里的长辈了。

    看着宁风致离开,洛云薇她越发的想要哭,她小心翼翼的抬起手,试探了好几次才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她的思绪此时很乱,在她的理性在这一瞬间完全崩溃,她看着那无人的屋子,很多被她强制埋下的记忆,翻涌而上,最终汇成了两行泪水,不断的流下。

    洛云薇的眼前一片朦胧,她的记忆仿佛回到了她的前世,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翻涌而上。

    “洛成伟的女儿?不是妈说你,你还年轻,你还能再嫁,何必要这拖油瓶!再说了,她体内流着一半那种没心肝的白眼狼的血,你把她养大了,还能指望她给你养老吗?”

    “妈,你别说了,再怎么说薇薇都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是你的亲外孙女啊,你真的舍得看着她和我流落街头吗?”

    “你……唉,行吧!”

    那永远会将最好吃的东西放到自己孙子孙女碗里的慈祥笑着的老人,落到洛云薇这个‘外’孙女身上的眼光,确实如看到了什么肮脏之物,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复杂的感情。

    不过小小的洛云薇单纯的认定自己是幸福的,因为她面前总会站着一个护着她的母亲。

    她的母亲曾经一度是她追寻的目标,她总是打扮十分精致,气质优雅,是个标准的都市丽人,而最吸引她的还是她母亲的淡定,那种仿佛一切都运筹帷幄在手的架势,让她无比崇拜。

    “岳霞,不是我说你,你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离异还带个拖油瓶一直住娘家,赚不到几个钱贴补不了家里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你总不至于穷到,教唆自己的女儿去抢我女儿的糖吧。”

    “薇薇,是你做的吗?”她的母亲第一次用那种冰冷又嫌弃的眼神看着她,洛云薇还记得被那种眼神盯上后的彻骨寒凉。

    小小的洛云薇拼命的解释着:“不是我!那是爸爸之前来看我的时候给我的,是阿瑜抢了我的东西!”

    “洛成伟那个白眼狼还能来看你?笑死个人!你不知道吧,你爸升官发财换老婆了,他很快就会有新的儿子女儿,他怎么会在意你?我也不多说了,让你女儿去和阿瑜道歉!我也就不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