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您是指飨宴会吗?他们的食人传统和献祭崇拜使其与食尸鬼确实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我确实有所耳闻,飨宴会的信徒会通过种种秘仪从墓穴或地下洞窟中召唤并指引食尸鬼。”

    安洁莉卡托腮低头,若有所思地答道:

    “但您应该也知道这一点,除了通过仪式沟通和召唤外,食尸鬼也可以通过一些黑市渠道获得。「地铁大屠杀」就是一个例子,我不久前查阅过这起事件的记录。但事后证明,这件事似乎还另有隐情——似乎有人故意像把它伪造成一起食尸鬼袭击案件。”

    “你说的没错,安洁莉卡。我们当然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艾德点点头,伸出手指微微向上比了一下,示意她继续听下去:

    “但是你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地铁大屠杀事件」时,飨宴会的活动长期处于沉寂状态。或者说,即使存在一些隐秘活动,但至少他们不愿意因为闹出太大动静而被神调局感知到。但「博克·奥顿失踪事件」是一个转折点——”

    他停顿片刻,环顾一脸愕然的其他人,继续说道:

    “要知道,飨宴会从未如此明目张胆地暴露在我们的感知下,这不像是他们以往的行事风格。”

    “与「涅盘教团」那种光天化日之下玉石俱焚的复仇狂热,或「圆环兄弟会」那种在月升之时倾巢而出、展开猎杀的嗜血渴求不同,「飨宴会」更喜欢在太阳的阴影之下隐秘滋生。”

    “……除了嗜血的术式以外,他们还掌握着更高效的武器——欲望。他们通过腐化权贵商贾进一步控制权力和资金,并以此渗透我们的情报网,使我们对他们的存在一无所知,或视而不见。”

    “但是伊顿先生提醒了我:他们这次似乎暴露得太过明显了。”

    他、卡塔莉娜还有奎茵,三人几乎同时找到了渴望俱乐部的地下位置所在。如果事情真的有这么容易,那么神调局早该在许多年之前就飨宴会连根拔起才对。

    “唯一合理的可能是:飨宴会的暴露是故意的。”

    艾德继续说道:

    “这是伊顿先生的推测:有人试图引爆保守党和工业进步党之间积怨已久的矛盾,而议员之子博克·奥顿本可能是一根导火索,卡塔莉娜的叔叔杰洛斯·奥克兰则是那根燃烧自己的火绳。”

    也正因如此,在艾德砍下杰洛斯头颅的那一刻,他在杰洛斯眼中看不到计划功亏一篑的恼怒和不甘,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坦然。

    “而不久前在西岸公司仓库的所见所闻,则让我确信此事定然与西岸公司有关。还记得那些项圈吗,奎茵?我当时在仓库里发现了相同的型号。”

    “当然。”奎茵面色凝重地点点头,“我甚至还能闻到那些刀片上的血腥味。”

    西岸公司与飨宴会有所勾连,这成为已经确定的事实,只不过他们暂时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况且,就算拿出十足的证据,也不足以让西岸公司这头大象因此倒下。

    “而现在,一艘来自远方的客运飞艇坠毁在了东区,而飞艇原本的撞击目标则是皇家学会投资建设的空港。飞艇中还有织血蜂的寄生蜂巢,这我们之前也在西岸公司仓库的冰柜里见过。”艾德说道。